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他真的伤她太深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听的伊媚儿一愣,想不到这个小孩居然这么识货,一眼能看出是出自哪位大师之手。

    “瓦伦蒂诺.加拉瓦尼是时装史上公认的最重要的设计师和革新者之一。

    valentino,这位以富丽华贵、美艳灼人的设计风格著称的世界服装设计大师。

    用他那与生俱来的艺术灵感,在缤纷的时尚界引导着贵族生活的优雅,演绎着豪华、奢侈的现代生活方式。

    他欢用最纯的颜色,做工十分考究,从整体到每一个小细节都做得尽善尽美。

    瓦伦蒂诺是豪华、奢侈的生活方式的象征,极受追求十全十美的名流所忠爱。

    他经营的valentin瓦伦蒂诺品牌以考究的工艺和经典的设计,成为追求十全十美的社会名流们的忠爱。

    他出色的成就被世界时装界公认为雄居于包括法国的圣.洛朗、皮尔.卡丹等人在内的世界八大时装设计师之首。

    1967年,他获得了neimanmarcus大奖,相当于当时时尚界的奥斯卡大奖。”

    听到宫小小的话,两个人顿时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宫小小。

    洛子宇虽然不懂设计,却听的出这小子说的有板有眼,从未想过这小东西竟然会懂这么多,连服装设计都这么了解,洛子宇此刻对宫小小无比佩服和感激。

    宫小小是在救自己的面子啊。

    一旁的伊媚儿听的脸色更加阴沉,真是没有想到,眼前的这小东西如此眼尖,不但一眼看出了出处,竟然还了解这么多。

    伊媚儿心里的一丝欣赏划过,随即眼睛一暗。

    明明很小的身躯,为什么此刻让她觉得竟如此的高大。那双忽闪的大眼睛透着睿智,脸上是与年龄不符的稳重,自信。

    这种感觉好熟悉,似曾相识,伊媚儿突然瞪大的瞳孔猛地缩了下。

    啊,是泽!

    这小家伙身上居然有和泽一样的神情,淡定自若,自信沉稳,举止投足----

    “不行,千万不可以让泽见到他。”伊媚儿心底一个想法突然闪过。

    不管是不是她想的那样,都绝对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泽是自己的,是自己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抢走,谁都不可以。

    伊媚儿清澈的眸子,此刻充斥着冰冷的怒意:“行了,不用你们赔了,赶紧离开这里,我不想在见到你们。”

    听到这话,两人一愣:“你刚才不是说让我们赔裙子吗,不让我们走,怎么这会又改变主意了?”洛子宇不解道。

    “我没时间搭理你们,看你们也赔不起的样子,在我反悔之前你们最好趁早离开这里。”伊媚儿冷哼一声。眼睛不由撇到了已经从电梯里出来的泽,在心里祈祷他们快点离开。

    “你真的确定不要我们赔偿了?”宫小小又问了一遍。

    这个女人真是多变,刚才死缠着不让走,现在又恨不得赶他们走,到底是什么让她改变想法了呢。

    “我确定,赶紧走。”伊媚儿催促道。

    话音刚落,宫小小一把扯着洛子宇朝酒店走去。

    “喂,我们就这么走了?”洛子宇有些难以置,瞥一眼站在那里的伊媚儿,洛子宇一脸不屑。

    虽然她确实很漂亮可是经过了刚才,所有的想法统统见鬼去了。

    “难道你想留下来赔偿,她那身衣服可是价值二十四万五千六百呢,你确定留下吗?”宫小小歪着脑袋问。

    一听这话,洛子宇箭步如飞,奔向旋转门口:“我才不赔。”

    旋转门口的电梯,宫小小和洛子宇正往里面走,这一边的蓝凌泽正拿着伊媚儿的手机朝外面走来。

    旋转门,一边进,一边出,洛子宇刚好站到了宫小小的左边,挡在了中间。

    这对父子,就这样错过了。

    看到泽进来,伊媚儿赶紧收起了刚才的愤怒,怨恨,立马一副楚楚可怜,小鸟依人的样子。

    “泽,你回来了啊。”

    “恩。“蓝凌泽一眼就瞥到她被弄脏的裙子,不由蹙眉:“这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啊,刚才有个小男孩不小心撞到的,没事,回去洗洗就好了。他也不是故意的,我已经让他离开了。”伊媚儿一脸的善解人意,然后走过来一把牵起蓝凌泽的手。

    “泽,对不起,你刚买给我的裙子就被我弄脏了。”

    看着一脸单纯,委屈的伊媚儿,蓝凌泽不由心疼,微微一笑:“不是你的错,在说我没有生气,走,在去给你买一条。”

    蓝凌泽冰冷的声音里多了一丝宠溺,伊媚儿那清澈的眸子如一潭深水,明亮至极让人心疼。

    “恩,泽,你对我最好了。”伊媚儿轻轻挽起他的胳膊,慢慢靠过去,一脸的开心。

    谁也没看到伊媚儿嘴角那一抹得意的冷笑。

    *********************

    这边,别墅离。

    直到晚上宫漠雪才慢慢醒过来,这一觉睡的好久,好踏实,好安心。

    宫漠雪慢慢睁开惺忪的眸子,看到眼前这张温柔,俊美的脸,宫漠雪一愣。

    她记得,之前南宫洛熙已经离开了,为何他此刻会在这里。

    此刻的南宫洛熙坐在床边,一只手拄着头,似乎睡着了一般,很是安静。

    聪明如宫漠雪,自然猜出了,一定是他不放心自己,所以又回来了。可她什么时候睡觉这么死了,居然连人进了屋子都没有察觉到。

    亦或者是,熟睡的她根本就没有对眼前这个男人有所防备。

    一想到他在床边守了自己一晚上,宫漠雪心底一抹感动划过。

    只是,这份感动注定无法回应。

    宫漠雪静静的看着床边的南宫洛熙,不说话,突然脑海里浮现出那张冰冷的脸。

    那个人有的只是冰冷,仇恨,虐待,凌辱----直到现在想起那张脸,宫漠雪都不由害怕。

    他真的伤她太深,虐她太狠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温柔至极,精心呵护,他和蓝凌泽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跟南宫洛熙在一起很安心,很放松。

    宫陌雪没有说话,慢慢闭上了眼睛。

    南宫洛熙不再感受着眼前的那束目光,这才睁开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