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少爷其实很喜欢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哗哗的水声,气温氤氲,蓝凌泽健壮的肌肤全部暴露在手中,感受着热水的温度,丝丝滑落,蓝凌泽心情好的不行。

    从未有过的兴奋,激动,让他觉得空气都是清新的。

    在出来时,白色的浴袍裹在蓝凌泽古铜色的肌肤身上,更是透着阳刚之气,冷峻邪魅。

    看着床上昏睡过去的人,宫漠雪身上的绷带由于刚才激烈的动作,已经被染成了红色,看得蓝凌泽眉梢微微蹙了下。

    蓝凌泽起身去打开橱柜,拿过一个小箱子,里面各式各样的跌打损伤的药。

    蓝凌泽轻轻帮她解开绷带,为她擦药,动作很轻,生怕弄疼了她,眸子中划过连他自己都不为察觉的怜惜,心疼。

    这个女人,怎么那么不小心,弄的一身是伤,她怎么会去那里?

    窗外漆黑的夜空,几颗星星倦怠的眨着眼睛,安静祥和。

    第二天一到早,蓝凌泽就去公司了,特意交代不准任何人给宫漠雪开门,这一次蓝凌泽绝对不会再让她逃走。

    直到中午,宫漠雪才醒过来,浑身痛的不行,像是被车子碾过一般,酸疼无比。

    想起昨晚那个混蛋的羞辱,宫漠雪狠狠的握着拳头。

    “该死的混蛋,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对我的羞辱加倍偿还。”宫漠雪狠狠的说着,一脸的杀意。

    宫漠雪不知道自己的这句话,在不久的以后居然应验了,只是不是她还的,是别人替她还的。

    宫漠雪强撑着身体坐起来,眼睛不由落在身上包扎着的绷带,不由一愣。

    她明明记得昨晚因为那个混蛋的粗鲁让自己的伤口又裂开了,血迹斑斑点点的流出来。

    可现在怎么都是白色的,毫无血色

    宫漠雪薄雾蝉翼的睫毛微微撬动了下,不由吃惊:“难道那个混蛋为自己上药了?不,不可能的,他才不会这么好心。”

    宫漠雪不在多想,起身向门口走去,握着被锁上的把门,眼角满是冰冷:“该死的,居然要把我困在这里。”

    “有人吗,有人在吗,有人吗---”

    听着楼上大声的拍门上,喊声,厨房里的刘妈赶紧跑到二楼:“小姐,你醒了,太好了你醒过来了。”

    听着门外满是激动的声音,宫漠雪微微一愣:“是刘妈。”

    “小姐,想不到你还记得我,我太开心了。”说着刘妈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刘妈,真的是你,太好了,太好了。”隔着一道门,里面宫漠雪兴奋的说着。

    她从未想过能在见到刘妈,竟然有种亲人重逢的喜悦。

    “小姐,你回来就好了。”

    突然房间里没了声音,宫漠雪刚才的兴奋转眼全无:“刘妈,对不起。”

    一道内疚的声音,自房间传来。

    刘妈微微一愣,自然明白她指的是什么,更何况自己上次听少爷说,她当时逃走只是为了保住孩子,这是一个母亲的正常举动。

    刘妈自己也是当妈的人,怎么会不理解这种感情呢,刘妈擦了一把脸上的泪珠:“好了,都过去了,不要天提了,刘妈没有怪你。”

    “对不起刘妈,是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宫漠雪自责的不行。

    刘妈虽然是下人,可对自己就像亲生母亲一样的照顾,宫漠雪很是内疚。

    “好了,好了,我从来就没有怪我你,只要你回来就好了。饿了吧,我马上去帮你拿吃的过来。”刘妈说着朝楼下走去。

    刘妈早就把宫漠雪当女人看待,没有大小姐架子,把她当一家人,打心眼里喜欢她。

    刘妈在上来时,手里热腾腾的汤,香喷喷的饭菜,都是宫漠雪最爱吃的。透着门缝,递了进去。

    “赶快吃,刘妈一直给你热着呢,赶紧趁热吃吧。只是少爷吩咐,不许给你开门,所以------”刘妈说道。

    看着都是自己爱吃的菜,宫漠雪鼻子一酸,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

    “怎么了,孩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刘妈关心的问道。

    “刘妈,谢谢你,谢谢你。”宫漠雪从未有过的亲切感,看着门缝外一脸皱纹,慈祥的刘妈,宫漠雪心里更是酸楚。

    “傻孩子,快吃吧。”

    宫漠雪第一次有亲人,家的感觉,眼前的刘妈让她好感动,好感动。

    宫漠雪拿起筷子,慢慢夹起菜,吃了起来。

    看的刘妈很是欣喜:“看到你真好,你都不知道你走了以后,刘妈很闷都没人陪我说话了。

    少爷是我看着长大的,他就是表面严肃,冷酷,心却很软,你不在的日子,少爷一直让下人打扫着这个房间,里面的所有摆设,家具一样都不许动。”

    听着刘妈的话,宫漠雪微微一愣,不敢相信的看向刘妈。

    “孩子,少爷其实很喜欢你的,这点刘妈看的出来。我经常看到他一个人在这个房间,坐在床上发呆,就知道他一定是在想你。”

    怎么会,怎么可能?他还有这么感伤的一面,还会想自己,绝对不可能的。

    “刘妈,一定是你眼花了,看错了吧。”宫漠雪自然不会相信。

    想到蓝凌泽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恨死自己了,又怎么会想自己,

    “怎么会,有一次少爷发烧,我照顾他,嘴里不停的喊着你的名字。只是可惜,没有想到你们两个居然走到了这一步,刘妈真的希望你可以原谅少爷,你们可以重新开始。”

    刘妈声音里居然多了一丝祈求,听得宫漠雪更是愣住了。

    这个混蛋,真的会喜欢自己吗,真的会叫自己的名字吗,怎么可能。

    他最是恨自己,从第一次见面,就疯狂的虐待自己,折磨自己,简直比魔鬼还要恐怖-----

    “孩子,我只是说了我所见到的,你好好想想吧。”

    本来可口的香香饭菜,此刻吃在嘴里宫漠雪竟觉得索然无味。

    刘妈和蔼的脸,眸子中的惋惜,心疼,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刘妈不是个会说谎的人。

    难道他真的是这样吗,只是自己并不了解他,他真的会是刘妈说的那个样子吗?  宫漠雪心乱如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