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为什么总是想着那个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伊媚儿的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来,梨花带雨的小脸,满是委屈

    看的蓝凌泽俊眉微微蹙了下,她说不能没有自己,而那个女人却说希望自己离她远一点。

    想到这里,蓝凌泽薄唇勾起:“好了,我不会离开你的。”

    “真的吗,太好了,泽你真好,我不能没有你----”伊媚儿喜极而泣,揪紧的心这才放下。

    她还以为,蓝凌泽会有什么变故。

    “嗯。”蓝凌泽轻哼一声,不在说话,想着昨晚宫漠雪对自己说的那般绝情的话。

    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对他,也对她。

    失去了就永远不会在回来,蓝凌泽已经对不起了一个人,就不要再对不起另一个女人。

    蓝凌泽心里暗自叹着,轻轻的安抚着伊媚儿。

    这一刻,他终于做了决定,可是不知为何心里不但没有轻松,反而觉得更加沉重无比。

    伊媚儿却没有松开他,而是抱的更紧了,似乎怕自己一放手,蓝凌泽就会离她而去一般。

    感受着紧紧抱着自己的人,蓝凌泽幽深的黑瞳里更多了几分阴沉。

    蓝凌泽只当是伊媚儿被自己的刚刚的话吓到,可是他没有看到伊媚儿眼角的那一抹冷光,和嘴角的笑意。

    “好了,起来吧。”蓝凌泽开口说道。

    伊媚儿这才松开抱着他的手,此刻伊媚儿脸上的妆都哭花了,两只眼睛周围黑了一圈。

    可是她却丝毫不在意,只要不让泽离开自己,别说形象了,就是命她都可以不要。

    “哭的跟小花猫一样。”蓝凌泽幽幽开口,将桌上的纸巾递过来。

    被这样一说,伊媚儿一脸的尴尬:“我刚刚只是太激动了,我现在就去补妆。”

    “好。”

    伊媚儿赶紧拿着包包走出办公室,直奔洗手间,一路上一直用手挡着自己的脸。

    她这个鬼样子,可千万不能被其他人看到。

    蓝凌泽看着伊媚儿离开,俊眉微微促成一团,已经选定了伊媚儿,可他的心里没有丝毫的高兴和喜悦,反而沉闷的不行,连他自己都说不出为什么。

    约莫好一会,伊媚儿在次走进来,脸上哭花的妆容已经洗干净,又恢复了精致的淡妆,只是眼圈有些红红的。

    “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蓝凌泽看过来。

    被这样一问,伊媚儿才想起来:“今天是我们去定婚纱的日子,我爸妈已经订好了日子,让我来找你商量下订婚的日期和事宜。”

    蓝凌泽微微一愣,是啊,自己怎么忘了,他们都要订婚了。

    “日期让你爸妈看着定就好了。”蓝凌泽淡淡哼道。

    “我妈已经找了五个风水先生看过了,五天后就是个很好的黄道吉日,你觉得怎么样?”伊媚儿小声询问,

    看着她一脸的兴奋,期待的样子,蓝凌泽的心却是如此的冰冷。

    “好,就那样吧。”

    “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伊媚儿开心得不行,很是激动:“那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我妈,订婚典礼就定在五天后了。”

    五天后,蓝凌泽想着这个数字,这一刻真的很讨厌这个五。

    想起宫漠雪昨晚的冷漠和犀利,蓝凌泽不在犹豫。

    如果她知道自己要订婚了,会不会在意?

    蓝凌泽记得看过这样一句话,每个人都是一条半弧形,只有找到了自己对的那一条半弧形,才能真正的拼成一个圆形。

    看着眼前的媚儿,蓝凌泽的心微微**,她真的是自己想要的那一半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与此勉强彼此,互相折磨在一起,不如就这样吧,因为那样的日子太累了,就这样吧,蓝凌泽心里想着。

    婚纱店里。

    伊媚儿开心的试着,换着,蓝凌泽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一直试着的媚儿,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这个怎么样?”伊媚儿问。

    听到这话,蓝凌泽不由看过来。

    看着眼前的人,香肩半露,胸前一颗色泽纯正的祖母绿宝石散发着幽幽的光晕,长长的同色宝石耳坠随着轻移的莲步缓缓而动,更将肌肤衬得犹如凝脂一般。

    长裙下摆处细细的褶皱随着来人的脚步轻轻波动,在晕黄的白光之中仿若凌波而来的仙子。

    “这次展示的这件法国的vr设计制作的极品。今天早上刚到的,婚纱通体呈晶莹的香槟色,简洁精致,闪烁着既华丽又典雅的神韵,令人叹为观止,这位小姐的气质很适合这件礼服。”

    店员介绍道,看着漂亮如仙子的新娘,也羡慕的不行。

    蓝凌泽着眼前的媚儿,不知为什么慢慢变成了宫漠雪的脸,此刻仿佛是宫漠雪正开心,一脸的兴奋的看着自己。

    “雪。”蓝凌泽不由喊出了声。

    他从未见过宫漠雪穿婚纱的样子,此刻“她”真的好美,好美。

    “泽,你说什么?”伊媚儿不由问道,没有听清楚他刚刚说的是什么。

    被这样一喊,蓝凌泽回过神来,待看清楚眼前的人,脸色瞬间冷下来。

    “泽,你怎么了,这件怎么样啊?”伊媚儿不解的看过来。

    “嗯,不错很漂亮,就这件吧。”蓝凌泽淡淡的说道。

    “好,听你的。”伊媚儿兴奋的说着,开心的在镜子前面照着。

    蓝凌泽眸子暗下来去,自己怎么会想成那个女人呢。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蓝凌泽突然很好奇不知道宫漠雪穿上婚纱是什么样子。

    “该死。”蓝凌泽冷冷咒骂了句。

    自己这是怎么了,总是不经意间想着那个女人呢。

    不是都已经决定了吗,怎么还去想,这样的蓝凌泽自己都鄙视自己。

    ****************

    安静的夜晚,几颗星星在空中调皮的眨着眼睛,微风轻柔的拂过脸颊,很是舒服,惬意。

    宫漠雪静静的眯着眸子,感受着微风的味道,陷入沉思。

    为什么自己会是金龙的主人,八门玄是魅族的人,按理说那是他们族人的宝物,应该是本族人才对,怎么会是自己?

    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除非只有一种可能。

    宫漠雪长且翘的睫毛微微**,起身朝八门玄的房间走去。

    看着进来的人,八门玄恭敬的站起来。  “不用拘束,我不过是来问你几个问题而已。”宫漠雪幽幽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