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我一定要活下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景轩绝冰冷的嘴角勾起一抹嗜血,手里的烙铁毫不犹豫的朝宫漠雪的肩膀处按去。

    “啊!”一声痛苦的哀嚎,响彻整个地下室。

    “次拉兹拉——”一股人肉被烧焦的味道,扑鼻而来。

    闻到这个气味,景轩绝嗜血的黑瞳散发着幽光,冰冷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宫漠雪忍受不了这个疼痛,生生昏了过去。

    看着地上昏死过去的人,景轩绝心情一片大好,看着那红呼呼烧焦的烙铁印,眸底一抹满意划过。

    “你是我的,永远的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景轩绝狠狠的说道。

    ……

    蓝家别墅。

    蓝凌泽刚刚入睡,只听耳边一声惨叫,如此的痛苦,凄惨,噌的一下子醒了过来。

    蓝凌泽看一眼房间四周,原来是梦。

    只是刚才的那个声音,是她的吗,真的是她吗?

    那么痛苦,那么惨烈,蓝凌泽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莫名的心痛划过。

    “宫漠雪,你到底在哪里?”蓝凌泽自言自语道。

    “妈咪——”隔壁的房间,传来宫小小的大喊声。

    蓝凌泽来不及多想,赶紧下床直奔隔壁房间。

    看着床上的宫小小一脸的惊吓,脸上还挂着泪珠,蓝凌泽本能的跑过去,一把将宫小小抱在怀里。

    “别怕,有我在,别怕。”蓝凌泽轻声安慰着。

    “我,我刚刚梦到妈咪叫我,很痛苦的样子。”宫小小抽噎的说着,小手紧紧的抱着蓝凌泽。

    “乖,小小不过是做梦了,梦都是相反的,你妈咪不会有事的。”蓝凌泽关心的说着,心里却很是担心。

    如果光自己梦到,肯定说明不了什么,可是小小竟然也梦到了。俗话说母子连心啊,难道那个女人真的出了意外?

    蓝凌泽皱紧的眉头,更是拧成了一团。

    雪,你到底在哪里,我该去哪里找你。你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可以,为了小小,也为了我。

    蓝凌泽心里暗自说着,紧紧的抱着小小。

    “妈咪,我要妈咪——”怀里的宫小小大喊着,小脸上满是泪水,让人看得心疼。

    “好,我们明天就去找你妈咪,相信我。小小听话,好好睡觉,明天就能看到你妈咪了。”蓝凌泽安慰道。

    “真的吗,我明天真的可以见到妈咪了吗?”宫小小的脸上满是幼稚,天真,清澈的眸子仿佛是天空中璀璨的群星,此刻满是泪水,更是让人怜爱。

    “相信我,闭上眼睛吧。”蓝凌泽拍着小小的后背,一脸的慈爱。

    现在的蓝凌泽不过是一个哄着儿子入睡的父亲,跟白天的冷漠犀利,判若两人。

    感受着蓝凌泽温暖的怀抱,宫小小紧紧的抱着身边的人,小脑袋靠在他的怀里。

    宫小小只觉得很安心,好踏实,好温暖,从未有过的感觉。仿佛抱着这个人,自己什么都不用去想,有他为自己挡住一切。

    难道这就是有爹地的感觉吗?

    “乖,赶紧睡吧,有我在,别怕。”蓝凌泽声音很轻,很柔。

    宫小小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蓝凌泽不在说话,感受着怀里小小的温度,眸子里满是宠爱。

    抱着这个小鬼,蓝凌泽心里一股莫名的温暖划过,很是满足。

    看着此刻宫小小小脸上的泪滴,蓝凌泽更是心疼无比,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找到宫漠雪。

    许久,听着怀里的均匀呼吸,蓝凌泽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这个小鬼,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会这么安静吧。如果是白天,别说是抱着他,碰都不让自己碰一下。

    蓝凌泽轻轻的将小小放在床上,帮他盖好被子,退出了房间。

    关上门的那一刻,蓝凌泽脸色又恢复了以往的冰冷。

    蓝凌泽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类,帮我查个人。”

    ……

    这边,冰冷潮湿的地下室里,宫漠雪晕迷在发霉的地下室,死了一般,动都不动。

    “啪嗒啪嗒——”水滴声自耳边传来,墙角的水滴刚好滴在宫漠雪的脸上。

    宫漠雪浑身痛的不行,第一次感觉自己距离死亡那么近,现在的她不过是只有一口气的行尸走肉而已。

    “啪嗒——”一滴冰冷的水滴再次滴下来。

    宫漠雪感受着脸上的疼痛,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是那么的困难。

    宫漠雪用力的试了几下,眉头皱紧,仍然没有睁开眼睛。

    她伤的太重了,鞭伤,刀伤,浑身血肉模糊,在加上景轩绝的烙铁,三天没有吃过一口东西,喝过一口水——

    又一滴水滴在了宫漠雪的嘴唇上,宫漠雪费力的将干涸的有些裂口的嘴唇微微张开,舌头轻轻贴着唇间的潮湿。

    感受着那冰凉的水滴,宫漠雪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活着。

    “我不能死,绝对不能死,我还有小小,小小一定在担心我,我绝对不能就这样死了。”宫漠雪心里想着,试图让自己动一下。

    宫漠雪浑身都被扯的疼的要死,几次拼命的尝试,宫漠雪本就虚弱无比的身体,里外都是伤,根本没法动弹。

    “我一定要活下去。”宫漠雪从未有过的坚定。

    她干脆不再动,偶尔的水滴落下,宫漠雪干涸的嘴唇微微张开,舔着潮湿的水滴,让自己不要睡过去。

    宫漠雪怕自己睡过去,就真的醒不来了,在也看不到小小了,她绝对不能睡,坚决不能。

    宫漠雪努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潮湿的地上,让本来受伤的宫漠雪,身体更是难受的不行。

    忍,只能忍,她知道此刻除了忍,其他的一切都是徒劳。

    ……

    第二天,阳光明媚,温柔的太阳透过纱窗射进来,如此的温馨,惬意。

    蓝家。

    宫小小一大早就醒了,一副全部武装的样子,朝楼下走去。

    “我要的枪呢。”宫小小看向沙发上的人,问道。看着小小那冷漠的样子,蓝凌泽眉梢微微跳动,果然这个小东西,翻脸不认人,又不是昨晚那个做噩梦,不知所措的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