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果然是他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是这种极致隐忍的冷静,看的所有人心疼,担心。

    就算是他们男人,也担心焦虑的不行,可是此刻看到宫漠雪平静的可怕,担心,不正常。

    八门玄更是自责的不行,眸子里满是愧疚,懊悔。突然睫毛微微闪动,想起什么,猛的抬起头。

    “我记得当时抓住小小的那个人的手腕上有一个刺青,是黑色的狼头。”

    “什么?”宫漠雪猛的一愣,整个人瞬间瘫软没了力量。

    幸好蓝凌泽手疾眼快一把扶住她,关心的问道:“你怎么样?”

    看到宫漠雪那惨白的脸,蓝凌泽心里更是担心。

    “你说什么,在说一遍?”顾不上你理会蓝凌泽,宫漠雪眸子死死的瞪着八门玄,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我说那个人手腕上有一个黑色的狼头刺青。”八门玄不明白为什么,老大反应如此的激烈,震惊。

    话音一落,只见宫漠雪本来有一丝希望的脸,瞬间没了血色,一脸的绝望。

    “是他,果然是他—”宫漠雪绝望的声音听的每个人都不解,更多了几分担心。

    “到底是谁?”蓝凌泽扶着她问道,眉头更是皱紧。

    他从未见过这个女人如此绝望的眼神,到底是谁,谁能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如此的震惊,绝望,蓝凌泽那颗冰冷的心莫名的揪紧了。

    “他真的动手了,果然是他。”宫漠雪自言自语道。

    “老大,你说的他到底是谁啊?”洛子宇也是急得不行。

    老大一向最是有主见,天底下从未有过任何她会怕的事情,为什么这次竟然会是这样神情。

    “雪,到底是谁?”蓝凌泽野再次询问。

    被绑架的可是他的儿子啊,蓝凌泽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从未这般担心过。

    “他,他是———”宫漠雪话还没说完,只觉眼前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雪,雪,你怎么样?”蓝凌泽担心的大喊着,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夜色至深,宫漠雪还没醒过来,所有人担心,急的不行。

    这小小到底是被谁给绑架的,老大还没说完就晕了,真是急死人了。

    所有人在客厅里踱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搬,心乱如麻。

    “我说,到底是什么人这么胆大,敢绑架老大的儿子啊?”洛子宇焦急的说着。

    “老大的仇家应该很多吧。”八门玄知道她们母子一直都是干着黑吃黑的行动。

    “哎,这么多仇家到底会是谁?”

    “类已经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冷泽野淡淡的说道。

    “这话你都说了八遍了,到现在还没有回应,真的可靠吗。”洛子宇更是焦急。

    虽然平日里,宫小小总是欺负他,可是现在他真的出事了,洛子宇反而很是揪心,担忧。

    “老大怎么还没醒过来,你不是说她只是好久没吃东西,体力不支再加上重大打击吗,都多半天了,怎么还没醒啊?”洛子宇嘟囔着。

    “行了,你赶紧坐下吧,脑袋都被你晃成了两个了。”八门玄冷冷说道。

    “我这不是着急吗,小小被绑架,老大昏迷,我都快疯了。”

    “你在晃,我也疯了。”八门玄都被他唠叨的烦死了。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要相信类,他可是追踪专家,很快就会有结果的。”冷泽野一脸的平静,眼睛不由看向二楼,心里却担心的不行。

    房间里,蓝凌泽看着安静的躺着的人,心疼的不行。

    迷迷糊糊的宫漠雪梦到小小被一群恶鬼围在中间,拼命的想要挣脱却挣扎不出来,一缕缕孤魂飘过,每飞过小小的身边,就会张开那血盆大口,狠狠的去咬小小。

    “妈咪,救我,妈咪,妈咪———”

    声音如此的凄惨,哀嚎,痛苦,撕心裂肺,听的宫漠雪的心都在滴血。

    宫漠雪拼命的想要去救儿子,可任凭她怎么去够,去拼,就是过不去。

    “小小,不要,小小,妈咪会救你的,不要”

    听到宫漠雪大喊着,蓝凌泽顿时看向床上的人。

    “雪,别怕,我在这里,别怕,别怕。”蓝凌泽心疼的说着,伸手去将她额头上的汗珠擦去,自责的要死。

    都是自己不好,自己对不起他们母子,没有保护好小小。

    “小小,小小—”宫漠雪大喊一声,猛的睁开眼睛,一脸的恐惧。

    “怎么了,别怕,我在这里,别怕。”蓝凌泽声音里满是关心,温柔。

    看着眼前的人,宫漠雪一脸的惧怕,一把紧紧的抱着蓝凌泽,嚎啕大哭。

    蓝凌泽眉头更是拧成了麻花,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宫漠雪,很是心疼,轻轻的拍着宫漠雪的背后:“别怕,有我在,没事的。”

    从未如此的温柔,担心一个女人,听的他自己都一愣。

    “我梦到小小被恶鬼缠着,正一口一口吃他的肉嗯。”宫漠雪说着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看的蓝凌泽心如刀缴般。

    “别怕,只是在做噩梦,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小小和你呢,相信我。”蓝凌泽郑重说道。

    这一刻,蓝凌泽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心意,他是爱宫漠雪的,也是爱儿子的,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比他们对自己重要了。

    听到这话,宫漠雪激动的情绪稍稍平静了些。

    蓝凌泽从未见过如此脆弱的她,她总是把自己伪装在坚强的壳子里,冷漠,无情,嗜血,残忍,可终究抵不过那颗脆弱,受伤的心。

    “哭吧,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就好了,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小小的。”

    蓝凌泽声音很轻,却又是如此的坚定,是对宫漠雪说,也是对自己说。

    这是自己对她的承诺,自己已经对不起她一次了,这次绝对不能让小小受到伤害,否则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自己。

    就这样静静的抱着蓝凌泽,宫漠雪的心慢慢恢复了理智,情绪平静下来,松开了抱着他的手。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可以抱着他呢,宫漠雪突然想起什么:“你今天不是应该在订婚吗?”听的蓝凌泽一愣,看着那倔强的小脸,眼角还挂着泪珠,更是心疼的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