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没有想到,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情同手足,居然联合一个外人来欺骗我。”

    蓝凌泽冲红的眼睛满是杀意,恨意。

    他最恨的就是背叛,欺骗,为什么触犯到自己禁忌的竟然是自己的兄弟。

    看着眼前脸上挂彩的冷泽野,蓝凌泽狠狠的一拳头砸在桌子上。

    只听“碰!”的一声,玻璃的桌面顿时碎了一地,轰然成了碎片。

    冷泽野第一次看到如此愤怒,生气,咆哮的蓝凌泽,冷泽野心里莫名的酸楚。尤其是听到那句,自己的兄弟居然联合外人来欺骗他,冷泽野心里更是如刀绞般疼痛。

    “我为自己的行为内疚过,后悔过,悔恨过,自责过,可我没有想到五年后她居然牵着别的男人的手,身边还跟着一个孩子,这是我最不能忍受的。”

    蓝泽野咬牙切齿,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经的那份美好,现在竟然成了最痛的恨。

    听到这里,冷泽野更是一愣。

    她的孩子,她真是留下了那个孩子。

    冷泽野眼角一丝同情划过,这个女人真是倔强。

    冷泽野抬头看向正痛苦万分的蓝凌泽:“对不起,我不该隐瞒你。可是你不能恨她,你也没有资格恨她,因为那个孩子是你的。”

    淡淡一句话,却如晴天霹雳重重的劈在蓝凌泽的头顶。

    蓝凌泽身体猛的一抖,下意识的松开冷泽野,瘫坐在沙发上。

    “快,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当年发生什么事情了?蓝凌泽声音都是难掩的焦急,担心,冲红的俊脸满是惊慌,混乱。

    第一次,冷泽野看到这样的蓝凌泽,竟有些莫名的同情此刻的他。

    冷泽野看向窗外,思绪回到了五年前:“当年刘妈让我去为她诊治,结果我发现她怀孕了。

    她不让我告诉你,也没说会怎么办,只是跟我要了一包堕胎药。

    是去是留,全凭她自己。可是我没有想到,她居然逃走了。

    当时我并不知情,直到后来你把我叫走,我才知道她已经逃走了。或许,这个孩子就是她离开的原因吧。”

    听着冷泽野的话,蓝泽凌心猛的**。

    这些,这些蓝凌泽完全不知情。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离开,为什么?”蓝凌泽声音里多了几丝痛苦,悲伤,如鹰的眸子此刻满是悔恨和自责。

    “为什么?”冷泽野听到他问这话,觉得好笑。

    “为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你当年是怎么对她的,怎么折磨她,虐待她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就是因为你嗜血,残暴,非人的虐待,痛苦的羞辱,所有她才会选择离开,选择逃走。”冷泽野愤怒的说着。

    不知道是为了同情宫漠雪,为她打抱不平,还是因为刚才自己无故挨拳头,此刻的冷泽野字字珠玑。

    一席话,如同当头棒喝狠狠砸在蓝凌泽的心头,让他无力反驳,也无法反驳。

    冷泽野大吼一顿,刚才憋屈的心,终于缓和了些。

    看着错愕的痛苦表情的蓝凌泽,冷泽野气消了一半:“你自己好好想想你的所作所为吧。

    冷泽野丢下一句,转身离开。

    安静的房间,蓝凌泽所有的愤怒,恨意被冷泽野刚才的一般话,全部击垮。

    此刻的蓝凌泽颓废的瘫软在沙发上,一脸的痛苦,悔恨。

    是啊,曾经的自己是怎么对待她呢,肆意的折磨,羞辱,虐待,将她困在囚笼中。复仇,杀手盟夹在中间,让蓝凌泽左右为难。

    蓝凌泽本以为会这样过一辈子,可他怎么会忘了,宫漠雪是杀手,怎么会安心于被囚困。

    她明明可以反击,却任凭自己折磨,凌辱,只因为她知道自己就是当年的那个小男孩吗?

    因为对自己还有一丝的感觉,所以选择留下。

    为什么怀孕了不告诉自己,非要逃走呢?

    蓝凌泽耳边回荡着冷泽野的话,是啊,那个时候就算自己知道了,又会做什么样的决定呢。

    会留下,还是打掉----

    蓝凌泽想起那稚嫩的小脸,眸子中的锐利,坚决,果然有他的影子,尤其是临走时那句要自己好看。

    想到这里蓝凌泽的心里更是懊悔万分,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事情竟变成了这个样子。

    晚上,蓝凌泽回到别墅,本能的朝宫漠雪曾经的那间房间走去,看着里面原封不动的摆设,蓝凌泽走进去重重的摔倒在床上。

    感受着床单的味道,蓝凌泽冰冷的心微微一颤。

    曾几何时,这里有她的存在。

    那暗无天日的折磨,是不是她也如此的心碎,心痛,心凉,心死,所以才会选择离开。

    她知道自己不会留下这个孩子,所以选择离开?

    为什么懵懂的美好爱情,此刻竟然变成如此残忍的敌对,恨意,为什么要互相折磨,为什么?

    蓝凌泽心底狠狠的咒骂着,手死死的扯着床单。

    “我还有个儿子,我竟然还有个儿子。”蓝凌泽自言自语的说着,想起那小家伙的冰冷,犀利眼神,蓝凌泽嘴角竟慢慢勾起一抹弧度。

    那个小鬼,确实不错。

    随即蓝凌泽眼神微微一暗,他和媚儿的婚约怎么办呢,他该如何跟伊媚儿说。

    媚儿单纯如水,她从小就喜欢自己,如果被她知道这件事----

    这五年,一直都是伊媚儿陪在自己身边,安慰自己,担心自己,关心自己---曾几何时,他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吧。

    既然不能跟一个自己爱的人在一起,那么跟随在一起都无所谓。

    可是如今,那个女人出现了,他的心从未有过的滔天巨浪般的冲动。

    蓝凌泽慢慢闭上了眼睛,心乱如麻。

    **********

    这边,干净的夜晚,窗外星星调皮的眨着眼睛,几分倦怠,几分慵懒。

    宫漠雪看着床上安静熟睡的小小,那安静的小脸均匀的呼吸着,嘟起的小嘴霎是可爱。轻轻摸向小小脸,眼睛里满是温柔。

    伪装起来的坚强一下子全部破碎,慈母般温柔的摸着那小小的脸蛋,满是怜惜。  为什么,为什么要和他相遇,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待我,深呼吸了口气。看着床上熟睡的人,眼睛里满是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