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难道自己中了她的毒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该死的混蛋,他一向说得出做的到,宫漠雪从不怀疑。

    蓝凌泽最能抓住别人的软肋,明知道她有多想离开这里,故意拿这个威胁她,可恶。

    “还不赶紧去做。”蓝凌泽冷哼一声,命令的口气不容置疑。

    宫漠雪恨不得要杀了他,若不是此刻自己身上有伤,她才不会任由他差遣。

    宫漠雪怒瞪了一眼,朝厨房走去。

    偌大的厨房仅有一块大白菜,菠菜,还有胡萝卜,这个要怎么吃啊。

    宫漠雪眼睛微微一转,看到橱柜里的面,计上心来。

    听着厨房叮叮当当的声音,蓝凌泽冰冷的脸慢慢缓和了。

    “铃铃铃------”电话响起。

    看着手机上的号码,蓝凌泽刚刚舒展的眉头,又微微皱起。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蓝凌泽看着媚儿的号码竟然有些不想接听。

    只是那电话却像是不知疲倦般,响了许久自动挂断了,然后又响起来。

    蓝凌泽这才不情愿的接通了:“媚儿,怎么了?”

    “泽,我想你,我想过去看你,可以吗?”伊媚儿撒娇的声音传来。

    那个该死的女人在泽的家里,她怎么会放心呢,万一他们两个旧情复燃----

    “都这么晚了,你过来不安全。”蓝凌泽婉言拒绝。

    “可是人家想你啊,想过去找你吗。”伊媚儿声音娇羞。

    蓝凌泽电话是开着免提,所以厨房里的宫漠雪自然听到了伊媚儿的声音,宫漠雪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混蛋,禽兽不如,宫漠雪本来是拿着勺子放盐的,结果一个生气,直接让碗里放了多半瓶盐。

    “咸死你,混蛋。”

    十多分钟,一碗热腾腾的面糊糊好了,香气扑鼻,很是诱人。

    宫漠雪端着面出来,将碗放在桌上。

    “吃吧。”

    早就坐好的蓝凌泽,看着桌子上的东西,一脸的诧异,不敢相信的看着碗里的东西。

    “你确定这是给人吃的东西吗?”

    “废话,难道是给猪吃的东西。”宫漠雪没好气的说着,直接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听到她说这话,蓝凌泽脸色一阴,该死的女人,居然骂自己是猪:“那你说,这个是什么?”

    “这是我最饿的时候救我命的东西,虽然看起来不太美观,却特别丰盛,很营养。白绿夹杂,营养美味,还有胡萝卜,最重要的是很抗饥饿。”宫漠雪介绍道。

    蓝凌泽听着她说的头头是道,竟然有些想要尝试,忍不住伸手去拿起筷子。

    看着他想要吃的样子,宫漠雪凤眸一抹期待划过。

    吃吧,多吃点,咸死你。

    “你这大总裁不会是不敢吃吧,难道以为我在饭菜里下毒不成。”宫漠雪故意开口。

    听到这话,蓝凌泽有些愤怒,抬起筷子夹了一口放在嘴里。顿时眉头紧皱在一起,拧成了麻花。

    宫漠雪看着他的反应,心里开心的不行。

    蓝凌泽紧紧皱着眉头,一脸的难看,终于忍不住一口吐了出来。

    “怎么了,不好吃吗,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做的?”宫漠雪故意问道。

    蓝凌泽恶狠狠的瞪了宫漠雪一眼,起身朝厨房跑去,自然是去漱口。

    宫漠雪真是解气。

    蓝凌泽在出来时,脸色阴的如同暴风雨前的黑夜一般,十分难看。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还不赶紧放我走。”宫漠雪不耐烦道,自然不想看他的臭脸。

    听到这声音,蓝凌泽冷哼一声:“放你走,你居然在食物里加了那么多盐,还有脸跟我谈条件。”

    “你说让我去做吃的,我做了,做的好不好吃我可不敢保证。现在你也吃了,喝了,难道你想说话不算话。”宫漠雪一脸无辜道。

    “我是说让你做,可是你做的本少爷不满意。”蓝凌泽顿时火大。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还敢狡辩。

    蓝凌泽一把拉住宫漠雪的胳膊,朝二楼走去。

    “喂,你这个混蛋,该死的混蛋,放开我。”宫漠雪说着,挣扎着,心里恨不得要杀了他一般。

    蓝凌泽无视她的反抗,一把将她扯到二楼的房间,重重的摔在床上。

    看着身前高大,阴暗的人,宫漠雪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袭来,看着一步步走进的人。

    “喂,你要干什么,混蛋。”

    “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混蛋。”蓝凌泽说着狠狠的压了上来。

    宫漠雪想要推开他,却被蓝凌泽遏制住,他的手臂如同铁钳一般,将她禁锢其中,逃无可逃。

    宫漠雪重重的摔在床上,身上的伤口痛的要死。

    此刻的蓝凌泽眼睛冲红,像魔鬼一般,看着她身上白色的绷带已经变成了红色,蓝凌泽眸底更多了几分阴冷。

    “该死。”蓝凌泽骂道。

    这个女人总是能无时无刻惹怒自己。

    一向是冷漠如冰的蓝凌泽,也只有在宫漠雪面前才会一而再的被惹怒,失了分寸。

    对于其他女人,蓝凌泽根本没有任何感觉,而眼前的宫漠雪随便一句话就能挑起他的情绪,难道自己中了她的毒?

    “混蛋,放开我。”骂宫漠雪起身,就要离开,刚好被蓝凌泽一把抱住。

    宫漠雪一愣,整个人都呆住了。

    蓝凌泽一把紧紧的抱着她。

    “放开我。”宫漠雪冷冷的说着。

    她越是这么反抗,蓝凌泽就越是火大。看着怀里拼命挣扎的人,男人的征服感顿时袭遍全身。

    蓝凌泽没有多想吻了上去,双手紧紧的将她禁锢在怀中。

    宫漠雪顿时凤眸瞪大,看着眼前那张近在咫尺的俊彦,那般熟悉,那般冰冷,那般淡漠,尤其是那双黑瞳里的戾气和暴怒,让宫漠雪莫名的有些害怕。

    蓝凌泽力道大的吓人,根本不容她反抗,用力加深这个吻。

    宫漠雪意识有些模糊,冥冥中,感觉回到了五年前。

    看着宫漠雪没有了先前的反抗,竟然有些顺从,蓝凌泽心里满是得意。

    蓝凌泽压抑了五年的感情这一刻如同洪水绝地般全都涌上心头,愧疚,愤恨,自责,痛苦,悔恨----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的喧闹终于恢复了平静。  蓝凌泽看着床上早就昏过去的人,眼角一抹满意的笑,朝浴室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