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小提琴大师出错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我也相信小小。”南宫洛熙看向宫漠雪,跟着开口。

    “真是服了你们两个了,就算在宠爱他,有必要这么任他胡闹吗,人家可是享誉世界的著名大师,唉,真是不知死活。”洛子宇吐槽。

    “你去保护小小的安全,不要阻止他要做的,就在一旁看着就可以。”宫漠雪命令道

    “真是一对怪胎母子。”洛子宇小声嘟囔着,还是起身朝后台走去。

    ------------后台----------------

    宫小小有些担忧的走去,自己该不该说呢,他毕竟是大师,真的会听自己的建议吗?真的会相信自己吗,如果不信呢-----

    不管了,妈咪说过是人都会犯错,就算是大师也不例外,既然他的琴声有问题,我就要告诉他,这样他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才好改正。

    宫小小这么想着,看着后台门口的守卫,走了过去。

    “叔叔你好,我要见伊扎克-帕尔曼大师。”

    听到这话,两个保镖低头看了一眼小小的身影,一脸的不屑:“小朋友,去别的地方玩,大师正忙着呢。”

    “我一定要见到大师,大师是我的偶像,我很崇拜他的。”宫小小大声说着。

    人都爱听好话,拍他马屁总没问题吧。

    “小鬼,不要闹了,不要影响我们工作,大师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如果每一个人都这样说,那们的门槛不都被踩坏了吗。”

    “就是啊,这里有规定,任何闲杂人等都不可以来后台,有什么事等音乐会结束以后在说。”两个保镖制止道。

    “我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师。”宫小小声音有些焦急,没有想到这两个保镖直接拒绝。

    “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告诉大师啊,小朋友不许在闹了,赶紧回去找你父母。”

    “就是,小鬼别胡闹了。”

    “大师的琴声最后一个音符不对。”宫小小见他们软的不行,直接开口。

    “哼,小鬼别胡闹了,大师的音符怎么会不对,你懂什么,赶紧离开这里。”

    不远处洛子宇看着吃瘪的小小,心情一片大好。

    臭小子,让你天天说我,欺负我,这下你也有吃闭门羹的时候啊,活该。

    洛子宇没有上前,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靠在身后的柱子上。

    宫小小没有想到这两个保镖这么冥顽不灵,既然不让他进去,那他就偏要进去。

    宫小小心里想着,明亮的大眼睛咕噜一转,眼睛不由看向旁边。

    “大师。”宫小小严肃的喊了一句。

    两个保镖一听,赶紧站直,看向这边:“大师。”

    只是他们一抬头:“没有人啊,大师在哪里啊?”

    两个保镖意识到什么,回过头来,已经没有了宫小小的身影。

    “上当了。”保镖大喊一声,赶紧冲进去。

    “这小子,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哪里需要我保护啊,机灵的很吗。”洛子宇说着,干脆坐在了椅子上。

    宫小小直奔后台里面,看到最里面那个头发花白,正擦着小提琴的大师,兴奋的不行。

    “大师,我终于见到你了,你的琴声最后一个音符不对,颤音了。”

    声音刚落,伊扎克-帕尔曼大师不由微微一愣。

    “在那里,那小子在那里。”门外的两个保镖赶紧跑过来,行礼道歉:“对不起大师,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我们这就带他离开。”

    保镖一把拎起宫小小:“臭小子,不许你来捣乱,赶紧走。”

    “我没捣乱。”宫小小拼命的挣脱着。

    “对不起,大师,对不起。”保镖拉着宫小小赶紧往外走。

    “等等。”身后一声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话,两个保镖愣住了,小小使劲一甩,挣脱了魔爪。

    “小东西,你刚刚说什么?”伊扎克-帕尔曼问。

    宫小小看了一眼,果然他听进去了,转过身冲保镖挥挥手:“你们两个可以出去了,我有话要跟大师说。”

    听到这话,保镖一愣,这小子这是不知天高地厚,当着大师的面居然这么指使他们,太嚣张了。

    保镖碍于大师在,又不好收拾他,只能忍着,眼睛狠狠的瞪着小小。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

    听到这话,保镖着实愣住了,没有想到大师居然会听这个小鬼的话。

    “是。”

    看着已经出去的人,伊扎克-帕尔曼大师这才开口:“说吧。”

    宫小小嘴角扬起,一脸的认真:“大师,我听出来你刚才的那曲琴声最后一个音符有些颤音,所以特意跑来告诉你。”

    伊扎克-帕尔曼的眼睛划过一丝复杂,想不到现场三万多人,竟然被一个孩子听出来。

    “是你发现的?”伊扎克-帕尔曼不敢相信的问。

    “恩,是。我很喜欢音乐,大师一直就是我的偶像,这次我专门从澳洲飞过来,就是为了来参加大师的音乐会。可是,偶像也有失误的时候啊,大师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宫小小认真的说着。

    伊扎克-帕尔曼的脸色有些难看,没有回答。

    “这小鬼哪里跑出来的,大师怎么会出错呢,一定是你的耳朵有问题。”伴随着一道尖锐的声音声音,一个二十多岁的一身红色格子西服的男士走过来,一脸的不满看向宫小小。

    “你是?”宫小小问。

    “我是大师的经纪人拉尼,你不要在这里瞎胡闹,赶紧去外面玩吧。”托尼推着宫小小向门外走去。

    “放开我,我没有说错。”宫小小一把甩开拉尼的手,看向里面的人。

    “大师,音乐是有灵魂的,它只为真正懂它,爱它,用心去呵护它,理解它的人去演凑,只有心与灵魂的结合,才能创出出震惊绝世的佳作。”

    谁也不会想到小小的身影居然会说出如此有哲理,深奥的话来。

    拉尼更是不屑:“喂,小鬼,别在这里瞎忽悠,你懂什么是音乐吗,你懂音乐的精髓吗,谁都会用嘴巴说,不要不懂装懂。”

    拉尼自然不肯相信宫小小所说,伊扎克-帕尔曼可是国际最著名的小提琴家,那可是神一样存在的人物,怎么可能出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