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雪,我等你回心转意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迷迷糊糊中,宫漠雪的手机响了,看着上面的电话按下了。

    “雪,你还好吗?”南宫洛熙关心的问道,

    他知道三天后就是蓝凌泽的订婚日子,不知道雪怎么样了,会不会难过,失落。

    “我没事,就是最近好累,想要休息一下。”宫漠雪声音里都多了几分憔悴。

    听到宫漠雪淡淡的声音,南宫洛熙那颗提着的心才放下:“感觉疲惫时,就让坚强休息下。我一直都在,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很好,不用担心,你怎么样?”宫漠雪问。

    被这样一问,南宫洛熙微微一僵:“我很好,就是最近父亲的身体不好,离不开,不然我早就飞过去了。”

    “人老了,身体就会有些不适,你要好好照顾你父亲,有人伺候也是一种幸福。”说着,宫漠雪的心里一酸啊。

    是啊,就算自己的父母在不好,那也是自己的亲人,都是为自己好啊。

    虽然南宫老爷看不上她,可是毕竟是爱子心切,像自己想有个管自己的人都没有啊。

    “嗯,我会的。”南宫洛熙回答。

    两个人有说着几句,就挂了电话,看着手机上那个熟悉的号码宫漠雪的心满是酸楚。

    全世界的人都有亲人,只有自己没有,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对待自己?

    她从小一个人孤苦,受尽折磨,虐待,非人的训练,在血腥和拼杀中长大。

    好不容易找到小时候的他,却又对自己那般折磨,羞辱。

    有了儿子后,宫漠雪的人生才有了光明,有了温暖。

    可是如今,在相遇,那个该死的混蛋又要跟别人订婚-----

    宫漠雪想到这里,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

    这是她第二次哭,第一次是因为蓝凌泽那个混蛋伤心的哭,这次也是因为他。

    客厅里,都已经中午了,看到宫漠雪还是没有下来,冷泽野很是担心,端着饭菜上去。

    冷泽野敲门进去,刚好看到宫漠雪正在擦眼泪,心莫名的抽动了下。

    “我看你从早上一直没吃东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冷泽野关心的问着,走了进来。

    他知道她的心不舒服,很伤心,因为泽的婚事,可是这一刻的冷泽野却不知该如何安慰。

    “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不用担心。”宫漠雪强挤出一丝笑容。

    “我帮你端来吃的,你多少吃点吧。”

    “放下吧,我没胃口。”

    冷泽野轻轻的放下,看着宫漠雪那张冷淡的脸,更是心疼:“是因为泽的事吧。”

    听到这话,宫漠雪微微一愣:“我已经把他忘记了。”

    声音冰冷至极,透着决绝的漠然。眼睛里的水雾却在增多,莫名的拳头握紧。

    冷泽野看着这样的宫漠雪更是心疼,走过来坐在她旁边。

    “想哭就哭出来吧,这样会舒服些,我的肩膀借你。”冷泽野关心道。

    宫漠雪微微转头,看向冷泽野一脸担心,关心,那是出自内心的关心,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眼前这个男人五年前救过自己,如此又跟自己刚刚经历过一次死亡之山的患难交情,宫漠雪早就将他当成是自己人。

    这一刻,宫漠雪没有在压抑,一把抱住冷择野眼泪如断线的玉珠一般,哗哗落下。

    “哭吧,哭出来就舒服了。”冷泽野在宫漠雪抱着自己的那一刻,身体猛地一僵,口中却出声安慰着。

    宫漠雪大声哭着,将心里所有的委屈,不快,烦闷统统都哭出来。

    本来担心妈咪的宫小小,见冷叔叔这么久都没有下来,赶紧上去看看。

    听着门口里的哭声,宫小小停住了脚步,看着紧紧抱着妈咪的人,宫小小一抹笑意,慢慢退了出来。

    晚上,冷泽野说请大家出去放松,happy,带着所有人出去了。

    宫漠雪静静的窝在床上,安静的睡着。

    房间的门被轻轻打开,蓝凌泽走进来,看向床上的人。

    此刻的她像只受伤的猫,蜷缩在床上的一个小角里,看的让人心疼。

    听到野告诉自己说她为了自己伤心大哭哭,蓝凌泽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所以冷泽野才会给他制造机会,让他们独处,为的就是让他们两个都看清楚自己的心意。

    蓝凌泽轻轻的走到床边,将宫漠雪露在外面的那只手轻轻放在被子里。

    “你来了。”宫漠雪呢喃道。

    蓝凌泽猛地一僵,借着月光看向那一脸安静熟睡的人,原来她是还在做梦。

    蓝凌泽本能的伸手过去,轻轻的摸着那张无比思念的五官。

    感受到了泽的温度,睡梦中的宫漠雪看到了那个自己思念至今的身影,慢慢走过来,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

    宫漠雪一脸的激动,兴奋:“你终于回来了。”

    听到这话,蓝凌泽猛的愣住了。

    在看向那安静的人,蓝凌泽心里更是痛的不行,没有想到她做梦都在想着自己,等着自己。

    蓝凌泽手微微抖动,刚好碰到宫漠雪的头发:“原来你心里还是有我的,有我的。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总是拒绝我?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怎么面对你和小小,我的心好乱好乱。

    我亏欠你和小小,是我对不住你们。

    多希望你永远这样睡着,只有你睡着的时候,我才能靠近你,才能感受到你的味道。

    我爱你--雪,从小就爱你。

    你不在的这几年,我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般,活着都没了意义,每天只是机械的工作。

    三天后就是我的订婚典礼,只要你一句话,我马上回来,绝不推脱,雪在给我,给我们一次机会好吗。”

    蓝凌泽说着深情的弯下腰,在宫漠雪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下。

    只有在宫漠雪睡着的时候,他才会这般卑微的说出深埋在心里的感情。

    “我等你。”蓝凌泽再次开口,不舍的看了一眼宫漠雪,起身朝门口走去。

    听到房门被关上,床上的人慢慢睁开了眼睛。

    其实宫漠雪从蓝凌泽扯动她头发的那一下就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睛。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手机铃声响起,宫漠雪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雪,我等你。等你回心转意,让我回到你的身边,只要你一句话,我立马回到你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