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那个男人就是这样亲你的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冷泽野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宫漠雪,见惯了这个女人的冷漠,决绝,犀利,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么感性的一面,此刻的宫漠雪完全是一个想念儿子的母亲。

    冷泽野从左侧的上衣兜里,掏出一块手帕,递了过去。

    宫漠雪伸手接过来。

    “妈咪,你在哪里,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小小好想你。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接你?”宫小小赶紧询问。

    听着儿子激动的声音,宫漠雪深吸一口气道:“小小,妈咪很好,只是现在有个重要的任务,过几天妈咪就会回去找你。”

    “妈咪我要见你,我想你。”宫小小自然不肯相信妈咪的话。

    “臭小子不许哭,你老妈还没死了,记住眼泪是弱者的表现。”

    “嗯,小小不哭。”电话那头,宫小小强忍着泪水,小脸紧绷着,看的洛子宇和八门玄心疼的不行。

    宫小小不停的抽噎着,深呼吸几口气:“妈咪,小小不哭了,你回来吧,小小想你。”

    第一次儿子这样想自己,宫漠雪甚至可以想象儿子那讨喜的小脸,挂满泪珠。

    宫漠雪一个酿呛,差点坐在地上,刚好被手急眼快的冷泽野一把扶住。

    “小心。”

    冷泽野碰她胳膊的那一刻,才发现这女人真的好冷,仿若一座冰山。

    宫漠雪这才回过神来,站稳了身体和冷泽野保持距离:“多谢。”

    “小小,听话,妈咪过几天就回去了,你要听两个叔叔的话知道吗,等妈咪回去了如果发现你没听话,我可是会生气的。”宫漠雪开口。

    “妈咪,小小一定会听话,等你回来。”

    “妈咪相信你,小小最懂事了,把电话给耗子叔叔。”宫漠雪说道。

    洛子宇一脸的严肃接过电话:“老大,是我。”

    “帮我照顾好小小,不能有半点闪失。”宫漠雪声音冰冷,不容置疑。

    “你放心,就算拼了性命,我也一定会保护好他的。”洛子宇声音里满是坚定。

    “我过几天就回去,你们自己注意安全。”

    “嗯,是。”

    看着一脸泪水的人,冷泽野莫名的心疼,连他自己都说不出为什么。

    宫漠雪擦了下脸上的泪水,转过身,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冰冷和漠然,只是眼圈红红的。

    宫漠雪递过来手机:“谢谢。”

    “不客气。”冷泽野接过手机没在说什么,起身离开了。

    明明他们两个不熟悉,她对自己来说只是个陌生人,可是她的细小举动却能牵动冷泽野的心弦。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冷泽野心底莫名的烦躁。

    她是泽的女人,曾经是,以后是不是不知道,总之冷泽野绝对不可以对她有想法。

    伊媚儿说什么也要留下来陪蓝凌泽,有这么一个女人在这里,她怎么会放心呢。却被蓝凌泽婉言拒绝,让安南送了回去。

    已经夜色至深,沙发上的人微微按了下眉宇间,眼睛不由瞥到二楼的房间。

    从野出来后,她就没有了动静,这个该死的女人在干嘛?

    蓝凌泽想着,起身朝二楼走去。

    推开房门,看着床上正安静的熟睡的人,蓝凌泽嘴角一抹冷意。

    想不到这个女人还是跟以前一样,这样都能睡的着。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当看到宫漠雪脸上的泪痕时,蓝凌泽冰冷的心猛地揪紧。

    本来以为自己对她已经没有了感觉,只有痛恨,憎恶。可看到那挂着泪珠的小脸,蓝凌泽竟莫名的心疼。

    该死,明明是你离我而去的,这五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而你居然和别的男人欢笑,牵手,一起看音乐会----

    该死的女人,如今落在我的手里,就不要怪我。

    蓝凌泽想着一把聊开了她的被子:“喂,起来。”

    愤怒的声音一出,床上的宫漠雪蹭的一下子坐了起来。由于动作太猛,身上的伤口扯动着,痛的宫漠雪眉头不由皱紧。

    这细小的动作被蓝凌泽尽收眼底,蓝凌泽眉头微促,瞬间又恢复了往日的冰冷:“赶紧给我起来。”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宫漠雪不悦道。

    “你没有资格拒绝。”蓝凌泽冷冽的声音,如同碎冰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你想怎样?”

    “我想怎么样,你现在落在我手里,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蓝凌泽说着一把将床上的人扯了下来,直奔客厅。

    宫漠雪被他抓的痛的要死:“喂,你要干什么,你这个疯子?”

    蓝凌泽一把将她摔倒二楼的沙发上:“我疯子,我是疯了,那也是被你逼疯的。”

    蓝凌泽狠狠的说着,一把扯过她,按住她的头,狠狠的吻了过去。

    宫漠雪凤眸瞪大老大,拼命的想要推开他。可是她身体受伤,根本就不是蓝凌泽的对手。

    此刻的宫漠雪被蓝凌泽用力的遏制住,毫无还手之力。

    蓝凌泽粗鲁的吻着,与其说吻,不如说是啃咬。

    带着他的强势,霸道,愤恨,全都融入这个吻中。

    宫漠雪只觉得唇上钻心的疼痛袭来,让她不由眉头紧促,有些喘不过气来,宫漠雪拼命的挣扎着。

    只是她的力气根本无法和蓝凌泽相抗衡,尤其是如今深受重伤,伤口在挣扎间伤口又崩开,疼的宫漠雪倒吸一口冷气。

    蓝凌泽看准时机,长舌直入,横扫千军,强势霸道,不容拒绝。

    宫漠雪气愤的不行,五年前他就是这般对自己,五年后还是如此,宫漠雪凤眸一抹恨意划过,狠狠用力一咬。

    蓝凌泽一僵,宫漠雪赶紧看准时机狠狠一把推开他。

    蓝凌泽冰冷的眸子冷冷锁住眼前的宫漠雪,嘴角的血腥慢慢布满整个口腔,眼角满是冷意。

    “那个男人就是这样亲你的吗?”

    刺耳的声音传来,没有一丝的温度,听的宫漠雪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还愣着干嘛,我饿了,赶紧去做吃的来。”蓝凌泽冷冷的说着,转身朝沙发走去。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宫漠雪没好气的问道。

    这个该死的混蛋,居然指使自己去给他弄吃的。  “没有我的命令,你休想离开这里,这个房子到处都是机关,只要你敢踏出一步必会让乱枪打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