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小鬼,你在敢说一句试试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们笑吧,尽管笑吧,一会有你们哭的时候。”宫小小狠狠的瞪着二楼的人,眼角一抹杀意划过。

    黑色的小蛊虫顺着小小的裤兜爬出来,小拇指的指甲般大小,微微探出头看了一圈。速度快如闪电,朝二楼的甜品爬去。

    蓝凌泽被几个人围殴着,狠狠的拳打脚踢着,强忍着疼痛,不让自己叫出声。

    约莫二十分钟,景轩绝看着地上来回翻滚的人,嘴角满是冰冷。手一挥,所有人停住踢打,退到一边。

    地上的蓝凌泽痛的要死,连着吐了好几口鲜血,丝毫动弹不得。

    看的二楼的景轩绝,眼睛里多了一抹冷意,居高临下的看向地上的蓝凌泽:“想不到你还挺能忍啊。”

    蓝凌泽没有回答,动都不动一下。

    “喂,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宫小小不由大喊着,小脸上满是担忧。

    毕竟,他是为了救自己才会被打的。

    景轩绝听到这声音,头不由稍稍扭了过去,看着那张和地上的男人一模一样的脸,脸色更是阴暗的不行。

    “果然是他儿子,真么像啊。”

    “绝,这个贱人的野种,我把他丢去喂鲨鱼吧。”玥姬提议。

    玥姬本来就恨宫漠雪恨的要死,现在这个小鬼也跑来凑热闹,她绝对不可以放过他。

    景轩绝眉梢微微一挑:“只要你喜欢。”

    声音刚落,红衣女人嗖的一下子从二楼跳到宫小小面前,动作利落。

    看着那张讨厌的妖媚脸,宫小小一脸的谨慎:“臭女人,滚开。”

    “哎呀,臭小子还挺嘴硬,居然敢骂姑奶奶,看我不把你丢了喂鲨鱼。”玥姬愤恨说道。

    “哼,可怜的女人,只会用身体勾引男人低贱女人。”宫小小一脸鄙视。

    玥姬被宫小小气的鼻子都歪了,想不到这个小鬼头居然敢这样羞辱自己,而且还是当着绝的面。

    “啪!”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宫小小的脸上,顿时五个通红的手指印出现在那白皙的小脸上。

    “瞪,还敢瞪我,啪啪----”玥姬左右开弓,狠狠的扇了宫小小五个耳光。

    顿时宫小小脸颊火辣辣的疼痛袭来,红肿的不行,宫小小愤恨的怒瞪向玥姬,小脸冷漠决绝。

    “小鬼,你在敢说一句试试。”玥姬一脸杀意。

    “可怜的女人。”宫小小狠狠的咬着几个字,一脸的倔强。

    看的景轩绝一愣,这个小鬼倔强的眼神,如此的熟悉,让他那颗冰冷的心稍稍颤了下。

    没有想到小鬼这么嘴硬,玥姬顿时一身的杀意,举起手就要挥过去。

    “够了。”身后一声冰冷的命令口气,玥姬伸出的手停在空中。

    她没想到绝竟然让自己住手,玥姬更是气愤:“绝,这个小鬼骂我。”

    “不要在让我说第三遍。”景轩绝声音凌冽,透着狠辣的戾气,听的人不寒而栗。

    玥姬不敢在说一句话,狠狠的瞪着小小,满是不服气,乖乖收回了手。

    宫小小同样狠狠的瞪着玥姬,哼该死的女人,你打我的,待会我一定一百倍的还给我。

    此仇不报,誓不罢休。

    妈咪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烦人,人若犯我,我必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刺客那如小拇指指甲大小的黑蛊虫,正以闪电般的速度朝二楼的墙上爬去。

    没有人注意到这微不足道的小东西,景轩绝正一脸杀意的看向地上不动弹的人,根本没有察觉到身旁的东西。

    小蛊虫爬上桌子朝葡萄上扑去,拼命的允吸着甜美的葡萄汁,很是享受。

    宫小小嘴角一抹得意划过,冲着眼前的玥姬更是投去不屑的眼神。

    “哼,死小鬼,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玥姬说着起身朝二楼走去。

    “你也不过是个孬种罢了。”景轩绝冰冷的声音传来,冷冽的眼神仿佛要刺穿地上的人一般。

    宫小小眉头微微皱了下,看着丝毫不动弹的人,心里竟莫名的担心。

    “喂,你,你死了没?”宫小小开口问。

    那几个人居然下这么重的手,真是混蛋。

    听到这焦急的声音,浑身疼痛的要昏过去的蓝凌泽薄入蝉翼的睫毛,微微动了下。

    这个小鬼是在关心自己吗,他在担心自己?

    蓝凌泽想着到里一股温暖划过,食指微微动了下,慢慢睁开眼睛。

    一向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他,居然会败在几个混蛋手里,蓝凌泽自然不甘心,真是不甘心。

    只是自己的女人和儿子,都等着自己去救呢,千万不能输,绝对不可以。

    起来,蓝凌泽你给我起来。

    蓝凌泽在心里不断的强逼着自己要振作,可是他伤的太重了,微微动了下胳膊,疼的浑身的血液都僵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断了?

    蓝凌泽眉头微微皱紧,慢慢移动了一下身体。

    该死的,今日之辱,蓝凌泽发誓他日一定一百倍的还给景轩绝。

    “你也不过如此,我真是高估你了。”景轩绝不屑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他以为能让雪背叛他的男人,肯定是比他还要强的,还要好。如今一见,真是大跌失镜,如果比他强就废了他,如果不如他,那就杀了他。

    **裸的的羞辱,蓝凌泽不由握紧拳头,一脸的冷意,强忍着疼痛用尽全部戾气让自己站起来。

    “行了,别逞强了,只要你从老子的裤裆下钻过去,老子就不敢你计较刚才的事情了。”打手a一脸不屑的讽刺道。

    “就是,赶紧给老大赔礼道歉,说不定还放你一条生路。”b附和着,狠狠的一脚将刚要起来的蓝凌泽又踢到在地。

    “啊!”蓝凌泽闷哼一声,狠狠的咬着嘴唇。

    他必须要起来,一定要起来,自己的女人和儿子都等着他呢。

    蓝凌泽抬头看向小小,看着那焦急担心的小脸,让他安心了许多。

    蓝凌泽强挤出一丝安慰的笑容,瞬间眉头皱在了一起。两只手用尽全力撑着地,死死的,费力的想要站起来。

    突然,一只大脚踩在了蓝凌泽的手上。

    “啊!”蓝凌泽闷哼一声,痛的脸色惨白。  那高级的意大利进口牛皮鞋,不用看也知道,是景轩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