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敢动小小,我一定让他陪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他人不由一愣,好好的订婚典礼,蓝凌泽这是干什么?

    尤其是一旁的伊媚儿,瞬间脸色难看无比,气愤的看向这边,

    冷泽野看了一眼蓝凌泽,他是小小的父亲,应该告诉他吧。

    万一有什么不测,岂不是----

    "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蓝凌泽威压的口气,不容置疑。

    "小小被人绑架了。"冷泽野声音冰冷,满是焦急。

    "什么?"蓝凌泽眉头瞬间皱紧,脸色难看无比。

    所有人愣住,这是怎么回事,小小是谁?整个大厅议论纷纷,炸开了锅。

    伊媚儿听着,心里咯噔一下,瞬间身体变的冰冷,怎么会这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小怎么会绑架呢?"蓝凌泽从未有过的焦急,担心,紧紧的握着拳头,眸子阴暗,瞬间脸色冰冷。

    "具体我也不清楚,是宇告诉我的。"冷泽野回答。

    "不管是谁,赶动小小,我决绕不了他。"蓝凌泽发狠的说着,额头青筋爆出,一脸的杀意。

    冷泽野冲他点头,转身离开。

    蓝凌泽刚要走,被伊媚儿一把拉住:"泽,不要去,不要,今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

    一脸的乞求,担心。

    "媚儿,小小出事我,我要去看看。"蓝凌泽声音郑重,不容置疑。

    "难道在你心里,我还不如那个女人和她的孩子吗?"伊媚儿有些情绪失控道。

    自己等这一天都等了四年,谁也不可以破坏,谁都不行。

    "泽,万一这只是那个女人使得手段呢,她只是不想我们在一起?"伊媚儿赶紧看向蓝凌泽,微微摇头,凤眸多了几分湿意。

    泽,不要,不要去,伊媚儿心里一个劲的祈祷着。

    "媚儿,别闹,我只是去看一下,如果没事我就回来。"

    看着蓝凌泽如此坚决,伊媚儿气的不行:"如果你非要走,那你就永远不要回来。"

    她在赌,在赌蓝凌泽对她的真心,在赌自己和那个女人到底谁重要。

    所有人看向两人,震惊的下巴落了一地。

    天阿,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个小小是谁阿,不会是个小三吧。

    一时间,人们小声的议论着,更是不解。

    "泽,我不管你有什么事,今天你必须和媚儿的订婚,如果你敢抛下她走,别说我不顾念我们的兄弟情谊。"伊丞修看着争执的两个人,冷冷说道。

    毕竟媚儿是他的堂妹,当着这么多人地面子如果蓝凌泽离开,媚儿怎么可以让他这样羞辱。

    "泽,虽然我很看好你,可是媚儿也是我的掌上明珠,我不管你今天有什么事情,只要你今天敢离开,我们两家的这门亲事就此作罢。"伊父气愤的不行。

    虽然他很看好这门亲事,可当着所有名流贵族商界精英的面子,自己的女儿被当众抛下简直就是打他的脸。

    "爸,爸你怎么可以?"伊媚儿着急的看过来。

    "订婚的大日子都可以不顾,以后你怎么敢保证他会疼惜你。"伊父一脸的怒意,瞪着蓝凌泽。

    蓝凌泽扫视了一眼他们的反应,脸色幽冷。

    "泽,我先去,你忙完了在去吧。"冷泽野说着,毅然朝门口走去,不敢在耽搁。

    "泽,我们----"媚儿牵着蓝凌泽的手,见他没动,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他终于回心转意了,他终于没有走,他留下來了。

    蓝凌泽看着这副嘴脸的人,心里莫名的愤怒,这些阿谀奉承的混蛋,只会趋炎附势,见利忘义。出事的那可是他的儿子,亲儿子。

    "泽,我们继续吧。"伊媚儿开口。,

    蓝凌泽瞥了伊媚儿一眼,一脸的冷漠,一把甩开她的手:"对不起。"说着,毅然朝门口奔去。

    "不,不要,泽你给我回来,回来阿。"伊媚儿大喊着,一脸的惊惶失措。

    "泽,你怎么可以?"伊丞修顿时火大。

    "该死。"伊父大喊着,一脸的愤怒。

    自己说了,如果他走了,这门亲事就做罢,可他竟然真的走了,完全不顾及所有人的面。

    "泽,你给我回来,回来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伊媚儿一下子瘫软在地上,一脸的绝望,痛心。

    他终究还是走了,为了那个野种真的走了。

    该死的女人,该死的野种,混蛋,伊媚儿在心里狠狠骂道。

    蓝凌泽,我爱你爱到没了尊严,可你竟然如此的绝情,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

    ****************

    这边,宫漠雪接到电话担心的不行,开车直奔西有路。

    半个小时,所有人在西郊的立交桥集合。

    看着对面的人,宫漠雪跳下车几步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小小怎么了?"

    宫漠雪激动的一把揪着洛子宇的胳膊问道,一脸的担心。

    赶过来的冷泽野和蓝凌泽也焦急的不行。

    "我们见老大这几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不开心,所育我们就商量想让你高兴。”洛子宇说着低下了头,自责的要死。

    “小,你最爱吃芙蓉糕,吃了你肯定会心情好了,所以我们三个去买。结果我跟小小在车里等着,没有想到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将小小摞走了。"八门玄说着,一脸的歉意。

    "什么样的面包车,什么人,看清楚没有?"宫漠雪担心的不行:"快告诉我,快说阿。"

    "不知道,没有牌照,没有看清脸。"八门玄说着,恨死自己了。

    如果不是自己太大意,怎会让小小被绑架呢。

    "一定是有人故意设计好的。"蓝凌泽脸色阴冷无比,额头青筋暴出,眸底满是狠厉,赶紧掏出手机拨了出去:"类,一定要帮我找到小小。"

    挂了电话,蓝凌泽看向宫漠雪:"放心吧,类是追踪专家,他一定会找到的。"

    蓝凌泽看到宫漠雪那苍白的脸,更是心疼。

    "小小这么机灵,不会有事的,"冷泽野安慰道。

    这个时候,宫漠雪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焦急,一脸的冷漠,拒人千里之外,眸子里满是阴暗。

    “不管是谁敢动小小一根头发,我一定让他陪葬。”宫漠雪狠狠的咬着嘴唇。  往往越是发生大事了,宫漠雪反而越是冷静,思考着谁会是最有可能下手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