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宫小小恶整伊媚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赶快吃吧。”宫小小冲着对面的洛子宇和八门玄说着,拿起了手里的刀叉。

    动作飞快,迅速,却很优雅,小嘴里塞满了食物,恨不得将所有的食物都吃到肚子里。

    看的蓝凌泽一愣:“慢点吃,你几辈子没吃过饭啊。”

    宫小小头都不抬,嘟着小嘴,含糊不清的说道:“妈咪说过,不花钱的饭最好吃了,所以能吃多少吃多少,吃了就是赚的。”

    刚刚一口红酒入口,听到这话,蓝凌泽猛地喷了出来。

    “咳咳--------”

    蓝凌泽真是无语了,这个小鬼居然能说出这样让人喷血的话。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教育儿子的,简直就是误导。

    看着被呛到的人,一旁的洛子宇和八门玄不以为然,这对母子的腹黑本事他们可是见识多了,这点小儿科算什么。

    宫小小没有理会,自顾吃着,确实需要好好补充一下能量。

    “你这小鬼。”蓝凌泽说着,竟然有些不知所言。

    “不用你管,我觉得这样很好。”宫小小不断的往嘴里塞着食物,任何事都不能跟美食比,不吃白不吃,最好吃穷这个混蛋。

    蓝凌泽顿时无语,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教教而已,他这小脑袋里竟是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这个女人到底会不会教育儿子,简直就是误人子弟。

    如果被别人知道,他蓝凌泽的儿子是这样一个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小鬼头,岂不是会被笑掉大牙。

    大家吃着,各怀心思。

    “叮铃叮铃--------”门铃声响起。

    蓝凌泽微微皱了下眉头,其他三人完全的无视,继续大快朵颐。

    刘妈去开门,看着到来的人,微微一愣。

    “我是来找泽的。”伊媚儿说着,自顾走了进来。

    “泽,你最近太辛苦了,我特意做了乌鸡汤,来给你补补。”伊媚儿提着手里的热煲走了进来。

    除了蓝凌泽,其他人头都不抬一下,女人对他们没什么诱惑。

    蓝凌泽听到这话,眉梢微微挑了下,眼睛下意识的看向宫小小。

    伊媚儿眼睛里满是蓝凌泽,完全没有注意到桌子旁边的人。

    “恩。”伊媚儿淡淡说着:“吃了吗?”

    “还没,我特意煲了汤过来,跟你一起吃。”伊媚儿回答。

    “刘妈,帮她那副碗筷。”

    伊媚儿走过来,这才意识到桌子旁边的人。扫视了一眼,最后眼睛落在了小小那里。

    “啊!”伊媚儿不由大叫一声。

    “怎么了?”蓝凌泽问。

    “哦,没,没事。”伊媚儿心虚的说着,看着对面的自顾吃着的小鬼,一脸的气愤。

    该死,这个小鬼怎么会在这里,那张和泽一样的脸就说明了一切,他就是泽的儿子,就是上次在维也纳的聚会上的那个小鬼头。

    真是冤家,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先是那个女人,又来了这个小鬼,这不是存心要跟自己抢泽吗?

    伊媚儿垂在身侧的手狠狠握着拳头,指甲多扎进肉里,丝毫不觉得疼痛。

    横,不管任何人,谁也别想抢走泽。

    宫小小察觉到一道不善意的杀意投来,微微抬头,刚好看到伊媚儿眼底的那末杀意。

    笨女人,最好别惹我,不然我让你死的很难看,宫小小不屑的丢了一个眼神过去,继续吃起来。。

    “泽,我亲手为你熬的乌鸡汤,你来尝尝。”伊媚儿打开保温桶。

    扑鼻的香气袭来,洛子宇不由抬起头,看了过来。

    一见伊媚儿那张脸,顿时低下了头。

    这个女人洛子宇可是见识过,煎饼果子两套的,人前委屈求全,一副楚楚可怜的小女人样子,背后则是泼妇一样的母老虎。

    “哎呀,怎么一阵臭哄哄的味道啊,好难闻啊。”宫小着,小手不由在鼻子前面煽动了几下,一脸的厌恶。

    蓝凌泽看着,嘴角微微扬起,这小子一看就是个鬼机灵,果然有趣。

    “小鬼,这可是我亲手熬的,多香啊,你闻闻。”伊媚儿故意将碗拿到小小的面前。

    “拿开,好臭,好恶心的东西。”宫小小嫌弃无比。

    伊媚儿脸色难看无比,碍于泽在,又不敢发火:“小鬼,你的嗅觉有问题吗,如果有的话,阿姨可以带你去看医生。”

    伊媚儿故意一副好心人的样子,看在小小眼里可却不以为然。

    “耗子叔叔,你觉得呢,是不是很臭啊?”宫小小故意问道,小脸上满是认真。

    听到这话,洛子宇赶紧抬起头,举着鼻子四处嗅嗅:“啊,果然好臭啊,奇臭无比啊,比长沙的臭豆腐还要臭。”

    看着两个人配合的如此默契,主坐上的人嘴角慢慢勾起。

    伊媚儿生气的不行,该死的小鬼还挺棘手。就算你是刺猬,我也要一根一根的把你的刺给拔掉。

    可就是不知道,是谁拔了谁的刺呢。

    “泽,你看。“伊媚儿一脸的委屈。

    泽可是她的杀手锏,就不信把他抬出来都震不住这个小兔崽子。可这次她还真的错了,蓝凌泽在小小的眼里,不过是讨厌的混蛋而已。

    “别生气了,他只是调皮而已。”蓝凌泽开口。

    “谁调皮了,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宫小小一脸的严肃认真。

    想用这个男人来压我,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除了妈咪这个世上还没有谁能让小小吃亏。

    蓝凌泽脸上也有些挂不住,顿时拉了下来。

    这个臭小子居然连自己的面子都不给,果然好痒的。

    伊媚儿眼角一抹精光,气愤无比,却只能忍着怒意,开口道:“小鬼,这可是乌鸡汤,乌鸡汤你懂吗?”

    没有想到连蓝凌泽都震不住他,真是个小魔头。

    听到这话,宫小小不由抬头,扎了扎嘴,一脸的不屑。

    “乌鸡汤,是那个乌黑乌黑的跟一坨坨一样的,一根毛都不长的鸡吗?”

    “噗!”听着小小的话,洛子宇忍不住喷了出来。

    这个小东西果然是绝了,居然把那么有营养的鸡说成是一毛不拔的黑坨坨,真是够经典,够精辟。  听的伊媚儿一愣,气愤的不行,不服气道:“请问一下,一坨坨是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