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妈咪,我不是野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这话,小小顿时紧紧的握着拳头:“我不是野种,我有爹地,妈咪。”

    宫小小强忍着眼泪,不让自己哭出来,这模样看在南宫洛熙的眼里,无比心疼。

    “小小没事,不要听爷爷也乱说,爷爷只是一时气头上,不要往心里去。”南宫洛熙伸手一把将宫小小抱进怀里,然后看向南宫老爷:“爸,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只要能让他们母子离开你,在过分的事情我也做的出来。”南宫老爷狠狠的说道,不留一丝情面。

    宫小小扬起小脸看向南宫洛熙:“老师,小小不是野种,不是野种,小小有爹地的----”

    宫小完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霎是可怜。

    一直在门外研究高档轿车的洛子宇走了进来,刚好看到挂着泪珠的宫小小,顿时火大。  “喂,老头,你不要太过分,就算你是南宫洛熙的父亲又如何,就算你权势财力富可敌国又怎样,你连最起码的尊重都不懂,如此出口伤人,你算哪门子的素质啊,张嘴喷粪,满嘴的鸟屎,真是让人厌

    恶。”洛子宇不管不顾道。

    气的南宫老爷鼻子都歪了,一向被称为太上皇的他,别人从来不敢忤逆他的意思,今天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辱骂,南宫老爷气的要死。

    洛子宇走向宫小小,一把从南宫洛熙怀里将他拉出来:“小小别怕,有耗子叔叔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洛子宇说完,牵着小小的手就走,刚走了几步回过头来,望向南宫老爷:“老头你真是悲哀。”

    “混帐,混帐,反了,反了-------”南宫老爷气的捂着胸口,大口喘着粗气,脸色瞬间惨白无比。

    “老爷,老爷,快,老爷的病又犯了,快拿药。”西德大喊着,担心的不行。

    原本气愤不满的南宫洛熙想要追上去看看小小,听到西德的这一句大喊,不由停下脚步,扭头看向瘫软在沙发上的南宫老爷,心里咯噔一下。

    “爸,爸你怎么样?”南宫洛熙心乱如麻,没有在去追宫小小。

    ************

    这边,八门玄看着洛子宇抱着一脸泪珠的宫小小走回来,赶紧跑过来,一脸担忧。

    “好了,小小不要哭了,就当那个老头是放屁,污染空气。”洛子宇安慰的说着,满是关心。

    八门玄不知如何是好,不停的比划着。

    到了大厅,宫小小没有说话,径直朝着二楼的某个房间走去。

    房间里。

    沙发上正擦着枪的宫漠雪看到进来的宫小小,一脸的泪珠,眼角划过一丝心疼:“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宫小小慢慢走向妈咪,一脸的委屈。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不要让我看到你这么没出息的样子。”宫漠雪即便心疼儿子,声音却很是冰冷。

    她不想让儿子如同普通孩子那般懦弱一遇到事情就哭鼻子,他必须要学会坚强,必须自己面对。

    宫小小赶紧一把擦干眼泪,委屈的咬着嘴唇,一脸的倔强,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更是惹人怜惜。

    “你的字典里只有强者和弱者,眼泪是弱者的表现。”宫漠雪冷哼一僧。

    听着妈咪的话,宫小小抽噎着,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喂,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冷血,你的儿子受了委屈,你居然连安慰的话都没有,是不是女人啊。”洛子宇看不惯,生气的走进来打抱不平道。

    “我的儿子可不是受气包,别人说你一句,你就还回去十句,别人打你一拳,你就还他一百拳。”宫漠雪哼道。

    八门玄却把这些话都听了进去,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宫漠雪。

    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就觉得她很不一般,不同于一般女人的温柔体贴,她更有中一种张扬的野性,身手不凡,实力强悍,而且是来自灵魂的强大,让八门玄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

    “真怀疑你是不是人母,没人性。”洛子宇无语道。

    这个女人真不是是冷血。

    宫小小慢慢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一脸冰冷的人:“妈咪,我不是野种,我有爹地的是吗?”

    听到这话,宫漠雪正擦着枪的手猛的一愣,眉头微微皱紧。

    听到儿子被说成野种,宫漠雪莫名的心痛。

    她以为,儿子是被欺负了,没想到居然是被羞辱了。

    其他理由宫漠雪都不会接受,唯独这句话,如同一记重锤狠狠砸在宫漠雪的心疼,让她心疼无比。

    看着对面还挂着泪珠的小脸,宫漠雪一把将小小拉了过来,搂进怀里:“小小是妈咪最爱的儿子,是妈咪的骄傲,小小最懂事了,小小有爹地。”

    说着爹地两个字,宫漠雪的心猛的抽紧。

    “小小,你要记住只有让自己变强,变得比别人强,别人才不敢说你,欺负你,知道吗?”宫漠雪开口道。

    “恩,总有一天我要让自己成为最强的人。”弓小小眼泪还在打转,眼睛却是从未有过的坚决,果断。

    宫漠雪看到儿子这般懂事,很是欣慰,随即凤眸里里一丝阴冷划过。

    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说的自己的儿子是野种。

    一旁的八门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满是酸楚,这到底是怎样一对母子,如此的让人心疼,揪心。

    ***************

    晚上,南宫老爷一路奔波劳累,在加上白天气的不行,晚上直接留在了南宫洛熙的别墅休息了。

    夜色降至,黑暗包容一切,借着黑夜的掩护,一道身影快速的直奔南宫洛熙的别墅。

    睡着的南宫老爷迷迷糊糊中只觉脖颈处一凉,察觉到什么赶紧睁开眼睛。

    眼前一个黑影正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对着自己的喉咙,南宫老爷顿时后背一凉,有些恐惧。

    “你,你是谁,你不要乱来,我,你要多少钱都可以给你?”南宫老爷脸色很是难看,有些惊慌。

    打死他也不会想到大晚上的居然有人来劫持,更郁闷的是竟然神不知鬼不觉,他根本没有察觉到。

    “钱算个屁啊,我要的是你的命。”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狠厉,决绝。  那人说完举起刀子,狠狠的朝床上的人刺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