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你是为我流泪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啊——绝——绝救我——”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大家纷纷望向二楼。

    月姬此刻双手抓着喉咙,一脸的狰狞,痛苦无比的看向景轩绝。

    自己不过是吃了几个葡萄,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怎么了?怎么回事?”景轩绝一脸冰冷,赶紧伸手抱住月姬。

    月姬说不出一句话,眼睛里满是不甘心,不舍得,手不由指向那盘葡萄,眨眼功夫,月姬七窍流血断了气。

    “月姬,月姬——”景轩绝脸色更是难看无比,怎么也没想到月姬眨眼间就死在了自己的怀里。

    虽然他对月姬没感情,可毕竟她跟了自己那么久,而且她就死在自己眼前,这是景轩绝最不能容忍的。

    景轩绝冰冷的眸子微微凝滞,看向她临死前指着的那盘葡萄。

    “是谁,到底是谁?”

    居然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下毒,真是找死。

    景轩绝冰冷的眸子满是杀意,扫视了一眼四周,那个废物一直被踢打着,根本没有动手的机会;这个女人一直昏迷,刚刚醒过来,伤的那么重更不可能是她;景轩绝想着眼睛不由落在了宫小小的身上。

    这个小鬼,被捆着,也没有动手的机会啊。

    只是那张小脸上嘴角的那一抹得意,如此的扎眼,刚好被景轩绝收入眼底。

    “是你。”景轩绝冰冷的声音传来。

    不是疑问,是肯定的语气,透着危险的气息袭来。

    宫小小猛的一愣,看向对面二楼的人,他怎么会知道是自己,难道他发现了蛊虫?

    “果然是你。”景轩绝看着小小的表情,更加的肯定。

    “说,你是怎么下毒的?”

    这个小混蛋居然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下毒,害死自己的手下。

    景轩绝想着抱紧月姬的手不由紧了下,虽然自己不爱她,她不过是自己发泄的工具,可是她对自己是绝对的忠心,没有半点私心。

    宫小小被这吼声吓了一跳,小身体不由往后蹭了两下。

    宫漠雪看着景轩绝那阴冷的眸子,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在看看他怀里的月姬,这个症状。

    宫漠雪顿时明白过来,是小小的蛊虫。

    “敢做不敢承认吗?”景轩绝眉梢微微一跳,一脸的杀意。

    顿时怔住了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是,毒是我下的。”稚嫩的声音离没有一丝的惊恐,更多的是坚定。

    蓝凌泽不由一愣,怎么可能,这个小鬼明明被绑着,怎么会去二楼下毒。很是不解的看向小小,更多是担忧。

    “你怎么下的毒?”景轩绝冷冷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宫小小反驳。

    不要以为所有人怕你,我不怕你。宫小小明亮的大眼睛死死瞪过来,多了一丝不服。

    景轩绝嘴角微微抽动,眼底满是冲天的戾气。

    宫漠雪的心紧紧的揪着,死亡的气息传来,景轩绝最是阴晴不定,生怕他会对自己的儿子不利。

    “好小子,找死。”声音刚落,景轩绝的手里多了一把黑色的手枪。

    毫不犹豫,一脸杀意,对准小小的脑袋扣动枪门。

    宫漠雪一见,猛然大惊。

    此刻的宫漠雪完全顾不上疼痛站起来,用尽全力,咬牙起身冲过来一把将小小抱在怀里。

    看着金色的子弹,飞速的袭击而来,蓝凌泽眉头皱紧,想都没想的奔过来,一把紧紧的抱着宫漠雪,挡在了她的身前。

    “啪!”的一声,蓝凌泽只觉后背一道闪电般的速度袭击而来,剧痛无比。

    这一刻,时间停止了,世界停止了,安静的可怕。

    宫漠雪抱着小小,蓝凌泽抱着宫漠雪。

    宫漠雪回过神来,感觉到身后人的下坠,赶紧转过身一把扶住他。

    “喂,你怎么样,怎么样?”

    “轰!”的一声,外面的门被炸开了,洛子宇,八门玄,安南为首的十几个人举着冲锋枪冲进来。

    看到的却是蓝凌泽中弹,被宫漠雪抱着的这一幕。

    何其悲惨,痛苦,震惊。

    “少爷。”安南。

    “老大。”洛子宇和八门玄,虽然八门玄没有出声,心里却大喊着。

    “泽。”类。

    屋子里的两个人一见,赶紧拿起枪要反击。

    “啪啪啪——”枪还没举起,人已经倒地了。

    在看向二楼的景轩绝,早就没了踪影,连月姬的尸体都没有了。

    “喂,你怎么样?”宫漠雪大喊着,眼睛里满是水雾。

    她没想到,蓝凌泽居然关键时刻挺身护住自己,为自己挡下了那致命的一枪。

    将宫漠雪脸色的担心看在眼里,看着她眼底细碎的泪光,蓝凌泽冰冷的心突然一暖:“你是为我流泪吗?”

    蓝凌泽轻声说道,伸手要去摸她的脸。

    “别说话,赶紧去医院。”宫漠雪担心无比。

    宫小小凑过来,一脸的自责:“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害你受伤了。”

    看的蓝凌泽更是欣慰,想不到这个小鬼竟然这么担心自己:“没事,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看着你和你妈咪出事的。”

    蓝凌泽说着看向那小脸上的泪水,欣慰的闭上了眼睛。

    他太累了,太痛了,想要睡觉。

    “泽,泽——”

    “少爷,少爷——”

    “喂,你醒醒,醒醒——”宫小小大声喊着,更是内疚。

    “蓝凌泽你不能死,不能有事。”宫漠雪眼底的泪瞬间倾泻而出。

    “快,快送医院。”类说着,一把架起蓝凌泽,和安南焦急的朝门口走去。

    看着走远的人,宫漠雪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这已经是她身体的极限了,刚才是拼死救小小,现在大家安全了,她只觉眼前一黑,顿时没了知觉。

    一旁的八门玄看着昏倒的宫漠雪,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

    “妈咪,你怎么样,妈咪——”宫小小担心的看过来。

    “老大,老大,你撑住——”看着浑身被鲜血然后的人,洛子宇死死的握着拳头。

    三个人赶紧将宫漠雪也送去了医院。

    ——三天后——蓝凌泽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自己救了那个女人和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