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我要你所有的钱财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这一天,洛之羽真是无聊的透顶。

    宫小小学了一天,他神偷万般无聊的陪了一天,郁闷的不行。

    回家的路上,洛子宇看着前面的小身影,眼珠微微一转,计上心来:“小鬼,商量个事可以吗?”

    “什么事?”宫小小头都不回,就知道他也没什么好事。

    洛之羽几步上前,拉住小小的胳膊,半蹲下身体,故意露出和蔼的笑容:“小鬼,你帮我把这蛊毒解除吧,不论你开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你的话当真,什么条件都可以?”宫小小狐疑的问。

    听到小小狐疑的声音,洛之羽心里一喜,还是小孩比较好骗:“那是当然了,宇宙无敌超级美少男的我一向说话算话,绝不食。”

    洛之羽却在心里想,臭小子,等你你把我的蛊毒解除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宫小小歪着头,看向正一脸算计的洛子宇,心底冷哼一句:横,居然敢骗我,你心里怎么想我会看不出来,别忘了我可是有特异功能的。

    宫小小的眼睛可以看透世间的一切,穿透万物。

    “我最喜欢钱了,我要你所有的钱财。”宫小小一脸天真道。

    洛之羽额头顿时三条黑线,这小鬼,人虽小鬼机灵:“好,只要你帮我解除了,我的所有财产都给你。”

    “如果我帮你解除了,你骗我不给我怎么办啊?”宫小小不情愿道。

    “怎么会呢,叔叔我一九鼎。”

    “那你先给我。”宫小小绷紧的小脸,严肃无比,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看着那小鬼的认真,严肃,洛子宇有种掉入坑的感觉。虽然这个臭小子年龄不大,可他是那个死女人的儿子,真的可信吗。

    “哎呀,叔叔怎么会骗你呢。”洛之羽打马虎眼道。

    “那不行,我是小孩子,你如果欺负我,怎么办啊。再说了,要是让妈咪知道,非的打死我,我看还是算了吧。”宫小小转身就要走。

    看着拒绝的小小,洛子宇来不及犹豫:“好,我给你。”

    宫小小脸上一抹得意的坏笑,横,欺负我小啊,鬼才信了。

    银行里,洛子宇将自己卡上的钱全部转到了宫小小的账户上。

    洛之羽看着空空的卡片,心疼的不行:“全都给你了,这下我穷的口袋比脸都干净,你赶紧解吧。”

    “叔叔,你还有三张卡,一块劳力士手表,黄金的项链,你左边耳朵上的那颗南非宝石耳钉也都要给我。”宫小小认真说道。

    听到这话,洛子宇真有种想要撞墙去死的感觉。

    这小子到底是不是人啊,怎么这么狠,真是一点都不给自己留后路啊。

    “小子,做人不可以太贪心啊。”

    “是你说,你所有的钱财都给我的,大丈夫一既出,驷马难追,赶紧的。你总不想一辈子受制于人吧,所以还是快点交出来吧。”宫小小催促道。

    洛之羽欲哭无泪,这一刻后悔死了,可是一想到能摆脱这对腹黑,恶魔的母子,忍了。

    只要解除了蛊毒,他在抢回来就成了吗。

    “好,给你。”洛之羽将所有的东西全都交给宫小小。

    看小鬼头把所有的卡,钱,黄金,钻石都换成黄金,转到他的名下,洛子宇心疼的肝胆都要出来了。

    银行外。

    “苍天啊,大帝啊,我的钱啊,所有的家当啊---------”洛之羽对天哀嚎,欲哭无泪,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

    夕阳的余辉撒向大地,温柔的红润染红了天边,很是惬意,舒服。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疾驰而来,“吱!”的一声停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上车。”宫漠雪冷哼一声。

    宫小小一脸的兴奋,爬上车,洛子宇有些疑惑,也跟着上了车。

    “妈咪,我们今天又要去玩cs的游戏啊。”宫小小兴奋问道。

    “是啊,今天可是一条肥鱼,千万不可以给我出意外啊。”宫漠雪叮嘱道,眼睛里满是雀跃。

    “妈咪,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宫小小满是期待:“好久没有玩了,这一次又可以大显身手了。”

    听着母子二人的谈话,洛子宇有些丈二的和尚:“不过是个游戏而已,至于那么兴奋吗?”洛之羽嘀咕了句,为何心里有种不祥的感觉。

    宫漠雪从座椅下方掏出一个黑色的袋子,丢到后面:“一会有场枪战,如果你害怕可以选择呆在车上。”

    “枪战?”洛子宇震惊无比,看着前坐上两个人视若无睹的表情,顿时火大。

    小屁孩都跟着去了,更何况他这个神偷呢:“我怎么会害怕,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去。”

    洛子宇说着掏出袋子里的东西,吓了一跳:“啊,是枪,是真的枪啊。”

    “干嘛那么大惊小怪,别告诉我你没用过枪,还自称神偷呢。”宫小小有些蔑视的声音传来。

    “喂,小鬼,别得瑟啊,枪算什么,老子早就玩得不想玩了。”洛子宇虽然嘴巴上逞强,可是握着枪的手却沁出丝丝汉泽。

    他偷东西无数,却从未玩过真枪,顶多也是那个打火机的枪吓唬人而已,听着小鬼的语气,好像枪就是他的玩具一般。

    洛子宇不由后背一凉,天啊,这到底是怎样一对母子,居然枪支如便饭,这会洛子宇才察觉到,自己真的是偷了不该偷的人家。

    “待会是场硬仗,自己留点神,不要给我脱后腿。”宫漠雪声音冷淡,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妈咪,我会小心的,决不拖你后腿。”宫小小保证道。

    “我不是说你,是说后面的人。”

    听到这声音,洛子宇很是不满:“喂,你这女人怎么说话呢,大爷我久经沙场,身经百战,什么大场面没见过。”

    “最好记住你自己的话,希望不要吃了你的话。”宫漠雪将油门一脚踩到底,车子如同离玹的箭瞬间飙飞出去。

    一个急转弯,“啊!”洛子宇大叫一声,头刚好撞到旁边的车窗玻璃上,疼得要死。

    “喂,你这女人怎么开车呢,痛死我了。”

    “这都叫痛,真正的痛还在后面呢。”稚嫩的声音满是不屑。

    宫小小摸着手里的精致手枪,一颗一颗子弹放到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