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你居然敢袒护那个男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恩,那就好,明早之前给我。”宫小小冷冷的说着。

    他才不会给蓝凌泽好脸色,眼前的这个人可是不要他和妈咪的混蛋。

    “小少爷,吃饭了。”餐厅传来刘妈的声音。

    “恩,马上来了。”宫小着,一脸的兴奋朝饭桌跑去。

    看得蓝凌泽摇头苦笑,这个小东西似乎对自己很有敌意,看来要让他接受自己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不过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以前一向最是讨厌孩子的蓝凌泽,此刻竟然有些喜欢这个小鬼了。

    看着宫小小狼吞虎咽的吃着,蓝凌泽嘴角扬起。

    本来吃的正香的小小,突然停住了筷子,眼睛冲红,小眉头紧紧的皱着,看得所有人一愣。

    “怎么了?”蓝凌泽。

    “怎么了,小小?”洛子宇关心的问道。

    “我在想妈咪,我在吃饭,不知道她有没有在吃饭。”宫小小声音里满是担心,多了一丝伤心。

    声音落下,所有人停住了,一脸的沉重。

    八门玄皱紧眉头,很是自责,都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她,让小小这么伤心。

    “小小,你妈咪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你现在就得多吃,多喝,照顾好自己,有了力气才能救你妈咪啊。”洛子宇关心的安慰着。

    想起那片狼藉,那声轰炸,洛子宇心里也没底。

    那么威力的炸弹,要吗老大是真的去了,要吗就是被杀手劫走了,洛子宇更希望是后者。

    “是啊,小鬼,你只有照顾好自己,对你妈咪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蓝凌泽说着,桌子下的手却紧紧的握着拳头。

    自己明明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放了追踪器,可是从那一晚之后,竟然完全没有了信号,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能炸毁那个坚如钢铁的房子,将全球最新发明的抗各种干扰信号的追踪器屏蔽的一点信号都没有,足见对方的实力相当了得。

    蓝凌泽虽然面上不显,可心底早就乱成麻,担心无比,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

    八门玄冲小小重重的点了下头,无声的安慰。

    看着对面的人,宫小小皱紧的小眉头微微舒展:“对,南宫叔叔说了,我要变强才能照顾好妈咪,所以我要多吃饭,快快长大。”

    说着,宫小小往嘴里狠狠的扒了一大口饭,吃了起来。

    看得蓝凌泽很是心疼,更多了一丝不甘,想不到一向目中无人,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小鬼,竟然对那个男人这么言听计从。

    ***********

    漆黑的夜色,笼罩着大地,压抑无比。

    某个高楼的地下室内。

    “啪嗒啪嗒---”的水滴响起,让原本安静的房间更是安静的可怕。

    墙角的角落里,浑身上下被血色染红了的人,静静的躺在那里,晕迷不醒。此刻的宫漠雪浑身血肉模糊,根本看不出是人,还是一具尸体。

    一个黑色的身影走进来,看着墙角处的人,景轩绝一脸的冰冷,危险。

    景轩绝看着浑身血肉模糊的人,眼睛微微跳动,冰冷的空气更是冷冽刺骨。

    还在昏迷中的宫漠雪,只觉一阵强烈的杀意袭来,那颗倔强的心稍稍挑动了下。

    如此的熟悉,危险的气息,让她不寒而栗,顿时清醒过来。

    宫漠雪微微抬起头,看过来。

    景轩绝蹲下了身体,刚好看到那张伤痕累累的脸。

    宫漠雪没有说话,身体顿时冰冻一片,心底惧怕的不行。

    这就是她的主人,一个冷酷嗜血,狠厉果决,杀人如麻的地狱魔鬼,让宫宫漠雪遍体生寒。

    景轩绝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看着那倔强的眸子,冰冷的心微微抖了下,脸上却毫无表情。

    “为什么要背叛我?”

    声音冰冷至极,带着死亡的气息,冻住整个地下室。

    宫漠雪倔强的看着他,没有回答,想要别开头。

    “看着我。”景轩绝冷哼一声,粗鲁的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直视着自己。

    “告诉我,为什么?”

    如同鹰隼般的黑瞳,冷冽犀利,带着凛然的杀意和怒意,透着死亡,让宫漠雪不寒而栗。

    宫漠雪只觉得下巴疼的要死,想要逃离那只魔爪却扯动了浑身的肌肉,顿时撕裂的疼痛袭来。

    景轩绝将这一切看在眼里,邪魅冷冽的俊彦不带一丝温度,冷冷看向眼前这张熟悉的脸。

    “说!”景轩绝大吼一声,极力忍者气愤,压抑。

    “对不起。”宫漠雪强挤出三个字。

    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跟别人道歉,而且还是跟她的主人。

    听到这话,景轩绝阴冷的脸微微眯起,嘴角更是凛冽寒意:“我不要你的道歉,我只想知道答案。说,到底是哪个男人,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景轩绝声音狠厉,杀意冲天,不容忤逆。

    他一直把宫漠雪当作自己的人,景轩绝还没碰过宫漠雪,她却给了别的男人。

    这口气,景轩绝实在咽不下。

    “不,不要----”宫漠雪一脸的惊慌。

    景轩绝幽冷的黑瞳,一片嗜血寒意,眼睛里更是阴暗:“你居然敢袒护那个男人?”

    眼睛里满是杀意,恨得不行,眼角一抹精光。

    宫漠雪意识到了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闭上了嘴巴,不敢在说一个字。

    景轩绝一把推开她,走了出去。

    宫漠雪耳钉被甩了下来,滚到了不远处。

    宫漠雪缓缓呼了口气,紧绷的心刚要放下,熟悉的可怕脚步声却又回来了。

    景轩绝手里拿着一个烙铁,烧的通红的烙铁头,如此的刺眼,恐怖。

    看得宫漠雪脸色难看无比,凤眸一抹震惊划过,宫漠雪强忍着身体,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走进那张曾经自己喜欢,现在让自己讨厌至极的脸,景轩绝一把将宫漠雪扯过来。

    “你是我的人,永远都是。”

    景轩绝一把将宫漠雪的衣服扯了下来,本来破烂不堪的衣服顿时被撕碎,宫漠雪整个肩膀露在了外面,白皙的肌肤早就成了血色,伤口狰狞,惨不忍睹。

    景轩绝阴冷的脸色不带一丝温度,鹰隼般的眸子一片嗜血的精光。  宫漠雪脸色绷紧,本能的身体想要往后退,可遍体鳞伤的她哪里是景轩绝的对手,整个人生生被他钳制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