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你是全天下最可怜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鞭子,是你勾引琼斯,那个该死的混蛋,居然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你到底有什么好的。”

    “啪!”第三鞭子。

    “该死的贱女人,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围着你转,眼里只有你,凭什么,凭什么,我哪里比不上你。”

    月姬疯狂的吼着,手里的鞭子狠狠挥着,一脸的狠绝。

    宫漠雪的身上都是血色,浑身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痛的额头上大滴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夹杂着血丝,顺着宫漠雪的鬓角流下,强烈的血腥味,让宫漠雪清醒不少。

    “可怜。”宫漠雪冷哼一声。

    “你说什么?”月姬没有听清楚。

    没想到这样折磨,她还能说话。

    “我说你可怜。”宫漠雪慢慢抬起头,嘴角满是冰冷。

    听到这话,月姬更是气愤:“宫漠雪你才可怜,你最可怜。”

    “你是全天下最可怜的人。”宫漠雪的话狠狠的刺激了月姬。

    是啊,从小都是孤儿,大家一起长大,训练,琼斯一直围着宫漠雪转,竟然舍命相救,连主人的眼里都只有这个该死的女人。

    自己到底哪里不如她,她有什么好的,凭什么所有男人都围着她,凭什么?

    “找死。”月姬将所有的怨恨,气愤统统洒在辫子上,朝宫漠雪挥去。

    较之前更用力,更狠。

    宫漠雪终究没有挺住,生生疼的晕了过去。

    看着昏过去的宫漠雪,月姬嘴角满是冷意,哒哒的高跟鞋走了过去。

    一把揪起宫漠雪的头,看着满脸伤痕,浑身血肉不堪的人,月姬一脸的得意。

    “哼,这两下就晕过去了,这可不像你,你不是很能打,很能忍吗,怎么这点就受不了了。”

    月姬揪起宫漠雪的头,狠狠的朝墙角撞去。

    “铛铛——”

    钻心的刺痛,让宫漠雪有了知觉,一脸的宁死不屈,愤恨的怒瞪向一旁的月姬。

    这个帐我记住了,我一定会一万倍的还给你,宫漠雪在心里狠狠发誓。

    “瞪什么瞪,不服就来啊,现在你是我的羊。”月姬说着,狠狠的扯着她的头发,朝墙壁撞去。

    “铛铛——”

    宫漠雪额头顿时一片血色,却忍着。

    看到宫漠雪这般痛苦,疼痛,月姬阴冷的笑声回荡在整个房间里。

    二十六楼的某个房间,透过监视画面,看到的这血腥的画面,冰冷的脸没有一丝表情。

    景轩绝阴冷的眸子,看着宫漠雪那宁死不屈的眼神,嘴角微微抽动了下。

    这样的眼神,何其的熟悉,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种眼神了。

    还记得那个五岁的小女孩,第一天被领进来,饿了三天,晕倒在地,却没有求饶,冷漠如冰,倔强无比。

    经受着那些魔鬼的训练,非人的折磨,她依然是这样冷漠的眼神,冰冷刺骨,却透着一股不服的隐忍。

    这个眼神,让人怜惜,让人心疼,让人欣赏,甚至多了一丝敬佩。

    景轩绝眉宇微微皱了下,脸色阴暗的不行。

    该死的女人,居然背叛自己,躲了五年,为什么要出现,最可恶的是她竟然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该死。”景轩绝狠狠的握着拳头,咯咯直响。

    哒哒的高跟鞋走了过来,月姬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

    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人,月姬眼角一抹得意,身体贴了过来。

    低领的v字形吊带裙,两座高挺的山峰被挤得都要出来了,随着呼吸,一张一弛的微微抖动,诱惑至极。

    月姬伸手就去勾住了景轩绝的脖子,一脸的撒娇样子。

    “绝,我表现的怎么样?”

    “不错。”景轩绝冷冷说着,没有推开身上的粘着的人,任由她挑逗着自己。

    听到这话,月姬更是兴奋,手慢慢伸向睡袍的里面。

    死女人,绝最是渴求完美,就算他在怎么喜欢你,可是现在他知道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还弄出个小的来,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绝是我的,哈哈,你永远都跟我抢不去了。

    月姬眼角满是精光,手慢慢由胸膛向下,指甲轻轻的划过的地方寸寸热潮。

    景轩绝不的不承认,月姬挑逗人的手段确实高明,只一个轻轻动作,竟然让他有了反应。

    没一会整个房间都回荡着男人的粗重喘息,女人的低哼,空气都变得暧昧。

    ……

    蓝家的别墅里。

    宫小小正窝在沙发上,一脸的严肃,很是安静。

    蓝凌泽看得很是好奇,这个小东西,什么时候这么安静过,他在想什么?

    “你在想什么?”蓝凌泽问。

    宫小小微微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对面的人,面无表情:“别吵,我在思考。”

    听到这话,蓝凌泽很是无语,这个小东西,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故作老城。

    “小东西,想什么呢,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蓝凌泽再次问道。

    听到这话,宫小小才懒懒的转过头:“我在想我妈咪。”

    话音刚落,蓝凌泽端着咖啡的手微微一愣,随即恢复了平静。

    “我已经派了所有人去找,相信很快就有消息的。”

    蓝凌泽何尝不担心宫漠雪,只是那个女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查不到任何的线索。

    “我想要枪,你可以提供吗?”宫小小问。

    宫小小才没指望他能找到妈咪呢,杀手盟岂是你这鼠辈能找到的。宫小小自然不会想到,眼前这个事实上是他爹地的混蛋,实力到底有多强,很快就验证了一切。

    “玩这个可不好?”虽然知道他的用意,不过这么小就玩枪蓝凌泽自然不赞成。

    “不行就算了,我找南宫叔叔要。”宫小小一脸不悦。

    听到这话,蓝凌泽脸色微微一暗,很是不悦:“不就几把枪吗,用不着麻烦别人,我给你。”

    他自然知道小小口中的男人,就是那个在维也纳遇到的人,被那个女人承认是自己的男人的人。蓝凌泽可是看那个男人很不爽,现在儿子就在自己的眼前,怎么会在给他机会跟那个男人联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