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你不是一直很不服我吗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喂,你,你怎么了,喂?”宫小小看着痛苦表情的人,顿时反应过来,拿起手里的枪,朝刚才的人射击。

    “碰!”一声枪响传来,那人直接倒地身亡。

    宫小小赶紧看向一旁的洛之羽:“喂,你醒醒啊,千万不能睡,不可以-----”

    这边,宫漠雪看着正抱着货要逃跑的人,听到儿子的喊声,更是杀意袭来,愤怒之极。

    “该死,全都去陪葬吧。”宫漠雪站起身,疯狂的扫射向对面。

    枪林弹雨所到之处,一片尸体。

    宫漠雪看着前面正逃跑的人,举起枪:“雪姐,是我,不要开枪。”

    听到和声音,宫漠雪猛的一愣,看向那人:“小川。”

    “是,是我,雪姐,求你不要开枪。”小川赶紧求饶。

    “你怎么会在这里?”宫漠雪眼睛扫向四处:“赶快走,不要跟任何人说见到我了。”

    “嗯,是。”小川转身离去。

    身后传来几声枪声,他是所有人当中唯一有幸活下来的人,也正是因为他的离开,才让宫漠雪卷入更多的血腥恩怨当中。

    满地死尸,一片狼藉,殷红的血液染红了地面。

    宫漠雪多久没有闻到这熟悉的味道了,看着手里的两只箱子,薄唇勾起一抹冷笑,转身朝着儿子的方向走去。

    洛子宇在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耗子叔叔,你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宫小小兴奋的说着,很是激动。

    洛之羽刚要起来:“啊,好痛,我是不是要死了。”

    一旁的宫漠雪听到,不由白了他一眼:“死不了,你这样的阎王爷都不收。”

    洛之羽顿时火大,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冷血,自己救的可是她的儿子啊,她居然这么对待儿子的救命恩人,可恶。

    “耗子叔叔,你不是说自己很厉害吗,怎么中枪了就叫痛啊?”宫小小不解的看过来。

    “喂,小子,我这可都是为了救你,你居然还说风凉话,真是可恶。”洛之羽火大道。

    不知道倒了几辈子霉,居然碰到这么一堆奇葩的母子,真是冤孽啊。洛之羽甚至怀疑,这对母子是老天故意派来惩罚他的,真是命苦啊。

    宫漠雪端着一个白色的瓷碗走了过来:“喝了。”

    “什么鬼?”洛子宇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你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我你儿子的救命恩人。”

    “你脑袋被门挤了吗,要杀你不需要这个吧,一只手就够了。”宫漠雪不屑道,这家伙是不是又妄想症,张嘴闭嘴就是灭口。

    洛之羽这次终于见识了宫漠鲜血的实力,更是惧怕的不行。

    想起枪战中,她冷血,残暴,杀人不眨眼,眉头都不皱一下,五十多个人的黑吃黑活动被她一小时搞定,真是高手中的高手。

    若是以前,洛之羽肯定会反驳,不过经历了昨晚的那场恶战,宫漠雪的话他不敢不听。

    毕竟,他可不想得罪这个魔鬼女人。

    “那这是什么?“洛之羽问。

    “盐水,帮你解除蛊毒。”宫漠雪回答。

    “什么,解除蛊毒,真的吗,太好了。”洛之羽一脸难以置信,想都没想赶紧伸手接过来仰头全都喝下去。

    约莫一会,洛之羽只觉有东西在自己的胸口来回攒动,难受的不行。

    宫漠雪一把扯开他的衣服,看着胸口处那渐渐突起的长长的东西,慢慢蠕动着。

    宫漠雪看准时机,细长的指甲,嗖的一下子插到了那个蠕动的蛊虫的头部,插进肉里,洛子宇只觉痛的不行。

    殷红的血液从洛之羽的胸口慢慢参出,宫漠雪冰冷的眸子看着挣扎的蛊毒,锋利的指甲一把抽出它蠕动的身体,狠狠摔倒地上。

    一天长约十五六厘米的白色长虫落在地上,翻动着身体,挣扎了两下便没了动静。

    看的洛子宇一惊:“天啊,这,这就是蛊虫,就是这个该死的的东西折磨的我生不如死。”

    宫漠雪没有理会他的震惊,拿出一张银行卡丢过来。

    “喂,这是什么意思?”洛之羽气愤道。

    “你救了我的儿子,我们的帐两清了,里面有一百万,就当是你的疗养费,你可以走了。”宫漠雪冷冽的声音传来。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赶我走吗?”洛子宇有些意外。

    “你不是一直就想摆脱我吗,现在给你机会了。”

    洛子宇身体微微一愣,若是以前他早就高兴的跳起来了,可是经过昨晚,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喜欢这对母子了。

    虽然和他们相处不长,也很讨厌她们,可经过那一场恶战,让他有了新的认识。

    虽然宫漠雪很爱钱,冷酷,嗜血,却果断,智谋,勇敢,杀的也都是该死的人。

    宫小小调皮,可爱,机灵,总是捉弄他,是危险时刻也挺身而出护了他。

    最重要的是,洛之羽没有想到宫漠雪如此厉害,身手利索,果敢坚决,毫不犹豫,这样的她竟然让洛之羽莫名的臣服,敬佩,一时间洛之羽竟有些舍不得走了。

    “我,我可以不走吗?”洛之羽小声问道。

    听到这话,宫漠雪很是吃惊:“你不是一直就想走吗,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我想跟着你混。”洛之羽声音细弱蚊蝇,虽然听起来有点丢脸,他一个大男人跟着一个女人混,可眼前这女人不是一般人啊,比男人还要勇猛,狠厉,果决。

    “我没听错吧,你不是一直很不服我吗?”宫漠雪挑眉。

    “是,我以前是不服你,可是经过昨晚的一战,我服了,心服口服。所以请你不要让我走,我想追随你。”

    宫漠雪嘴角扬起:“你是真心的?”

    “嗯,天地作证,绝对真心。”洛之羽举手发誓。

    “没有任何待遇,你要负责小小的安全和所有的家务,餐点。”宫漠雪开口。

    “没问题。”

    “不可以抱怨,随时准备迎战,还会有牺牲的可能。”

    “我不怕。”

    “无条件的服从,不可以反驳我的任何命令。”

    “好,我答应你。”

    看着那视死如归的样子,宫漠雪微微一笑:“好,成交。”

    “太好了,我终于可以留下了。”洛子宇没想到自己竟会因为能留下来,如此的开心,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