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主人,救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是哑巴,根本就不会说话,怎么问?”宫漠雪开口

    “不会说,可以用写的,别说他不识字。”蓝凌泽回答,

    听到这话,宫漠雪微微一愣:“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可是他从来没有写过任何东西给我。”

    “除非他有什么秘密瞒着你们,或者是不想告诉你们。”蓝凌泽一针见血。

    声音一出,宫漠雪吃惊的看向蓝凌泽,他说的确实有些到底。

    看着宫漠雪听进去自己的话,蓝凌泽眸底一抹满意划过,说出的话却很毒舌:“你的智商都快赶上母猪了。”

    听到这话,宫漠雪顿时丢过来一个靠枕,很是用力。

    蓝凌泽轻巧的躲开:“都说打是亲,骂是爱。”

    “神经。”宫漠雪气愤的咒骂了句,不在理他。

    这家伙今天怎么如此反常,先是给自己送吃的,现在又留下,还帮自己拿画,一定是它脑袋北门夹了,宫漠雪心里想着。

    她自然不知道,蓝凌泽其实在见到儿子的那一刻就后悔了,只是他不知如何表达,更不会低头。

    每一次想要靠近他们母子,结果都事与愿违,明明不是那么想的,可说出的话却让彼此关系更加僵硬。

    而且蓝凌泽发现,自己跟伊媚儿在一起不管她做什么,如何讨厌,心底没有一点的感动波动。

    可宫漠雪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激起他的情绪,让他恼怒或者气愤,也只有看到宫漠雪,蓝凌泽那颗冰冷的心才感觉得到跳动。

    或许,他是中了一种叫宫漠雪的毒。

    所以昨晚,蓝凌泽给伊丞修打电话,请教的招数呢。

    死缠烂打,泼皮耍赖,这是伊丞修给他支的招。

    所以蓝凌泽才故意赖在冷泽野家不走,就是为了和宫漠雪可以多一点相处的机会。

    不过蓝凌泽自然不会表现出来,依旧是那一副高冷,傲娇的死样子。

    宫漠雪突然想起那晚,自己救回八门玄的样子,难道他真的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

    “笨女人,亏他还跟着你这么久,居然一点都不信任你。”蓝凌泽看着宫漠雪只顾着看画,不悦的哼道。

    宫漠雪脸色一阴:“那是我自己的事情,管你屁事。”

    “这样你就放弃了吗,枉费人家对你如此的忠心,舍命相救。”蓝凌泽故意哼道。

    宫漠雪刚要抬起的脚步停在了那里,之前她出事,八门玄冒死相救,如今她又能为他做点什么了。

    宫漠雪抬起的脚放下,头微微的靠在沙发的椅背上,抱着摄影作品仔细的看着。

    本来八道颜色的彩虹,在宫漠雪认真的盯着的注视下,慢慢的变成了一道颜色。

    宫漠雪不敢相信的看着上面的变化,难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宫漠雪闭上眼睛在睁开,作品上只剩下一道金色,而且那颜色越来越亮,越来越清晰,宛似一条游龙一般,在慢慢地摆动着身体。

    也只是一瞬间,那宛若游龙的金色慢慢变淡,中间出现一片蓝色。圆圆的有些模糊,却又似曾清楚。然后蓝色的中间部位变成了黑色,四方形状。

    一道金色的光亮嗖的一下落入那黑色的方块,顿时整个金色光芒变成了黑色,然后恢复了原来的彩虹颜色。

    看得宫漠雪整个人都愣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诡异的现象。

    宫漠雪想要再次确认,照片却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好像刚才的一幕根本就不曾发生。

    这一刻,宫漠雪紧紧的皱着眉头,心里疑惑的不行。

    虽然她从来不信鬼神之说,可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从洗手间出来的蓝凌泽,看到宫漠雪如此震惊,严肃,绷紧的脸色,眸底一抹担心划过。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怎么会这样呢?”宫漠雪自言自语的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人。

    看着她的样子,蓝凌泽不由眉头皱紧,宫漠雪凤眸里的震惊,难以置信,严肃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她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会是这个表情?

    “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蓝凌泽再次问道,声音里带着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关心。

    宫漠雪这才反应过来,愣愣的看向眼前的人:“你相信鬼神之说吗?”

    蓝凌泽一听,本能的坐过来:“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宫漠雪再次看向手里的摄影,眉头紧锁。

    “你看出什么名堂了?”蓝凌泽问。

    “我也说不上来。”

    宫漠雪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想移开眼睛,可那道彩虹就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吸引着她,让她移不开眼睛。

    蓝凌泽静静的看着身旁的女人,她不说话,也不动,就那么安静的看着手里的摄影作品,仿佛摒弃了一切外界的干扰。

    这一刻,蓝凌泽多希望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

    这样,他就可以靠她如此之近,而她不再是那只浑身满是刺的刺猬。

    静静的看着宫漠雪,蓝凌泽的心里莫名的踏实,从未有过的安稳,说不出的熟悉。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却很安心。

    两个人没有在说话,宫漠雪看着那副作品,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蓝凌泽就这样看着她,动也不动。

    宫漠雪慢慢意识模糊,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又想起那句话:“主人,主人,救我-----”

    眼前是一团白茫茫的迷雾,宫漠雪看不到方向,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伸手不见五指。突然一道金光划过,若隐若现,仿若一条金龙。

    看得宫漠雪更是皱眉,到底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

    “主人,主人,救我-----”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

    听的宫漠雪微微一愣,震惊的看向眼前的金光。

    这个是----突然宫漠雪想起上次自己梦到的那一幕。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此刻跟之前的梦境如此相似,宫漠雪想不明白,眼前突然一黑。

    “主人,救我----”  声音慢慢变得遥远,最后消失。听的宫漠雪更是好奇,想要弄清楚却抓不到也喊不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