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谁也别想抢走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凌泽看着走过来的伊媚儿,一僵,下意识的看向宫漠雪。

    宫漠雪只是淡淡瞥一眼伊媚儿,开口道:“我们走。”

    这一次,蓝凌泽没有在拦住她。

    毕竟,突然知道她还活着,又知道自己还有个儿子,这个消息太过震惊,太过意外,让蓝凌泽都忘了思考。

    看向伊媚儿,蓝凌泽心情有些烦躁,有些乱,他此刻只想快点回去找冷泽野问清楚当年的事,自然没有心思理会伊媚儿。

    宫漠雪一行人下楼梯,宫小小走在最后面,刚走了两步,转过身,看向蓝凌泽。

    “如果你在敢欺负我妈咪,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即使你是我的爹地,我也不会认你,因为你是个混蛋。”

    宫小小字字珠玑,说完转身离开。

    看着走远的小身影,蓝凌泽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般,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宫小小的身影消失,这才收回视线。

    蓝凌泽从不畏惧任何人,哪怕是枪林弹雨,血雨腥风,可是这一刻却因为宫小小的话,心底竟然有一丝莫名的害怕,连他自己都说不清。

    又或者说,那不是害怕,是怕他对自己的失望。

    “泽,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伊媚儿装作不知道刚刚的事情,关心问道。

    “马上定机票,回去。”蓝凌泽冰冷的语气,不容置疑。

    ******************

    这边,宫漠雪一行人回到酒店,刚进房间,宫漠雪假装起来的坚强瞬间崩塌,整个人焦虑无比,赶紧收拾行李。

    南宫洛熙跟着进来:“雪。”

    没有回答。

    “雪。”

    还是没有回答。,

    看着胡乱的将衣服丢在行李箱的宫漠雪,南宫洛熙一把拉起她,双手扣住她的肩膀。

    “看着我。”

    宫漠雪这才被叫回了神。

    看着她凤眸中的惊慌,南宫洛熙很是心疼:“那个男人是小小的父亲,对不对?”

    宫漠雪眉头皱的紧紧的:“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我不能让他抢走小小,我要离开这里,马上离开。”

    “有我在别怕,我会保护你和小小,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小小。”南宫洛熙伸手拥她入怀。

    第一次看到一向冷静的雪这般焦虑,担忧,手足无措的模样,这样的她让南宫洛熙心疼。

    感受着南宫洛熙的温暖怀抱,宫漠雪这才稍稍放松了些。

    没想到会遇到蓝凌泽,不知道他知道了有小小后,会怎么对付自己。

    宫漠雪想起那被虐待的,非人的痛苦折磨,心里还是有些后怕。

    蓝凌泽不是人,是魔鬼,地狱是的阎罗。

    感受着南宫洛熙的温暖怀抱,慌乱的宫漠雪这才稍稍放松了些。

    真的可以依赖洛熙吗,宫漠雪不知道,只是觉得这个怀抱让她踏实,安心。

    *******************

    这边,蓝凌泽定了最早班机票,火速赶回来。

    他一定要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想到自己被蒙在鼓里,被生生欺骗了五年,蓝凌泽愤恨无比。

    机场外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一辆宾利跑车,十多个保镖停在了机场外,等候大驾。

    蓝凌泽刚下飞机,直奔黑色的宾利。

    “少爷,我们-----”管家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谁也不许跟着。”蓝凌泽冷哼一声,直接上车离开。

    看着消失的车影,伊媚儿的心凉的要死,垂在身侧的手指甲插进肉里,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自己努力了这么久,到头来却凭空冒出一个女人来,还有那个臭小子。

    蓝凌泽你是我的,你是我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抢走你。

    伊媚儿深深吸了口气,将所有的恨意掩藏起来,又恢复了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伊小姐,我送您回去吧。”安南开口。

    “好。”

    **************

    蓝凌泽一路闯红灯,超车,飞速飙车,忽视所有的谩骂,不满,直奔冷泽野的别墅。

    说什么亲如兄弟,情同手足,一起长大,到头来还不是联合外人来欺骗,该死的混蛋。

    此刻,正埋头医学实验的冷泽野,只听一楼的大门被“碰”的一声踹开。

    这个时间会是谁呢,所有人都知道,冷泽野白天忙于实验,根本不会有人来访,况且这里是他的私人实验室,冷泽野转身朝门口走去。

    还没等冷泽野走几步,门外冲进来一个人,不管三七二十一,蓝凌泽想都没想一拳头狠狠的砸过去。

    “啊!”只听一声低哼,冷泽野都没反应过来就被重重的打到在地上。顿时只觉脸色火辣辣的疼痛难忍,嘴角丝丝血腥味传来。

    冷泽野刚要抬头,就被蓝凌泽一把揪起衣领,又是狠狠一记重拳。

    “碰!”的一声,冷泽野撞到在桌角上,刚好磕到大腿,疼的不行:“你发什么疯,要死啊。”

    冷泽野没有想到来人竟然是蓝凌泽,见自己就打,真是该死。

    此刻的蓝凌泽一脸的阴冷,愤恨无比,锐利的黑瞳冷冷看向眼前的人,眸底那冲天的恨意生生冻住整个房间。

    冷泽野这才察觉到来人的反常,他方才下手太重了,疼得他整个人都站不准了。

    “说,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会离开?”蓝凌泽冷冷询问。

    听到这话,冷泽野一愣,难道他发现什么了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没有想到自己的好兄弟到现在还在欺骗自己,蓝凌泽一个箭步奔过去,一把揪起他的衣领,眼睛死死的瞪着他。

    “说,她到底为什么离开,我要知道答案。”

    声音冷冽,愤恨,更带着几分压抑和痛苦。

    冷泽野脸色一冷,眼睛微微眯起。

    蓝凌泽为何会如此问,难不成---不会的,那个女人消失了五年,他不可能见到她的。

    “泽,我不管你发什么疯,总之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冷泽野直接否认。

    “你还想隐瞒,告诉你,我都见到她了,你不是说她得了绝症,要死了吗?你不是说她还有半年的寿命吗,为什么五年后我会遇到她,她就那么活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为什么?”  蓝凌泽声音冷冽刺骨,杀意凛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