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我欠你的,一定会还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凌泽轻轻呼了口气,是啊,他身边有伊媚儿,而他们马上就要订婚了,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毕竟这五年来,是媚儿陪在蓝凌泽的身边,帮他度过了最痛苦,最无助,醉脆弱的日子。

    如果让蓝凌泽现在抛弃伊媚儿,他还真做不到。

    既然不能抛弃媚儿,那他此刻去追宫漠雪,这又是做什么,此刻的蓝凌泽自己都鄙视自己。

    明明已经做了决定,决定要放下她了,为何自己不能控制,一遇到这个女人的事就乱了。

    蓝凌泽心里想着,慢慢落下了脚步。

    他在宫漠雪和媚儿之间,早晚都是要做选择的。

    宫漠雪都已经离开了,就算蓝凌泽追过去,又有什么理由面对她,留下她呢?

    既然给不了她一生一世的承诺,蓝凌泽又何必追回这毫无结果的爱。

    蓝凌泽冰冷的心随之残留的那点温度,一点点消失。悲凉的笑声回荡在医院的走廊里,没有任何回应。

    **************

    冷家。

    看着偌大的别墅,宫小小兴奋的直奔屋子,欣喜无比。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这么大的别墅,我要挣几辈子啊。”洛子宇说着,看着眼前的房子,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八门玄拿着行李,朝里面走去。

    “谢谢你。”宫漠雪开口道。

    “不用客气,我们是朋友。走吧,别吹风了”冷泽野说着,小心的扶着宫漠雪走进去。

    刚进屋子,所有人呆住了。

    天啊,这里哪是人住的地方啊,简直就是医院。

    客厅了除了中间的沙发,其他的地方都是一排排的架子,上面放着各式各样的药盒。

    “天啊,这是家吗,还是医院啊?”洛子宇吐槽。

    “冷叔叔果然是医生啊,家里都是药。”宫小着朝着架子走去,好奇的看着。

    八门玄把行李放在沙发旁边,坐了下来。

    “哎呀,还以为来到了天堂,没想到这里跟医院也差不多啊。”洛子宇抱怨着。

    洛子宇直接坐到沙发上,真是不舒服,空气都是药的味道。

    走进来的宫漠雪也被屋里的摆设震住了,除了沙发这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其他的简直就是超市大药房排挡啊。

    冷泽野微微一笑:“真是不好意思,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所以才会这样。”

    冷泽野有些不好意思,他叶没有想到宫漠雪会答应来自己家里住,所以根本就没有让管家收拾。

    “是我们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宫漠雪开口。

    “先坐这里,休息一下,我马上让管家去安排。”冷泽野说着,伸手去扶着宫漠雪。

    “不用太麻烦了,这样也不错,用药方便。”宫漠雪客气的说着,眼前不由瞥到了不远处的小身影,正好奇认真的看着架子上的药。

    宫漠雪嘴角微微弯起,眼睛里划过一抹开心。

    这个小东西,果然很用心,真的很好学。

    甜点,咖啡,饮料统统摆上了茶几,洛子宇自顾吃着,八门玄也安心的喝着咖啡。

    约莫二十分钟,管家张叔走了下来:“少爷,都打扫干净了,可以入住了。”

    管家说着,就来帮忙搬行李。

    洛子宇噌的跳起来,直奔二楼,这一仗之后还没有好好休息呢,这下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看着比猴子还急的人,宫漠雪微微一笑,真是难为他了。

    大家都上楼,只有宫小小还在一楼的大厅看着那些稀奇古怪的药盒。

    晚上,大家连饭都没吃,全都休息了,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迷迷糊糊中得宫漠雪,听到有人再敲门,,眉头微微一皱,醒了过来。

    “进来。”

    看着冷泽野端着盘子和纱布,还有药膏,自然明白。

    “我来替你换药了。”

    “麻烦你了。”宫漠雪开口。

    “跟我客气什么。”冷泽野说着走了进来,将盘子放下,轻轻帮她解开绷带。

    看着那已经愈合的伤口,冷泽野皱紧的眉头微微舒展了。

    “你的伤口已经愈合了,恢复的还不错,这几天你不要吃油腻的,我让厨房的管家帮你做些清淡的,只要你每天按着我给你配的药膳吃,会尽快恢复的。”

    宫漠雪的心微微一暖,这个男人从五年前就帮自己。

    那个时候大家还是陌生人,他就帮过自己一次,现在也不算熟悉,竟然如此的真心相待,宫漠雪冰冷的心微微多了一丝感动。

    “谢谢你的照顾,我欠你的,一定会还。”宫漠雪不会想到,自己的这一句话,竟然在不久后真的成真了。

    听到这话,冷泽野擦药的手愣住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跟自己分得这么清呢,难道她还没把自己当朋友吗。

    “为什么跟我这么客气?”冷泽野问。

    “因为我不想欠你太多。”宫漠雪回答。

    “啊!”宫漠雪不由地哼了一声,冷泽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神。

    “对不起,都是我走神了,弄疼你了。”冷泽野内疚的道歉。

    “没事,这点疼算什么,继续吧。”

    听到冷冷的声音,冷泽野的心微微一抖、

    是啊,她这一身伤都丝毫不妥协,不服输,那是生不如死的痛处,她都不曾低头,此刻的痛却是不算什么。

    冷泽野想着不由轻轻叹了口气。

    “以后,我来保护你。”冷泽野心底一个声音,默默响起,只是没有说出口,他也不敢说出口。

    她是泽的女人,冷泽野怎么可以和兄弟喜欢同一个女人呢。

    背板兄弟的感情,他做不到。

    冷泽野没有在说话,轻轻帮她擦药,只是动作很是轻柔,半点不马虎。

    宫小小在楼下转了半天,累的不行,本想上来找妈咪说话,可没有想到,刚到门口就看到冷叔叔如此用心的妈咪换药。

    宫小小迈进去的脚步,又轻轻退了回来。

    看着温柔的冷叔叔,宫小小心里很是开心,小脸一脸的坏笑。

    如果冷叔叔能成为我的爹地,也不错吗。  人长得帅气,还这么关心妈咪,更重要的会是他很有钱啊,完全符合做爹地的条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