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为什么会是她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夜色笼罩着大地,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招进来,几分清冷,几分落寞。

    蓝家别墅,书房内。

    真皮转椅上的人眼睛紧闭,眉头微微皱紧,面色凝重,好像是想到什么伤心的事。

    蓝凌泽迷迷糊糊中,仿佛看到了偌大的院子里,中间一颗梨花树,白色的梨花满天飘落,淡淡清香扑鼻而来,很是惬意。

    树下一个小女孩,白色的雪纺裙随风飘起,长长的头发垂到腰间,细细的花瓣落下,好像从天而降的小仙子一般,湛蓝的眼睛如大海一般灵动,仙气。

    小女孩身旁站着一个身穿黑色洋装的小男孩,英俊帅气,如此的绝配,简直就是画中的仙童,美若神祗。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小男孩问。

    “嗯,好,不论我们人在哪里,心都要在一起。”小女孩从脖子上摘下一条链子。

    “这个是我的护身符,从我出生就跟着我,现在我把它送给你,这样以后就算你离开了,你也会想起我。”小女孩说着帮小男孩带上。

    天真的笑容,如此的美好。

    小男孩伸手轻轻摸着脖子上的链子,上面还有小女孩的体温:“嗯,我们永远在一起。”

    两个小孩子手牵着手,一脸的微笑。

    蓝凌泽皱紧的眉头,微微舒展了下。

    画面切换,几个黑衣人拼命的把那个小男孩塞进一辆黑色的轿车里。

    小男孩拼命的挣扎着,可他毕竟只是哥五岁的孩子,怎么能抵抗过几个彪汉呢。

    车子开动,身后小女孩拼命的哭喊,大叫,追着车疯狂的奔跑。

    “不要走,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车上,小男孩拼命的反抗着,狠狠的咬着,踢着,骂着——却始终没有挣脱开。

    车后,小女孩疯狂的追着,喊着,哭着身影越来越远,一个不小心跌倒在地,疼的小女孩眼泪哗哗落下。

    车门打开,小男孩拼命的跑过去,一把抱起摔在地上的小女孩,紧紧的。

    “不,不要走,不要丢我一个人,我害怕。”小女孩声音满是恐惧。

    “不怕,我会回来接你的,你等我。”小男孩承诺道:“等我,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你一定要等我。”

    梨花树下,小女孩直直的站在那里,对着那个被强行抱走的小男孩大喊:“我会等你回来,一直在这里等你的。”

    **的童音里,满是坚定。

    “不,我不要走,不要—”蓝凌泽身体猛的一怔,从梦境中醒过来,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心底满是失落。

    眼角一颗晶莹的液体滑落,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对着梦中的女孩哭了。

    可笑,真是可笑,一向冷酷无情,嗜血残忍的蓝凌泽居然也有真情流露的一面,如果被别人知道,肯定以为是世界末日呢。

    “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翻遍全世界都找不到你,你过的怎么样?”蓝凌泽自自语的说着,眼角满是落寞。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做这个梦,梦到梨花树下的那个小女孩。

    越是如此,蓝凌泽的心就越是空虚,寂寥。

    “啪啪。”安南敲门进来:“少爷,你让我查的关于那个女孩的信息已经查到了。”

    “太好了,快给我。”蓝凌泽兴奋的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激动不已。

    要知道自己已经找了她整整二十年了,大海捞针般,现在终于有消息了,太好了。

    看到少爷的兴奋表情,安南的眉头却皱的更紧了,手里的文件始终没有递上来。

    “怎么了,快给我啊。”蓝凌泽催促道,有些不悦。

    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就见到那个女孩,见到那个自己魂牵梦绕,日思夜想的女孩。

    蓝凌泽来不及想安南的表情,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文件,满心期待的打开了。

    当看到里面的照片,蓝凌泽身体猛的一抖,愣在了那里。蓝凌泽的眼睛瞪大不能再大,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安南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谁也不会想到事情竟然是这个样子。

    许久,“啪!”的一声,蓝凌泽手里的文件落地,整个人瘫坐在皮椅上,半天才慢慢回过神来。

    蓝凌泽脸上满是痛苦,震惊,不敢相信,懊悔,自责,痛恨——

    “消息可靠吗,没有搞错吗,真的是她妈?”蓝凌泽不敢相信的再次问道。

    多希望这不是事实,是安南搞错了,是假的。

    “少爷,这是真的,千真万确,我已经核实过了,没错。”安南小声回答。

    蓝凌泽眉头皱的更紧了,手狠狠的握着拳头,眼睛里满是痛苦,挣扎。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她,为什么是她,怎么会是她?”

    他满心期待的打开文件,可没想到里面的照片不是别人,竟是宫漠雪。

    那个自己日思夜想,从小喜欢,给过承诺的小女孩竟然是她。

    那个出身杀手盟,间接杀死自己父亲的女人。

    那个自己想爱却不能爱,痛苦折磨了好久的女人。

    那个被诊断还有半年时间身的绝症的女人。

    那个曾经在自己生命中短暂路过,却又狠心离开的女人———

    “为什么,这么为什么,老天为什么如此对我?”蓝凌泽痛苦的吼了一声,狠狠的一拳头砸在桌子上。

    玻璃桌面顿时碎了一地,殷红的血液慢慢渗入那透明的玻璃,红的刺眼,红的心疼。

    老天在跟自己开玩笑吗?

    蓝凌泽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小女孩竟然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他对宫漠雪既爱又恨,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蓝凌泽那几近崩溃,痛苦的样子,安南心疼的不行,谁会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少爷,您,您的手受伤了,我马上叫医生来替你包扎。”安南几步奔向门外。

    蓝凌泽抬头望向窗外漆黑的夜空,冰冷的眸子慢慢眯起。

    突然想起那天公司庆典,她举起枪对准自己,明明可以开枪可是最后一刻却犹豫了,为什么会犹豫呢?

    蓝凌泽的手不由碰到了自己脖颈里的链子,眼睛不由瞪大。

    难道她看到了自己的这条链子,因为她就是那个小女孩,所以她认出了自己,犹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