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你愿意做我的学生吗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传说在宫廷舞会上,巴赫的大提琴被做了手脚,除了g弦之外,所有的弦都断裂了。

    当大家准备看巴赫出糗的时候,巴赫仅仅只用了一根g弦,就即兴演奏了一首《咏叹调》,该曲子就是今天所说的《g弦上的咏叹调》

    g弦上的咏叹调就如永恒的和谐自身的对话,就如同上帝创造世界之前,思想在心中的流动。

    就好像没有了耳、更没有了眼、没有了其他感官,而且我不需要用它们,因为我的内心这有一股律动,源源而出。

    这音乐具有的“迤逦”和“沉着的华丽”,使任何人都不能漠视它的存在。”

    宫小小不紧不慢的说着,眼睛死死的盯着伊扎克-帕尔曼大师,眼角一抹失落。

    拉尼震惊的不行,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没想到这个小鬼这么厉害,居然知道那么多。

    伊扎克-帕尔曼眼睛瞪大,看着眼前小小的身影,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孩子。只有五六岁的样子,可爱无比,竟对音乐有如此高的领悟和理解。

    伊扎克-帕尔曼刚好瞥到宫小小眼睛里的那摸失落,心头微微一震。

    “大师,音乐是为懂他的人而生的,任何人都会犯错,就算是大师,名人,高管,国家领袖也不例外。

    聪明人不是不犯错误,而是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大师,你曾经是我的偶像,最崇拜的人,可是现在,你不是了。”宫小完毅然转身,朝门口走去。

    伊扎克-帕尔曼身体猛的一抖,自然听出了宫小小的意思。

    自己是一代大师,如果承认自己刚才的失误,那就是等于毁了自己的荣誉,光环,地位,要知道音乐大师出错,那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如果不承认,没人知道,失去的不过是一个小粉丝而已,熟轻孰重,伊扎克-帕尔曼自然明了。

    只是那稚嫩的声音却如同万斤铁锤,狠狠的砸在伊扎克-帕尔曼的心头。

    宫小小迈着脚步,故意放慢速度,期待着身后某个声音出现。眼看都到了门口,唉,宫小小轻叹一声。

    果然还是世俗的荣誉,光环比音乐重要啊,宫小小心里满是失落。

    “我错了。”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

    那声音好像饱经沧桑,经过强烈的思想搏斗一般,说的如此低沉,沙哑。

    听到这话,宫小小转身跑回去,一把抱住伊扎克-帕尔曼。

    “大师,你做到了,真的做到了。”宫小小兴奋的紧紧的抱着大师,很是开心。

    伊扎克-帕尔曼的手慢慢摸向宫小小的头,深邃的眼窝里划过异样的神采。

    拉尼早就被震惊的大脑短路了,大师,大师居然说他自己错了,怎么会,这怎么可能。

    宫小小慢慢松开大师,小脸上满是开心:“大师,你还是我的偶像。”

    伊扎克-帕尔曼轻轻摸了下小小的脸蛋:“谢谢你,小朋友,我待会会向所有的琴迷们道歉。”

    这就意味着大师的荣誉一下子被扫地,任何一个音乐家都不允许出现如此严重的失误。

    看到眼前头花白白的老人,宫小小心里莫名的一酸:“大师,你严重了,知道错了改过来就可以了。”

    “你不要安慰我了。”

    “我没有安慰你,我们中国闻名世界的领导人毛爷爷当年文化大革命,打倒右派,犯了很多严重的错误,可他永远都是全国人民的最好领袖,最敬佩的神。

    因为我们是人,是一个平凡的人,只要是人就会犯错,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就是进步,改过来就好了。

    在说了,您可是享誉世界的大师,我的偶像。”宫小小一脸崇拜道。

    听着小小的话,伊扎克-帕尔曼更是意外。

    “你的意思是,不会告诉其他人?”拉尼不确定的问。

    “当然了,不然我怎么会把那两个保镖支走啊。”宫小小冲拉尼微微一笑。

    “真的吗,小鬼,你可要说话算话,绝对不可以说出去,知道吗?”拉尼兴奋的声音里,多了几分乞求,丝毫没有了刚才的嚣张,不屑。

    “当然了。”宫小着看向伊扎克-帕尔曼:“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大师真的很爱音乐,如痴如狂,这样以为以生命来对待音乐的大师,如果就此断送了音乐的生涯,岂不是可惜了。”

    听到这话,伊扎克-帕尔曼更是激动,深邃的眸子慢慢蒙上了一层水雾。

    “好了大师,不要太感动啊,我要去找我妈咪了。”宫小小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小鬼。”大师说着站了起来:“你不是很喜欢音乐吗,你愿意做我的学生吗?”

    话音刚出,这次轮到宫小小震惊了。

    天啊,享誉世界的大师居然要收自己为徒,真是走了狗屎运了。本来只是想告诉他错了,没有想到居然会让大师如此的看重。

    “我愿意,我愿意。”个泡面哥小小一连说了两个我愿意,兴奋的一把抱住大师。

    “太好了,大师,谢谢你,谢谢你,我终于可以做你的学生了,好开心。”宫小小兴奋无比。

    这可是小小想都没想过的,真是被天大的馅饼砸中了,太幸运了。

    “恩,好,好。”伊扎克-帕尔曼一把紧紧的抱着小小,喜欢的不行。

    这个小鬼,思维如此的缜密,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誉特意支走保安,最重要的是他对音乐的见地,竟如此的通透,高尚,真是难得。

    “对了,叫什么名字。”

    “我叫宫小小。”

    “恩,小小,一会愿意和老师一起上台演出吗?”伊扎克-帕尔曼问。

    听到这话,宫小小震惊无比:“老师,真的可以吗?”

    看到那小脸上的期待,认真,伊扎克-帕尔曼微微一笑:“恩,我们就来演凑那首g玄之歌,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恩,有,我一定不会让老师失望的。”宫小小重重的点了下头,自信满满。

    外面的洛子宇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看着出去的保镖赶紧走过来,问清楚的缘由,才放心的坐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