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我们离开这里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宫漠雪就是这样,不是自己人,死都跟自己无关,是自己人,只要认定谁也别想伤,别想欺负,她最是护短。

    “老大,你都不知道,你昏迷的这几天担心死我了,吃不着睡不好的。”洛子宇很是担心的样子。

    听到这话,宫小小微微歪过头:“耗子叔叔,你的脸真大,我可是见你每天抱着果盘,饭盒很能吃,晚上睡觉还打鼾,吵得我们都睡不着。”

    听到自己被揭短,洛子宇顿时瞪向宫小小:“小鬼,你说话你会死啊。”

    顿了下,看向宫漠雪:“人家担心老大,你也给人家个机会好好表现表现啊。”

    “叔叔,你好像用错词了,人家不是女生形容自己的词吗?”宫小小故意抬杠。

    “小鬼,你是跟我杠上了啊,我哪里得罪你了。”洛子宇没好气道:“八门玄,你说,我是不是很担心老大。”

    一旁的八门玄,听到这话,赶紧看向宫漠雪,使劲的点头。

    “怎么样,看到了吧,我可是很担心老大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都很担心我,你们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宫漠雪一脸认真。

    门口的安南,看着屋子里温馨的一幕,刚要转身,被冷泽野叫住:“泽在安慰媚儿,你还是别去打扰他了。”

    听到这话,安南稍稍犹豫了下,会意的点头。

    是啊,少爷现在真是处境艰难。

    一向最是担心宫小姐的少爷,现在又有伊小姐在身边,一个是带着儿子的宫漠雪,少爷曾经的旧情人,一个是现在的未婚妻,马上就要订婚了,哎,这是好难选。

    看着转身离开的安南,冷泽野轻轻呼了口气。

    “小小,我们离开这里吧。”宫漠雪突然开口道。

    听的所有人一愣,没想到宫漠雪说的这么突然。

    “妈咪,你刚醒,身体还没有恢复呢。”宫小小担心道。

    “是啊,老大,你身上的伤可是很重很重啊,怎么可以刚醒就出院?”洛子宇也看过来。

    听到他们的劝导,宫漠雪嘴角微微动了下:“我知道你们关心我,可我不想留在这里。”

    “那我们去哪里呢?”宫小小开口。

    是啊,他们的房子都被炸毁了,还有哪里可以容身。

    “这么大的c市,去哪里都可以,总之我不想在这里。”宫漠雪说着,就要起身。

    去哪里都好,只要不在这里看到那个男人抱着其他的女人就好。

    门口的冷泽野听到,眉头微微皱紧,自然明白宫漠雪的心意。

    她的情况已经听蓝凌泽说了,如今她确实没有落脚的地方。

    “去我家吧。”冷泽野声音一出,所有人愣住了。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门口,冷泽野很是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

    “我的意思是,我是医生,去我家方便帮你治疗。你的伤很严重,如果不住院在不治疗的话,以后会留下后遗症的。

    我是医生,既然你不喜欢在医院,去我那里吧,这样我也好跟泽交代。

    如果你想离开,等你伤好了以后,在离开也不迟。”冷泽野解释道。

    听着冷泽野的话,宫漠雪神色微微凝滞。

    是啊,自己现在刚醒过来,只能住酒店,那也不是常事,宫漠雪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小。

    “那会不会太麻烦了,怎么好意思。”

    听到这话,宫小小和洛子宇不由一僵,随即心底满是鄙视。

    妈咪还真是会装,什么时候不好意思了,免费的吃住还要外带,这会居然这么客气了。

    老大不愧是老大,说话果然有一套,即使脸皮比城墙还厚,可是会装的客气无比啊,洛子宇更是佩服的不行。

    “不麻烦的,我是医生,你是泽的朋友,应该的。”冷泽野点头。

    听到他提到蓝凌泽,宫漠雪不由皱了下眉头:“好,那就打扰了。”

    声音刚落,冷泽野觉得心里提着的大石头呼的一下子落地了。

    她肯去自己那里,她肯去啊,冷泽野心底莫名的多了几分欣喜,脸上却一脸的平静。

    “好了,大家赶紧收拾东西,我们马上离开。”宫漠雪轻轻呼了口气,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

    “怎么这么快啊。”洛子宇看向宫漠雪冰冷的神情,赶紧闭上嘴巴,去收拾了。

    等蓝凌泽在回来时,看到房间里空空的,顿时愣住了。

    蓝凌泽的心莫名的揪紧,一下子被掏空一般,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

    她怎么离开了,她怎么可以又离开了。

    “人呢,这里的人去了哪里?”蓝凌泽大吼着,赶紧跑向隔壁的病房,一样的人去楼空。

    “到底怎么回事?”蓝凌泽声音幽冷,怒意冲天。、

    她,居然又不告而别。

    安南从外面走进来:“回少爷,宫小姐他们去了冷少爷家。”

    “什么,为什么去那里?”蓝凌泽不解的问着,心里满是焦急。

    看得一旁的伊媚儿,更是气愤。

    泽居然为了那个女人,完全不理会自己的存在,竟然为了那个贱女人如此的惊慌,气愤。

    伊媚儿死死的握着拳头,任凭指甲扎到肉里,都不觉得疼痛,因为那还比不上心里万分之一的痛。

    “是这样的少爷,宫小姐醒过来后,要离开,冷少爷说去他家可意帮忙治疗,所以---”安南解释道。

    她居然又想离开,她居然还想在丢下自己,怎么可以,这一次蓝凌泽绝对不会在让宫漠雪走。

    只是他忘了,他现在和伊媚儿的关系。

    “给我备车,去冷家。”蓝凌泽冷冷命令道。

    伊媚儿看着完全无视自己的泽,心里更是愤恨。

    自己在他心里永远都比不上那个女人,她的离开有那么重要吗,让泽抛下自己去追。

    羞辱,十足的羞辱感从头袭来,身为伊家的千金,从来都是别的男人追着她跑,她伊媚儿什么时候落得如此不堪了。

    该死的女人,我不会放过你,一定不会,伊媚儿在心里狠狠的发誓。

    蓝凌泽刚跑出十多步,抬起的脚突然停在空中。

    自己这是干什么,为什么那个女人如此的牵动自己的心。  她醒来后,不是见自己,而是选择离开,难道她还没有原谅自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