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五年后的相遇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二楼上的南宫洛熙看了一下手表:“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

    “没事,不用担心,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那就不是我的儿子了。”宫漠雪淡淡的说着,眼睛瞥一楼斜对面的查理德迈阿珂,嘴角一抹冷意。

    舞台上,主持人上来:“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下面有请大师和他的学生为大家演凑一首g玄之歌,大家掌声鼓励。”

    顿时台下掌上想起,更多的议论声传来:“大师什么时候有学生了啊?”

    “就是啊,我怎么没听过,大师不是从来不收学生吗?”

    众人议论着,台上琴声响起,小小和大师坐下,两人对视而拉琴。

    二楼的南宫洛熙看到小小的身影,惊讶的不行:“雪,快看,小小竟然成了大师的学生。”

    “就是啊,这个小鬼还真是厉害。”一旁的洛子宇也很意外。

    看着那坚定的小身影,认真的拉着琴弦,宫漠雪很是欣慰:“这才是我的儿子。”

    声音很淡,听的南宫洛熙却很震惊。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呢,到现在自己都不是很了解她,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是能把小小教育的如此出色,真是难得,她到底承受了多少,付出了多少------

    南宫洛熙想着,心不由一疼。

    她本应该有人疼,有人爱,却自己一个人背负起一切和儿子。

    琴声响起,台下所有人一片鸦雀,和谐悠扬,配合默契,沁人心脾,发人肺腑,所有的思绪随着琴声高低起伏,激动澎湃。

    看到台上的小身影,蓝凌泽只微微扫了一眼,就移不开视线。

    看着那小身影,无比的自信,陶醉,认真,因为小小是背对着他的,所以看不到脸。可是只是一个小背影,竟然他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莫名的亲切感。

    蓝凌泽眉头微蹙,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很奇怪,为什么看到那小孩会有这样感觉?

    蓝凌泽冰冷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台上的宫小小的背影,慢慢闭上眼睛聆听着音乐。

    “我要是能成为大师的学生该多好啊。”伊媚儿说着,眼睛不由看向台上的小身影,嫉妒的不行,可是碍于蓝凌泽在场故意表现的崇拜。

    二楼,宫漠雪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整个会场都的灯光不是很明亮,有些微暗,有些迷离,跟小提琴的琴声氛围迎合。所有的灯光都打向舞台,这样倒是给她一个很好的掩饰。

    宫漠雪路过洗手间,直接向前走去,在一个柱子旁边停下。

    这个位置刚好,宫漠雪扫视了一眼台下所有的人,凤眸一抹冷冽划过。

    本来刚睁开眼睛的的蓝凌泽,感觉到了不远处的杀意,猛的寻着视线看去,扫视了一眼四周,最后眼睛落在了对面二楼的一个柱子旁边。

    一个长发的女子身影正靠在那里,看似悠闲的听着音乐。

    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吗,为什么刚刚的那一抹杀意让自己如此的熟悉,就像五年前的那天一样。

    蓝凌泽的心猛的一震,真的会是她吗,不,不可能,她不是得了绝症,早就已经-------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想起她?

    蓝凌泽真的很想再次见到她,只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二楼,宫漠雪看准正陶醉的查理德迈阿珂,轻轻掏出内衣里藏着的轻巧狙击步枪,眼睛里满是杀意,对准他的位置,扣响了枪门。

    “啊!”只听一声低哼,查理德迈阿珂脑门中枪身亡,顿时所有的保镖大惊,乱成一团。众人尖叫无比,纷纷吓得不行。

    “有人行刺,赶紧封锁大门,不允许任何人出入,一定要找到凶手。”身旁的副官冷哼一声。

    本来沉醉在音乐中的人,听到这凌厉的声音,顿时大家乱成一团,炸开了锅。

    居然有人在音乐会刺杀查理德迈阿珂,意大利的海防官员,这胆子也太肥了吧。

    蓝凌泽本能的望向刚才的那颗柱子,已经没有了人影,难道真的是那个人,蓝凌泽起身朝二楼走去。

    “泽,你去哪里?”被疯狂乱窜的人们挤得差点跌倒的伊媚儿大喊着,害怕的要死,赶紧追过来。

    蓝凌泽没有回答,直奔二楼。

    刚才那不是错觉,真的会是她吗?

    他一定要知道答案,一定要。

    宫漠雪得手,赶紧回来:“走,我们赶紧去找小小吧,这里很危险。”

    “不要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们的。”南宫洛熙说着拉住宫漠雪的手朝一楼走去。

    感受到了他掌心的温度,宫漠雪微微一愣。这个男人居然在最危险的时候选择保护她,宫漠雪冰冷的心一点点融化,变暖。

    宫漠雪任凭南宫洛熙牵着,朝楼梯走去,洛子宇跟在身后。

    这边,蓝凌泽焦急的朝二楼奔来,心揪的紧紧的,恨不得马上就要知道答案。

    一个下楼,一个上楼,四个人就那样在楼梯口碰到。

    看到对面的女人,那个日思夜想,让自己亏欠一辈子的女人,此刻竟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蓝凌泽身体猛的抖了一下,震惊,错愕,一时间忘了反应。

    是她,真的是她,她没有死,还活着,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眼前。

    蓝凌泽只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般,一定是自己太想她,出现了幻觉。

    没有人注意到,蓝凌泽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了拳头,指甲用力的掐着掌心。感觉到那丝丝疼痛,蓝凌泽欣喜无比。

    原来,这不是梦,是真的,她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太好了。

    看到蓝凌泽的那一刻,宫漠雪整个人都僵住了,浑身的血液似乎瞬间凝固一般。凤眸中满是震惊,握住南宫洛熙的手不由紧了下。

    他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遇到他?

    五年了,宫漠雪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跟蓝凌泽相遇,她特意去了远离蓝凌泽的城市,就是不想让他找到自己,找到小小。

    如今,老天却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两个人就这么不期而遇。

    五年前的一幕幕在宫漠雪的脑海中闪过,心更是止不住的痛起来。

    宫漠雪以为,不去想,就不会再心痛,可是看着此刻站在面前的蓝凌泽,宫漠雪就知道曾经的伤害早就刻入骨髓。

    这一刻,见到蓝凌泽,宫漠雪没有欣喜,没有激动,没有兴奋,有的只是愤恨和怒意。

    蓝凌泽和宫漠雪两个人直直的盯着对方,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时间仿佛停止在这一刻。

    南宫洛熙不知道为什么,在宫漠雪的手握紧自己的那一刻,心里莫名的揪起,甚至有些害怕,说不清道不明。

    看到对面的蓝凌泽,冰冷的俊彦,强大的气势,锐利的黑瞳死死盯着宫漠雪,南宫洛熙的心猛地一惊。

    真像,实在是太像了,眼前这个男人居然跟小小长得极其相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蓝凌泽的视线落在南宫洛熙身上,冰冷的黑瞳扫视一眼他,然后视线落在南宫洛熙牵着宫漠雪的手上,瞬间脸色阴冷锐利,眸底一片冷煞的戾气瞬间弥漫,周身的温度瞬间降至零下。

    “为什么?”蓝凌泽声音冰冷,犀利直接。

    宫漠雪收起所有的复杂心情,一脸的冷漠:“你认错人了。”说完拉着南宫洛熙的手,就要朝楼下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