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你怎么脸色这么差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宫漠雪有些不耐烦道。

    “雪姐,上次你放我走了以后,我就去找琼斯哥了,我本来答应你,不会把你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可琼斯哥和你感情最好,他为了你可以不顾一切,甚至牺牲性命。每晚看到他拿着你的那把匕首,猛灌着酒的样子,我就心疼的不行。”小川说着低下了头。

    “所以,你就告诉他了。”宫漠雪已经猜到了。

    “是,对不起,雪姐。”

    “不用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他,一直没跟他联系。”宫漠雪想起琼斯,凤眸多了几分愧疚。

    “可是就在我告诉他,在上次的行动中被你放过之后,他说当年是他放你走的,不小心被主人听到了。”小川战战兢兢道。

    “什么,被主人听到了。”宫漠雪顿时身体绷紧,一脸凝重。

    “对不起,雪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小川扑通一声跪下。

    如果说宫漠雪是生活在黑暗里,那他就是黑夜里的恶魔,地狱的阎罗。

    曾经非人的训练,痛苦的折磨,崩溃的虐待,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一股脑全都涌现在眼前,宫漠雪浑身的血液都凝住了,呼吸都变得困难。

    景轩绝,杀手盟的盟主,一个嗜血如磨的十足魔鬼,统领整个黑白两道,让整个欧洲乃至全球所有的黑白两道都闻风丧胆,恐惧害怕的魔头。

    那个最是阴晴不定,杀人如麻,冰冷无情的人居然知道了。他最痛恨的就是背叛,而他折磨人的手段,宫漠雪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那主人怎么惩罚琼斯?”宫漠雪声音都有些**。

    小川更是一脸绷紧,自责无比:“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对琼斯哥说的。”

    “主人到底把琼斯怎么了?”宫漠雪心里有种不祥的感觉。

    “主人把琼斯哥关了起来,每天非人的折磨着他,鞭打,烙铁,将他丢到蛇堆里,让他和鲨鱼较量,最后竟然让他和一大堆的变态的男的在一起-------”说到最后,小川的声音细弱蚊蝇,内疚无比。

    宫漠雪自然知道主人折磨人的狠绝,毒辣,背叛他的人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只是她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竟让琼斯承受着如此痛苦的折磨。

    宫漠雪眉头紧蹙成一团,垂在身侧的手死死握拳:“琼斯现在在哪里?”

    “主人在y市投资了一个房产项目,目前会在那里。”

    “c市。”宫漠雪重复着。

    那不就是蓝凌泽那个混蛋的城市吗,真是冤家路窄。

    “琼斯哥为了救我,自己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责任,我才侥幸逃了出来。

    上次在这里碰到你,我就想或许能在遇到你。没想到我却被玥姬的手下追杀,所以才逃到这里。”

    雪姐,求求你救救琼斯哥吧,都是因为我他才会落得如此下场的。”小川跪地磕头,当当的**声,没几下小川的额头满是红色的血迹。

    “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琼斯我一定会去救的。”宫漠雪赶紧一把拉起他。

    “谢谢,谢谢雪姐。”

    “说谢谢的应该是我。”宫漠雪想起五年前的那一夜。

    当时宫漠雪无处可逃,无人可求,是琼斯冒死来见自己,帮自己离开。如果不是他,说不定宫漠雪现在不过是躺在地下的孤魂野鬼罢了。

    “我一定会救你出来。”宫漠雪坚定的说着。

    这是她唯一能为琼斯做的,也是必须做的。

    宫漠雪看向小川:“你有什么打算?”

    “我也不知道,等伤养好了在说吧,反正杀手盟我是回不去了,如果被抓回去,肯定死的更惨。”小川一脸迷茫。

    “以后跟着我吧。”

    “真的吗?”小川不敢相信的看着宫漠雪。

    “先把伤养好。”宫漠雪说完,转身走回去。

    看着离去的背影,小川眼睛里满是泪水,没有想到一向冷酷无情的雪姐竟然会收留自己,他发誓一定要誓死追随雪姐。

    宫漠雪刚回来,“怎么去了那么久啊?怎么脸色这么差,哪里不舒服吗?”南宫洛熙关心道。

    “没事,只是有些累了。”宫漠雪回答。

    “真是会演戏,就会装可怜,阴险的女人。”南宫老爷小声的说着,一脸的不满。

    “真的不要紧吗,要不要找医生看一下?”南宫洛熙很是担心。

    “妈咪,你的脸色好差啊。”宫小小也开口。

    “妈咪没事,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宫漠雪不想让大家担心。

    “那我送你回去吧。”南宫洛熙起身就要走。

    “自己不会走啊,来都来的了,走就走不了了。”身后传来南宫老爷不满的声音。

    听到这话,宫小小微微皱了下眉头:“南宫叔叔你留下吧,我照顾妈咪就可以了。”

    “可以吗?”南宫洛熙问。

    “恩放心吧,我没事,你留下。”宫漠雪说着,牵着小小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宫小小第一次看到妈咪如此惨白的脸色,妈咪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变得脸色这么难看,可是看到妈咪一言不发,宫小小也不敢多问什么。

    宫漠雪想着琼斯受罪的样子,更是不安。都是自己害了他,如今他有难,自己绝对不可以袖手旁观。

    宫漠雪发动车子,猛的转动方向盘,狠狠的一脚将油门踩到底。

    “妈咪。”宫小小大喊一声。

    什么时候见过妈咪这么不冷静了,宫小小很是担心。

    “吱。”的一声,宫漠雪的车子朝高速路边的拐去,停下来。

    “妈咪,你到底怎么了?”宫小小关心的伸手去拉了下宫漠雪的胳膊。

    “小小,妈咪的一个战友现在有危险,我,我想要去救他。”宫漠雪终于说出了心底的话。

    “这是应该的啊,可是妈咪为什么会这么脸色难看呢?”宫小小不解,妈咪一向那么厉害,为什么这一次会犹豫不决。  宫漠雪一把拉着小小向河边走去,找了个地方坐下,认真的看着小小:“小小,妈咪今天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