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你居然这么狠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这话,宫小小停住了脚步,心里却担心的不行。

    希望那个混蛋不要伤害妈咪,不然自己就算是死也要给他好看。

    蓝凌泽拉着宫漠雪,直奔向会展中心后面的公园。

    “喂,你到底要干嘛,放开我,混蛋。”宫漠雪冷冷说着,一脸愤怒。

    蓝凌泽一把甩开她,转过身怒瞪向宫漠雪:“儿子就被你教成这个样子吗?”

    听到这话,宫漠雪冷哼一声:“他是我的儿子,我一个人的儿子,我觉得小小这样很好,我以他为傲。”

    冰冷的声音,更让蓝凌泽恼火。

    “以他为傲,目中无人,没有礼貌,当中羞辱人,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蓝凌泽脸色铁黑,愤恨无比。

    “什么样子你管不着,你也没资格管。”宫漠雪无情的声音,仿若一记重锤,重重的砸在蓝凌泽的心上,让他觉得胸口烦躁无比。

    蓝凌泽微微眯起眸子,脸色阴暗的不行,强烈的怒意让宫漠雪只觉浑身压抑。

    “你在说一遍。”蓝凌泽眼神冰冷,狠狠的咬着几个字。

    强势的气场,让宫漠雪不由后退了一步,嘴角微微扬起,声音如冰:“蓝总裁,请注意保持距离,我说你没有资格管小小。

    请问你是以什么身份质问我,曾经疯狂的,非人的折磨,虐待我的名不正言不顺的前夫,还是那个女人的未婚夫?”

    冷漠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如同夹杂着万年雪山的寒冰。

    一句话将蓝凌泽打入冰冷的深渊,万劫不覆。

    听到她的话,蓝凌泽本来阴暗的脸顿时黑了。

    宫漠雪的话仿佛一把利刃,狠狠的刺痛蓝凌泽的胸口。

    好痛,好闷,喘不过气来。

    是啊,他以什么身份去质问她?

    以前,蓝凌泽对宫漠雪疯狂的虐待,痛苦的折磨,将她困在囚笼里,对她没有一丝的关心,牵挂,整日活在仇恨的阴影里,不能自拔。

    现在的他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又有什么资格来说她。

    这一刻,蓝凌泽从未有过的痛苦,悔恨,自责,懊恼。

    将蓝凌泽脸上一变在变的表情看在眼里,宫漠雪嘴角勾起一抹冷意:“你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管好你的女人,如果在有下次,我绝对饶不了她。”

    宫漠雪狠狠的说着,转身要走。

    我的女人,蓝凌泽心里暗自说着,眉头皱成了八字。

    看着如此冷漠的宫漠雪,头也不回的离开,蓝凌泽更是气愤。

    ,她居然说伊是自己的女人,难道她就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

    蓝凌泽之所以对伊媚儿这般纵容,不是没有看出她的小心思,也不是真的喜欢她,只是想要利用她来气宫漠雪。

    宫漠雪消失五年,再相遇居然挽着别的男人的手,蓝凌泽怎能不气愤,不发怒,不抓狂,不发疯,所以才会对伊媚儿的小动作一忍再忍。

    其实,他只是想要引起她的嫉妒或者生气吧,最起码那样还说明宫漠雪是爱着自己的。

    可蓝凌泽一向为我独处尊惯了,从来都是别人讨好他,所以就算是想要低头他也不会。

    明明每次不是那么想的,可是做出的动作都是事与愿违。即便在乎一个人,也不会表达,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所以才会让两个人越误会越深。

    蓝凌泽几个箭步奔过去,一把拉住了宫漠雪的胳膊,狠狠一扯。

    宫漠雪还没来得及反应,由于惯性,整个人朝着蓝凌泽的怀里撞去。

    蓝凌泽看准时机,低头直接吻上她的唇。

    唇齿相碰的那一刻,宫漠雪猛地瞪大眼睛,震惊无比,都忘记了反应。

    在看清楚眼前这张该死的脸是,宫漠雪才意识到自己被强吻了。

    混蛋,这个混蛋居然强吻自己。

    宫漠雪用力全力挣扎,反抗,拼命的想要推开他。

    可蓝凌泽的胳膊很用力,将宫漠雪死死的禁锢在怀里,任凭宫漠雪在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既然反抗不行,宫漠雪干脆顺从。

    感觉到了怀里的人放弃了抵抗,蓝凌泽嘴角微微勾起。

    感受到了他的力道减小,宫漠雪看准时机,一把推开蓝凌泽:“啪!”的一个响亮的巴掌扇过去。

    蓝凌泽低哼了一声,怒瞪向宫漠雪:“你还是没变。”

    “你不也一样吗,还是这么流氓。”宫漠雪咒骂着。

    “本少爷长这么大,还从未被人打过,今天你打了本少爷两个耳光,这个帐怎么算?”蓝凌泽冷冷问道。

    “活该,如果下次你在这样,绝对不会是两个耳光。”宫漠鲜血声音还未落,蓝凌泽再次狠狠吻上去。

    他吻的极重,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惩罚。

    蓝凌泽死死的扣着宫漠雪的后脑,狠狠的吻着,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唇上钻心的疼痛袭来,宫漠雪疼的小脸惨白,恨不得杀了眼前的蓝凌泽。

    一旦宫漠雪有所反抗,蓝凌泽就会加重力道,吻的更是凶狠。

    此刻的蓝凌泽如同一头蛰伏千年的野兽一般,一旦猎物有所反抗,只会更加粗鲁的占有。

    宫漠雪只觉得口中的气息越来越稀薄,意识都变得模糊,似乎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蓝凌泽看着怀里的宫漠雪快要昏厥,这才不舍的松开了她。

    宫漠雪得到自由,喘息了几口气狠狠朝着蓝凌泽的两腿之间踢去。

    “啊!”只听蓝凌泽低哼一声,疼的眉头紧促。

    “该死的女人,你是想让我断子绝孙吗?”

    “若是你在敢如此,我不介意废了你。”宫漠雪怒瞪过来。

    “好很的女人,你不舍得的。”蓝凌泽冷冷的说着。

    “那就试试。”宫漠雪丢下一句,转身就走。

    看着那个背影,蓝凌泽脸色阴冷,疼的倒吸一口冷气:“宫漠雪,这辈子你都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这边,所有人担心的不行,小小来回的跺着脚步。

    “我说小鬼,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晃来晃去,头都被你晃大了。”洛子宇不满道。

    “我担心妈咪。”  “我知道,可是你这样一直晃也没用啊。你妈咪那么厉害,不会有事的,把心放在肚子里。”洛子宇安慰的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