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解开魅族诅咒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痴的女人,一坨坨就是便便。”宫小小冷冷回答。

    “什么?”伊媚儿气愤的要死,眼睛恨不得要杀了他一般。

    “你确定还要吃这恶心的东西吗?”宫小小不由看向蓝凌泽。

    这个小滑头,居然把这么滚烫的山芋丢给自己,真是够黑暗的。

    可是都被他说的这么恶心了,蓝凌泽哪里还吃得下,更何况他本来也不喜欢喝乌鸡汤。

    “我今天胃不太舒服,不想喝汤。”

    听到这话,伊媚儿更是来气,死死的很这对面的人。

    这个混蛋小鬼,居然把自己精心为泽准备的乌鸡汤说的这么不堪,可恶。

    “小东西,你怎么连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啊,知道什么叫尊重吗?”伊媚儿气的咬牙切齿道,

    “真是不好意思,我忘了乌鸡的最大特点了,就是不会察言观色。非要热恋贴主人冷屁股,这么不识相的鸡,所以最后才会落得成了别人碗里的食物。”宫小小一脸无辜道。

    这个小鬼头脑可不是一般的灵光,真是阴险。

    蓝凌泽度不由有些欣赏这个小鬼了,损人的本事一看就是跟那个女人学的。蓝凌泽眼角却划过一丝好笑,有趣,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你太过分了。”伊媚儿生气的说着,转身就走。

    该死的小鬼,居然敢把自己比喻成不识相的乌鸡,真是个小混蛋,果然是那个女人生的,一对混蛋。

    这个臭小子居然害的自己在泽面前出丑,真是混账。姑奶奶我早晚要报仇的,你就等着,伊媚儿在心底发誓。

    看着伊媚儿摔门而去,宫小小起身一把将那个汤拿了过来,毫不客气的喝了起来。

    看得蓝凌泽一愣:“小鬼,你刚才把这个汤说的这么恶心,怎么现在自己喝起来了?”

    “既然你已经请我吃大餐了,这么恶心的东西,当然作为回报你的答谢了。”宫小小一脸的不在乎。

    听得蓝凌泽,下巴都掉了。

    这个小鬼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阴险,明明是他得了便宜,居然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耗子叔叔,快,快尝尝,这么难吃的东西,我们一起消灭吧。”宫小小递过来碗。

    “好,好,有难同当。”洛子宇说着,身手去拿保温桶,自己倒了一碗,又帮八门玄到了一碗。

    看得蓝凌泽,真是大开眼界。

    这三个人果然一个鼻孔出气,看着他们分脏物的同流合污样子,不由摇头苦笑。

    这个儿子以后他可要小心了,真是个难缠的角色。不过蓝凌泽心里却多了一丝欣赏,这才是他蓝凌泽的儿子。

    这边,阴冷的地下室。

    “啪嗒啪嗒————”的滴水声响起,一股恶心的霉臭味扑鼻而来,潮湿发霉的地面上,积起的水洼在月光下显得更加冰冷。

    墙角处,一个女人蜷缩在那里,浑身痛的要死,半昏迷的状态,这个人正是宫漠雪。

    宫漠雪迷迷糊糊中,只觉眼前一片黑暗,阴冷,恐怖,从未有过的死亡感觉。

    “呜呜呜——————”一道凄惨,低沉的声音自远处传来。

    宫漠雪皱着眉头,一脸的谨慎,朝黑暗的里端走去。穿过黑暗,一道金色的光芒自一个洞口传来。

    看的宫漠雪一愣,那里是什么?

    黑漆漆的洞口里,宫漠雪走进去,一条金龙被胳膊粗的铁链五花大绑的捆着,满是痛苦的表情。

    宫漠雪震惊无比,狠狠的掐了一下胳膊:“啊,好痛。”不由大叫一声。

    原来是真的,真的啊,可是这里为什么会有条金龙,那神情,动作,如此的真实,不像是拍戏或者道具,到底怎么回事?

    “主人,主人,救我——————”

    宫漠雪不解中,只听一道低沉,凄惨的声音传来。

    宫漠雪一愣,抬头看着眼前正朝自己拼命的挣扎着,张开血盆大口。

    “你是在叫我主人吗?”

    “嗯,是,你就是我的主人。”金龙怒瞪的龙目即使被捆绑着,依然如此的威压,高傲。

    “这是怎么回事,你认错人了吧。”宫漠雪一脸不解。

    纳尼,她这是穿越了吗,还是做梦,自己怎么会是金龙的主人。

    “没错,你就是我的主人,你是那个可以解开魅族诅咒的人,只有你。”

    听的宫漠雪更是费解:“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魅族的拯救者,族长和整个族人都在等你,等你—————”说着那道金光在眼前消失。

    “喂,喂——————”宫漠雪想要问清楚,突然浑身被一记狠狠的力道袭来,痛的不行。

    宫漠雪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两只红色的高跟鞋,眉梢微微跳动了下。

    “宫漠雪你居然还没死,哼,这下栽在我的手里了,看我不整死你。”刺耳的声音传来,正是月姬。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月姬狠狠的说着,手里的鞭子朝宫漠雪挥去。

    “啊!”宫漠雪一声低吼,带着刺的鞭子打在身上,痛的不行,嘴角一丝血腥流出。

    若是平时,宫漠雪才不会如此沦为鱼肉。如今她两天没吃没喝,疯狂的鞭打,折磨,虐待,手脚被铁链捆绑着,丝毫动弹不得。

    “哈哈,很享受吧,那老娘就好好伺候你。”月姬狠狠的说着,用力的挥着鞭子,朝宫漠雪打去。

    如此的得意,爽快,解气。

    宫漠雪强忍着疼痛,眼睛死死的瞪着月姬,狠狠的扯着手上的锁链,凤眸里满是杀意。

    “哼,老天真是开眼了,居然让你落在我的手里,哈哈,以前你欺负我的种种,今天我一并还给你。我这个人,没有什么优点,不过就是记性好。”

    月姬说着狠狠的挥着手里的鞭子。

    “啪!”的一声,宫漠雪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痛的宫漠雪拼命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求饶。

    “这一鞭子,是你勾引绝,欠我的。”“啪!”第二鞭子,又挥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