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我好怕,好怕失去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这----安南”支支吾吾的没有说出。

    伊媚儿眼睛扫视了一眼病房门两边的保镖,手就要推开门。

    “伊,伊小姐。”安南刚要阻拦,可是门已经被推开了。

    伊媚儿看着身上缠着白色绷带的人,胳膊还被吊挂在脖子上,顿时脸色阴暗。

    伊媚儿几步奔了过去,一把扑在他的身上:“泽,泽,你怎么样了,怎么受伤了?”

    声音里满是担心,心疼,伊媚儿眉头紧紧的蹙成一团。

    听到这声音,蓝凌泽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眸子中满是泪水,一脸心疼的媚儿,心里咯噔一下。

    “没事,已经安全了。”蓝凌泽冷冷说道。

    她怎么会来了,蓝凌泽心底竟有一丝莫名的不悦。

    “怎么这么不小心,担心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好怕,好怕失去你,泽,答应我,以后不要让自己受伤了可以吗?””伊媚儿泪眼汪汪的大眼睛满是心疼。

    蓝凌泽大手轻轻帮伊媚儿擦掉脸上的泪珠:“好,我答应你。”

    “太好了,泽,太好了。”伊媚儿兴奋的一把紧紧的抱着蓝凌泽。

    伊媚儿紧紧的抱着蓝凌泽,眼睛不由瞥到隔壁病床上的人。顿时整个人都僵在那里,脸色阴暗了下来。

    那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看起来受伤很重,像是快要死了。

    即使宫漠雪被包的像个粽子,可是那张该死的脸,就算是化成灰伊媚儿也认得。

    她为什么在这里,还和泽在一起,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伊媚儿心里不由问着,眼睛里一抹阴狠的戾气划过。

    该死的女人,居然这么阴魂不散,真是可恶。

    伊媚儿深深吸了口气,脸色恢复了平静。慢慢松开蓝凌泽,一脸的泪水。

    “泽,这个人是谁啊,怎么会和你在同一个病房啊?”伊媚儿故作不认识的样子,一脸担心的问道。

    听到这话,蓝凌泽眉头不由皱了下,头不由扭过去,看向隔壁病床的宫漠雪,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个,她是-----”

    “这是你的朋友吧。”伊媚儿赶紧开口道,一脸的无辜和不解。

    “对,是我的一个朋友。”蓝凌泽顺着她的话说,毕竟现在宫漠雪身份特殊。

    “哦这样啊,她看起来伤的好严重啊。”伊媚儿关心的看过去。

    “恩,是啊,和我一起受伤的。”

    听到蓝凌泽的话,伊媚儿一愣,和泽一起受伤,怎么会,难道泽是因为这个女人受伤的吗?

    该死,该死的女人,居然害的泽受伤,可恶,伊媚儿心底恨死宫漠雪了。

    “泽,你不可以在受伤,我会担心,会害怕的,你千万不可以有事,我不要失去你。”伊媚儿说着,紧紧握着蓝凌泽的手。

    那一脸泪水,让人不由怜惜。

    “我没事,这不是好好的吗。”蓝凌泽声音冷淡,带着几分疏离,从她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

    “泽,我们结婚吧,我害怕,害怕自己会失去你,我不能没有你。”伊媚儿扑进蓝凌泽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

    这个男人是自己的,谁也别想抢走,谁都不可以。

    伊媚儿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抱着的人,身体猛的一僵硬。

    蓝凌泽没有想到媚儿竟然会说结婚,虽然自己和她交往了四年,结婚是迟早的事,可那时在这个女人完全没了消息之后。

    谁会想到她竟然在五年后又出现了,而且还带着自己的儿子。

    想起地下室,她为自己流泪,为自己担心,还有小小那焦急的眼神--------

    蓝凌泽的心真的很乱,他该怎么跟媚儿说,又该怎么跟雪交代,到底该怎么办?

    蓝凌泽想着不由眉头皱紧,手摸向头。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安南看着一脸凝重的蓝凌泽,赶紧关心询问:“来人,快去叫冷少爷,快。”

    看得伊媚儿心里一愣:“泽,你哪里不舒服啊,怎么了?”

    隔壁房间的冷泽野几步奔了过来,看到伊媚儿微微一愣,没有多想赶紧诊治蓝凌泽。

    看着冲自己使眼色的蓝凌泽,冷泽野马上明白过来。

    “泽你刚刚醒过来,受不了太多的刺激和说话,赶紧躺下休息,需要安静,静养。”冷泽野故意拉长声音说着。

    安南会意:“快,大家赶紧出去,保持安静,少爷需要安静。”

    伊媚儿好不容易来了,自然不肯出去,更何况房间里还有一个宫漠雪:“南叔,我想留下来照顾泽”

    “伊小姐,请让少爷安静下吧,这样对他的恢复有帮助。”安南做了个请的动作。

    伊媚儿即使在不甘心,也不好留下,不舍的看向病床上的人,不甘心的走了出去。

    “泽,你要好好休息,我就在门口外,有什么事情叫我。”

    屋子里,冷泽野看着紧皱着眉头的人,不由嘴角扬起:“这没想到,堂堂的蓝大总裁也有应付不了的时候。”

    蓝凌泽深深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蓝凌泽看着旁边病床上的宫漠雪,在想到门口的伊媚儿,心情更是烦闷。

    媚儿对自己一直都很好,本来计划不久以后就要结婚了,毕竟对他来说,若是不能娶自己所爱,娶谁都是一样。

    可这个女人居然带着儿子出现了,让蓝凌泽措手不及,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已经对不起一个女人了,不要再对不起另一个女人。”冷泽野淡淡说道。

    伊媚儿是冷泽野的表妹,在冷泽野的心里不过是个聪明可爱的小女人,一直深爱着蓝凌泽。

    可是冷泽野乃至所有人根本就不了解真正的伊媚儿,只能说伊媚儿的演技太好了,骗过了所有人。

    听到这话,本来皱着眉头的蓝凌泽,这下皱的更紧了。

    一边是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和儿子,一边是陪自己走过四年即将谈婚论嫁的女朋友,哎----

    冷泽野看向重伤的宫漠雪,眼角一抹心疼划过,真是个可怜的女人。

    第二天一大早,蓝凌泽就起来了。

    他中弹,胳膊折了,并不妨碍脚步。  看着还在安静熟睡的宫漠雪,蓝凌泽轻轻推开了房门。当看到门口的人时,蓝凌泽抬起的脚步愣在了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