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我就在你家门口
    ,精彩无弹窗免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活着的意义。我这么认真学习是想保护好妈咪,我看你的价值就是浪费食物。”宫小小嫌弃道,转身朝药架子走去,还不忘回头冲洛子宇做个鬼脸。

    洛子宇顿时火大:“臭小子,喝了我的果汁,还敢说我,没良心的小东西。”

    起初,冷泽野还以为小小不过是一时兴起,觉得好玩罢了。

    可是他没想到这个小鬼居然坚持下来,每天在大堆的医学理论,实验中徘徊,从来都不喊苦喊累,学的很认真。

    看得冷泽野很是欣慰,这个小鬼很爱学,也很认真,更重要的是这个小鬼特别聪明,过目不忘,学什么都学的特别快,领悟的特别好。

    而且冷泽野越是接触越发现,这个小鬼真的不简单,居然会这么多的知识和本领,哪里是个五岁的孩子,连他这个成人在某些方便都自叹不如。

    宫小小每天在忙碌中度过,很累,也很充实,看着妈咪身上的伤慢慢好起来,宫小小很是开心。

    他发誓一定要让自己变强,保护好妈咪。

    ******************

    蓝家。

    这天晚上,蓝凌泽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全是宫漠雪的影子还有儿子的脸。

    :“为什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一声不响,把我当什么了,枉我还那么舍命相救,没良心的女人。”蓝凌泽气急败坏道。

    脑海里却是那个躺在地下室里,浑身满是鲜血的女人。

    她为自己流泪的那一刻,眼睛里的担心,焦急------

    蓝凌泽猛地坐了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从那么个女人离开后,整个人如同魔怔了一般,总是不经意想起他们。

    蓝凌泽看着电话静静的放在一旁,心底更是不悦

    这个没良心的死女人就不知道给自己打个电话吗。

    蓝凌泽烦闷的不行,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的伤怎么样了,那个小鬼有没有调皮?

    想起宫小小不服气的小脸,和地下室里担心的大喊,蓝凌泽心里一股暖流划过。

    他已经做了决定,明知道不该去想,可是脑海里两个人的身影如同疯长的野草一般,扎根发芽,疯狂成长。

    “不管了。”蓝凌泽烦闷的嘟囔了句,起身朝门口走去。

    凌晨一点,街道上冷冷清清,昏黄的路灯倦怠的透着光晕,无精打采的仿佛快要入睡的样子。

    此刻的蓝凌泽脸上是他从未有过的兴奋,一想到去马上就能见到宫漠雪和儿子,蓝凌泽很是期待。

    蓝凌泽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直奔冷家。

    约莫半个小时,看到那个房子,蓝凌泽直接奔了进去。

    这边,别墅里。

    手机响起,冷泽野刚要入睡看着手机上的来电,不由眉头皱了下,按下了接通。

    “我就在你家门口,赶紧给我开门。”蓝凌泽激动地声音带着难掩的着急传来。

    “什么?”冷泽野一愣。

    大晚上的,蓝凌泽来自己这里干嘛,难道是为了她。

    冷泽野微微蹙眉,抬脚走了出去。

    “快开门。”大门外的蓝凌泽说道。

    看着一身睡衣打扮的蓝凌泽,冷泽野一脸难以置信按下了门锁:“你不是一向很在意形象的吗,大晚上的穿着睡衣就出来了?”

    偌大的玻璃防盗门打开,蓝凌泽径直走进来:“找你喝茶。”

    冷泽野一僵,不可置否的看向蓝凌泽的后脑勺,顿时无语。

    一般人从来不会晚上喝茶,因为晚上喝茶容易兴奋,然后睡不着引起失眠。

    蓝凌泽却大半夜说来找他喝茶,这么撇脚的借口亏他说得出来,看着直奔大厅的人,冷泽野无奈叹了口气。

    想儿子就直说,还真是要面子。

    蓝凌泽进了大厅,看一眼二楼的房间却没有上去,而是径直坐在沙发上:“她的伤怎么样了?”

    “就知道你三更半夜跑到我这里来,是为了她。放心吧,她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冷泽野回答。

    “那就好。”蓝凌泽说着将外套裹了下。

    看得冷泽野无奈一笑:“走,去我房间给你拿衣服。”

    蓝凌泽也不客气,跟着冷泽野去了二楼。

    他也是到了冷家大门后,被大半夜的冷风吹得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没有换衣服,就这么穿着睡衣出来了。

    “他们在我这里很好,那个小鬼很聪明,学什么一学就会,领悟的很快。”冷泽野赞赏道,

    “你别告诉我,你让他跟着你这个药瓶子学医术啊?”蓝凌泽不敢相信的问道。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和野一样,天天只知道对着药瓶子,罐子,活在酒精的味道里。

    听到他这么说,冷泽野很是不高兴:“学医有什么不好,不然怎么把你从鬼门关里救回来。不过这次你猜错了,不是我让他跟我学的。”

    “那是怎样?”蓝凌泽好奇道。

    “是他自己要跟我学的。”

    “怎么可能,我根本不爱好医学,宫漠雪更不会,我们的儿子不可能---难道基因遗传错了。”蓝凌泽自言自语道。

    “那个小鬼跟我说,他学医是为了保护他妈咪。”冷泽野幽幽开口。

    声音刚落,听的蓝凌泽心里一酸。

    这个小鬼才五岁,竟然知道保护别人而他,他又做什么,竟然还不如一个孩子。

    蓝凌泽不由苦笑,心里更多了几许自责,内疚。

    是他,对不起这对母子。

    看着蓝凌泽皱紧的眉头,冷泽野开口:“要不要看看你儿子,他就在隔壁。”

    “我可以吗?”蓝凌泽声音里有些不确定,又有些激动。

    “你自己的儿子,你随便。”

    “好,我看,我看。”蓝凌泽从未有过的激动,竟有些不知所措。

    此刻的他哪里还是那个白天一脸严肃的蓝大总裁,简直就是一个偷腥的父亲。

    蓝凌泽轻轻推开儿子的房门,看着床上熟睡的人,提着的心慢慢放松下来。

    此刻的宫小小嘟起小嘴,安静的睡着,五官可爱,巴掌大的小脸如同猫咪一般,带着几分慵懒,看到人喜欢。  蓝凌泽轻轻的坐在旁边,看着那熟睡的小脸,心底一抹温暖划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