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宫漠雪浴室滑倒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宫漠雪将行礼放下,看着儿子开心的样子,会心的笑着,走向落地窗前的沙发。

    “妈咪,这里真的好好啊。”宫小小开心无比。

    宫漠雪打开窗户,微风袭来,吹在身上很是舒服服,听着街上的车马人流,心情十分的放松。

    “臭小子,怎么刚才没见你这么激动?”

    “刚才那不是有耗子叔叔吗,在他面前我必须要让自己表现的大方得体,绅士有度。”宫小小回答。

    “臭小子,你还真是能装啊?”宫漠雪都被儿子逗笑了。

    “那还不是得妈咪你的真传吗。”

    听到这话,宫漠雪眉头微微一皱:“臭小子,敢拐着弯的说你老妈了。”说着双手伸向小小。

    “啊,妈咪,哈哈,好痒,妈咪,我错了----”宫小小赶紧求饶。

    “那你以后还敢嫌弃我老吗?”

    “啊,我错了,哈哈,哈哈-----”

    母子二人开心的在沙发上,打闹着,嬉戏着,笑声传遍房间的每个角落。

    晚上,宫小小拉着洛子宇美其名曰想看一下维也纳的天空,两个闪了出去。

    看着浴室里正舒服的泡着泡泡浴的妈咪,宫小小打完招呼,顺手将浴室的门口和门把手上抹了一层润滑济,嘴角一丝坏笑。

    妈咪,对不起,我这次是故意的,谁让我喜欢南宫叔叔做我的爹地呢。

    听到儿子关门的声音,宫漠雪泡在舒服的热水里,房间安静的不行,一时间全部伪装的坚强统统丢掉,所有的坚硬盒子扔掉,整个人慢慢沉入水里。

    气温氤氲,热气缭绕,哗哗的水声细细作响,宫漠雪白皙的娇躯淹没在水下。

    宫漠雪屏住呼吸,什么都不想,让自己安静的呆在水下,享受着窒息的的感觉。

    从小生活在黑暗里的人,这样的感觉好亲切,好熟悉。死亡的窒息袭来,让宫漠雪的心无比的兴奋。

    这就是黑暗的习惯。

    宫漠雪慢慢有些喘不过气来,却强忍着不让自己出来。

    宫漠雪慢慢意识模糊起来,微微扭动一下身体。

    眼前浮现一张脸,那张冷漠,毫无表情的脸,一双锐利冷冽的黑瞳正死死的盯着宫漠雪,恨不得要杀了自己一般。

    “还我父亲,还我父亲--------”

    对面的那张俊脸,突然变得狰狞,恐怖,双手一把伸过来,死死的掐住宫漠雪的脖子,眼睛冲红,杀意弥漫。

    “不,不要,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宫漠雪拼命的挣扎着,辩解着,用力的甩着头,想要摆脱那死亡的魔爪。

    可那双手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死死的掐着她,呼吸变得困难,困难,更困难----------

    死神的脚步袭来,水下的人拼命的挣扎,想喊喊不出,想甩甩不掉,欲哭无泪,欲罢不能。

    “啊-------”

    宫陌雪一声大吼,水花四溅,洁白的后背噌的一下抬起来,长发自水里向后面猛的一甩,无数晶莹的水珠被甩到透明的玻璃上。

    水珠顺着光滑的玻璃墙壁,慢慢落下,好似天使晶莹的眼泪,滑落地毯,落日人间,美不胜收。

    宫漠雪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挣脱了死亡的感觉竟如此之好。

    浴缸里的水直到宫漠雪的胸部下方,那傲人的双峰,随着宫漠雪大口的呼吸,微微**着,诱人至极。

    宫陌雪顺势站了起来,整个身体暴露在外,如同出水芙蓉,娇艳欲滴。顺手一把将浴巾车过来,围在身上,朝浴室外走去。

    对面的宫小小此刻正拿着望远镜看着宫漠雪房间的动静。

    没错,就是她的宝贝儿子,借故出去欣赏美景,实际跑到了对面的楼顶,自编自导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

    宫小小那严肃的小脸,死死的盯着手上的表,见秒针指向了十二:“哇,刚好,不多不少,五十分钟。”

    宫小小嘴角一抹坏笑,掏出了手机。

    隔壁房间的南宫洛熙正看着电脑,准备明天的行程呢。突然手机响了,一看是小小的号赶紧接通了。

    “老师,我是小小,可以请你帮我个忙吗?”

    “什么事,小小干嘛这么客气?”南宫洛熙问道。

    “老师我想给妈咪买一个礼物,请你帮忙问一下我妈咪她是喜欢欧式的,意大利式的,还是法式的啊?”宫小小回答。

    “为什么不自己问呢?”

    “因为我刚才调皮,惹妈咪生气了。”

    听到对面有些委屈的生音,南宫洛熙顿时了然:“臭小子,原来是淘气了啊。那好吧,这个忙叔叔帮你。”

    “叔叔,你要快,赶快,礼物很抢手的,晚了就没有了。”宫小小催促道。

    “好,好,叔叔现在就去。”

    挂了电话,宫小小明亮的大眼睛里一抹皎洁划过。

    以妈咪风靡全球的风采,傲人的身材,勾魂的媚术,哈哈,南宫叔叔你就等着做我的爹地吧。

    “喂,你小子干嘛笑的那么奸诈啊?明明在楼顶,非要说是买礼物,真是瞎掰。”洛子宇不满道。

    明明说是去逛街,却拉着他来楼顶晒太阳,这下皮肤要保养好几天,才能缓回来。

    宫漠雪修长的美腿踩在地板上,丝丝水泽,留下几个优美的脚印。

    宫陌雪刚迈出浴室,只觉脚下一滑,本能的想要抓住什么,可是门把手也太滑了,来不及反应只听一声尖叫,宫漠雪噗通摔倒在地上。

    刚到门口的南宫洛熙,听到这尖叫声,一把推开房间的门,冲了进去。

    看到地上摔倒的人,南宫洛熙顿时一抹心疼,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将地上的宫漠雪抱起来:“你怎么样,有没有摔伤?”

    宫漠雪一愣,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在南宫洛熙的怀里。

    宫漠雪被南宫洛熙紧紧的抱着,贴着他的胸口,听到那怦怦的心跳。顿时心跳加速,脸不由绯红,很不自在。

    “不要紧,只是摔了一跤。”

    南宫洛熙抱着怀里的人,仅仅围了一条浴巾,白皙的肌肤仿若凝滞一般,吹弹可破,姣好无比。

    淡淡的肥皂气息传向南宫洛熙的鼻息间,不似那些化妆品,精油的味道,带着几分淡淡的清新,很是好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