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宫小小一句话,如大盆凉水,彻底将洛子宇浇醒了。

    “喂,小东西,叔叔我这么帅有必要拍你马屁吗,你虽然很帅,但是比我还差点。”洛子宇傲娇道。

    “你,你也好意思说自己帅,尖嘴猴腮,一脸的精明,像只耗子。”宫小着顿了下:“以后就叫你耗子保镖吧。”

    洛子宇鼻子都被气歪了,居然被这个小鬼头叫成耗子。

    死耗子,谁要当耗子。

    “喂,小鬼,你不要太过分啊,这么小嘴巴要积德啊,不然长大了没人要。”洛子宇火大道。

    “哈哈,耗子叔叔,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去给我买早餐,然后送我去上课。”宫小小稚嫩的童音,多了几分霸道。

    “哼,我为什么要伺候你啊?”洛子宇自然不愿。

    宫小小没有回答,嘴角一抹坏笑,嘟起小嘴,慢慢动了几下。

    “啊,啊----”洛子宇只觉浑身被千万只蚂蚁啃咬般,痛苦的不行,大声嚎叫着。

    最后疼的洛子宇坐都坐不稳了,痛苦的来回翻腾,摔倒地上,抬头正好看着坏笑着的宫小小,洛子宇眼睛里满是杀意。

    “臭小子,原来是你在暗害我,小混蛋,看我怎么收拾你---”洛子宇声音还没落下,只见小小的嘴巴动的快了些。

    “啊,该死的别念了------”洛子宇奇痒无比,痛苦不堪,生不如死。

    没有想到这小家伙如此腹黑,冷酷。

    洛子宇不住的在地上来回翻腾,痛苦的哀嚎:“啊,好痛,我听你的,我去买早餐,不要再念了,不要念了----”

    听到求饶声,宫小小这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你都要听我的,知道吗。”宫小小虽然个子小,却盛气凌人。

    该死的小东西,跟那个女人一样的恶毒,冷酷,无情,该死的母子,我诅咒你们下地狱,出门被车撞死,吃饭被水呛死,走路吊进下水道淹死,洛子宇在心里骂道。

    “还不快去。”宫小小不耐烦的催促道。

    洛子宇丝毫不敢在耽搁,赶紧一溜烟朝门外跑去。

    南宫洛熙看了眼闹钟,都已经八点二十分了,怎么小小还是没有来啊,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南宫洛熙想着起身向门口走去,刚开门就看到门口那个小小的身影,正要伸手按门铃。

    “小小,今天你迟到了啊。”南宫洛熙故作道。

    “老师,对不起,下次我不会了。”宫小小谦虚认错,没有推卸半点责任。

    看的南宫洛熙心里一暖,只要小小没事就好了。南宫洛熙眼睛瞥到一旁的洛子宇,疑惑的看向小小。

    “老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他是我的保镖。”宫小小开口。

    “保镖?”

    “嗯。”

    宫小小将昨晚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听的南宫洛熙眉头皱紧。

    怎么也想不到,昨晚他们的别墅居然进了贼。幸好宫漠雪会些身手,否则换成是平常的女子,岂不是很危险。

    一想到平时宫漠雪一个人带着小小,南宫洛熙莫名的心疼了下。

    “西德,派几个保镖过去,负责小小的安全。小小是我的学生,他的安全不可以出半点闪失。”南宫洛熙声音冰冷,威严,不容置疑。

    洛子宇感受着南宫洛熙冷冽的眼神,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这明摆着是说自己的啊,可能住进如此奢华的别墅,绝对不是一般人。这一片小区是澳洲顶级首富们居住的地方,可见这家伙肯定势力非常。

    不过被南宫洛熙当面这样敌视着,洛子宇自然有些不服气:“喂,你这是什么意思,虽然我是贼,可他们母子比贼还要腹黑,阴险,居然给我下蛊毒,更是可恶。”

    洛子宇生气的说着,有钱就了不起了啊。

    “你不难受了是吗?”宫小着转过身,歪着头看向洛子宇。

    洛子宇赶紧闭上了嘴巴,该死,这个小东西,有机会一定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魔头,小混蛋。

    宫小小在转过身,一脸的幼稚,可爱,跟刚刚威胁他的腹黑模样完全判若两人。看得洛子宇心里一凉,这个小鬼,真是腹黑,也太能装了。

    “老师,谢谢你,你真好。不过不用了这么麻烦了,我妈咪可以应付的。”宫小小感激道。

    “不麻烦,你是老师最得意,最喜欢的学生,所以老师必须负责你的安全。“南宫洛熙摸向小小的头,眼睛里满是宠爱。

    “老师,你可以做我的爹地吗,小小真的好想你做我的爹地。“宫小小再次问道。

    看着那天真的小脸,南宫洛熙身体不由一愣,想起父亲以死相逼,南宫洛熙的脸色有些苍白。

    “老师,你不舒服吗?”宫小小关心的问。

    “我没事,小小,我们上课吧。”南宫洛熙赶紧岔开话题。

    “好的。”

    看着如此懂事的小小,南宫洛熙心里一抹纠结划过。

    看着走向书房的二人,洛子宇一脸不情愿。真是没良心,你们两个去上课,让我在这里当电线杆,真是无聊至极。

    洛之羽环顾了一下四周:“哇,好奢华的家具,装饰啊。”

    意大利的真皮沙发,上等的红木家具,古瓷器和名人的字画更加衬托了这个别墅的身价。

    看得洛子宇眼睛都直了,无意间瞥到大厅中间的茶壶上。

    “这,这是道光年间的古瓷器啊,很值钱的。”洛子宇激动无比,这下要发财了,赶紧扫视了一眼大厅。

    见空无一人,洛之宇慢慢走过去,抬起手向茶壶伸去,眼睛还不住的四下张望。洛子宇的手摸到茶壶,刚要往自己的衣服里塞。

    “住手。”身后传来一声,西德走了过来。

    整个别墅都安了摄像头,西德在监控室里早就看的一清二楚。

    听到这声音,洛子宇赶紧举起手里的茶壶来,装作欣赏的样子:“哈哈,我看这个茶壶不错,所以仔细研究一下。”

    洛之宇故意客气的说着,上下左右看了一番,最后在西德冰冷的目光中很不情愿的放了回去。

    西德没有说话,一脸严肃的看着洛子宇,寸步不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