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用你的血画下这个符咒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还在迷迷糊糊中得宫漠雪,被他摇的痛的不行:“痛,痛------”

    虚弱的声音传来,蓝凌泽意识到了自己的太过激动,赶紧停下动作。

    “好,我不摇,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蓝凌泽激动的说着,紧紧的握着宫漠雪的手。

    从未有过的开心,兴奋,这一刻蓝凌泽又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动的声音。

    看着眼前这张俊彦,眸子里的焦急,担心,欣喜,宫漠雪嘴角微微扬起。

    他的话宫漠雪刚刚都听到了,这一刻被他抱在怀里,宫漠雪心底一抹感动划过。

    就像是五年前的时候,当时所有人的都欺负宫漠雪。

    只有他,他默默的守护着自己,在自己最脆弱,最难过的时候,也是这样紧紧的依靠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的鼓励,他的关心。

    八门玄看着宫漠雪醒过来,激动的不行,看着两个人如此的缠绵的眼神,没有说话,退到一边。

    他虽然不会说话,可他知道宫漠雪的心其实深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只是她冷漠的外表,将自己变成一只刺猬不允许任何人靠近罢了。

    “好些了吗?”蓝凌泽声音从未有过的温柔,手一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宫漠雪没有说话,微微一点头。

    靠在蓝凌泽的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听着他的心跳,宫漠雪仿佛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

    “对了,小小他们肯定会担心的,赶紧发射信号。”宫漠雪意识到什么,突然开口。

    “好。”蓝凌泽点头。

    八门玄很识相,没等蓝凌泽说什么,自己就去发射信号了。

    山顶上的人,本来担心的要死,一晚上没睡觉,眼睛死死的盯着塌陷的山洞,心里揪紧的担心。

    “嗖---啪----”一记烟火在天空爆响。

    “快看。”洛子宇大喊一声。

    “那个是----”南宫洛熙激动无比,那是平安的信号,太好了,他们还活着。

    “是妈咪的信号,他们没事,她们安全了。”宫小小兴奋的说着。

    “是啊,他们真的没事。”冷泽野一脸的激动,终于没事了,太好了。

    “信号是从山下发来的,我们赶紧下山。”南宫洛熙说,收拾行李。

    所有人激动的不行,死气沉沉的气愤瞬间被兴奋所替代。

    “走,去找妈咪。”宫小小激动的说着,朝山下走去。

    这边,八门玄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心里也跟着高兴。

    她终于没事了,太好了,不然自己会内疚一辈子的。

    八门玄手不由紧紧的握着八卦盘,眸子微微一皱,她既然是金龙的主人,那肯定可以帮自己解除血咒。

    八门玄激动的想要上前,看着紧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又不好意打扰,不停的踱着步子。

    “怎么了?”宫漠雪看着八门玄犹豫的样子,不由问道。

    被这样一问,八门玄赶紧走过来,在地上写着字。

    宫漠雪刚要起身:“你不许动,还没休息好呢,我帮你念。”蓝凌泽霸道的将她按在自己的怀里,不准她动。

    若是平时,宫漠雪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可是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一想到蓝凌泽对自己的以名相护,宫漠雪对他的反感和恨意荡然无存。

    也只有经过生死,宫漠雪才看清自己的心意。

    她一直都恨蓝凌泽,恨他曾经的折磨,恨他的无情,更恨他忘记小时候的承诺。

    可是刚刚他拼死保护自己的那一刻,宫漠雪就知道她对蓝凌泽的担心和在意,远远胜过那些恨意。

    只有生死面前,她才看清自己的心意。

    原来,她一直不曾忘记他,一直深爱着他,以为自己不想去,以为自己否认,就可以忽略,可是当死亡来临的那一刻,宫漠雪才知道。

    她,还爱着他,而且很爱,很爱。

    “我的声音,是被柳田家族的人下的诅咒封印起来了,只有金龙的主人才可以帮我解除诅咒,还给我声音。”

    念叨这里,蓝凌泽不由皱了下眉头:“你还要让她解除封印,你是想要她死吗?”

    声音冰冷,愤恨,带着冲天的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八门玄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写下:“我知道你很虚弱,你拼死帮我,我很感动,这辈子我会用生命一样守护你,决不食言。至于解除封印,等以后子在说就好,我不急的。”

    “我要怎么做。”宫漠雪问。

    她知道声音对一个人的重要性,想起被洛子宇叫哑巴时,八门玄阴暗的脸色。

    她可是体会到八门玄是多么渴望能得到声音,那种急切的渴望。

    听的蓝凌泽眉头皱紧,这女人还真是不听话,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虚弱吗。

    八门玄感激无比,**着手在地上写下:”我不着急,等你的身体好一些在说。“

    “墨迹什么,赶紧说。”宫漠雪不耐烦道,她最讨厌磨磨唧唧的人。

    =看着宫漠雪那一脸的冷漠,八门玄赶紧写下了方法:“只要用我的血在你的后背上画下这个符咒就可以了。”。

    “在用你的血,你不就----”蓝凌泽脸色瞬间一冷,他很担心宫漠雪的身体。

    “闭嘴。”宫漠雪冷淡的说着,看向八门玄:“脱衣服。”

    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看的蓝凌泽脸色更是难看几分。

    这个该死的女人,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吗,非要折腾。什么时候解除诅咒不行,就差这一会啊。

    八门玄看着宫漠雪那坚定的表情,脱衣,白皙的后背露在宫漠雪的面前。

    宫漠雪没有丝毫的犹豫,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按照地上画的那个符文,在八门玄那白皙的后背上,慢慢画下。

    看的蓝凌泽一脸的揪紧,担心的不行,又不好去阻止,他知道宫漠雪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就如同自己一般。

    宫漠雪的血碰触那白皙的后背时,顿时八门玄白皙的后背瞬间有黑色的梵文字体冒出。

    看的宫漠雪一愣,难道这就是诅咒他声音的封印吗?  宫漠雪没有多想,按着地上的符咒继续画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