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小朋友,你这是抢劫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我没有,你误会了。”欧阳飞华说的心虚。

    声音刚落下,一道稚嫩的同音传来:“妈咪,这里有我们的照片。”

    欧阳飞华脑门顿时三条黑线,这个小家伙,能不能不要这么落井下石啊。

    宫漠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面无表情,看得欧阳飞华头皮发麻。

    “那个,那个,你不要误会,我是摄影家,在寻找灵感刚好碰到你们。是你们那种最原始,最真实的母子情激发了我,所,所以我才会------”欧阳飞华试图解释。

    “妈咪,拍的好漂亮,真的不错。”宫小着走了过来。

    宫漠雪看都不看地上的欧阳飞华,抬头朝相机看去。

    “这张不好,这个角度把我拍的太胖了。”宫漠雪不满。

    “啊,这个好,我好帅啊,比阿尔法还有型呢。”宫小小得意。

    “这个还行,就是腿没拍那么长。”

    “这张不好,是被你扁的,我要删了----”

    看着母子二人品头论足,争论不休的评论,欧阳飞华更是无语。

    真是一对另类的母子,一般人听说被艺术家偷拍,要么生气,要么高兴的不得了,还从未见过这样的母子。

    妈妈冷酷,严厉,冰美人,儿子超萌,超帅,好天真,真是遇到一对奇葩母子。

    欧阳飞华看着新买的相机被他们咔咔的按着,心疼的不行。

    这可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sonyhdc-f950摄像机。欧阳飞华找人托关系,拐了八百到晚才买到的呢。

    “那个,请问摄影机可以还给我了吗?”欧阳飞华小声问道。

    正谈论开心的母子,直接无视欧阳飞华的存在,继续争论着,挑肥拣瘦的说着。

    欧阳飞华有些恼火,不由提高了嗓门:“喂,请问可以把相机还给我了吗?”

    “别吵,烦不烦。”宫漠雪不悦道。

    欧阳飞华顿时无语,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如此?刚才她用球砸了自己,此刻居然如此没礼貌还嫌自己烦,可恶。

    欧阳飞华抬脚走了过去,看着一大一小兴奋的说着,刚要开口:“喂,我-----”

    只是欧阳飞华话还没有说出来,身体已经飞了出去,耳边一阵风声。

    “噗通!”一声,欧阳飞华重重的摔在地上,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你,你这个野蛮的女人。”

    宫漠雪收回了脚,懒懒说道:“儿子,记住别人说话的时候大吼是很没有礼貌的。”

    “恩,妈咪,我记住了。”宫小小用力点了下头:“妈咪,我好喜欢这个相机啊,可不可以给我啊。”

    听到这话,欧阳飞华嘴角一抽:“不,绝对不可以,那是我的。”

    “既然你喜欢,那就是你的了。”宫漠雪直接将相机给了小小,转身就去捡球。

    “谢谢妈咪。”小小兴奋的跳了起来。

    本来气愤的欧阳飞华,这下更是无语,两只手强撑着身体站起来:“不,不行,那是我的相机,你简直就是个女强盗。”

    小小看着浑身满是沙子的人,一脸同情:“你敢这么说我妈咪,小心你的舌头哦,现在这个相机是我的了。”

    “小朋友,你这是抢劫。”欧阳飞华只差一口老血喷出。

    “是吗,叔叔我好怕啊。”宫小小故作害怕的样子:“可是,我已经问过妈咪了,妈咪都同意了,所以它就是我的了。”

    “你这么做是犯法的?”欧阳飞华真是后悔万分,早知道如此打死他也不会拍他们了。

    只可惜,现在后悔都晚了。

    宫漠雪听到这话,慢慢走过来。

    强大的气势,冰冷的杀意,让欧阳飞华不由身体一抖,退后了几步。

    此刻的宫漠雪仿若地狱里的魔鬼,让人心脏压迫的不行,随着她的靠近,欧阳飞华根本无法呼吸。

    “违法,我就是法,我看上的就是我的。”宫漠雪挥了挥手里的排球。

    欧阳飞华只觉后背一凉,都湿透了。欧阳飞华双腿软的动弹不得,鬓角滑下细细汗珠,手死死的握着拳头。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怎么会如此可怕,欧阳飞华心里莫名的发毛。

    “记住,以后在被我见到你偷拍别人,绝对饶不了你。”宫漠雪丢下一句,转身离开。

    果决,狠辣,魔鬼,这是欧阳飞华脑海里所有形容的词。

    看着走远的一大一小身影,欧阳飞华紧绷的身体噌的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该死,自己怎么遇到这么两个魔鬼,真是吃人不吐骨头。

    欧阳飞华看着心爱的摄影机,却不敢多说一句话。

    想起刚才那个冰冷,满是杀意,阴暗的眼神,欧阳飞华到现在都后怕的不行。

    这个女人绝对是恶魔投胎的,气场如此强悍,他可是个文明人,以后千万不能在碰到她。

    世界真的很小,往往你越不想遇到的人,就会偏偏遇到,此刻的欧阳飞华根本不会想到,以后自己和这对母子会有怎样的纠葛。

    这边,南宫洛熙刚进家门,就感觉到压抑的气氛,死气沉沉,暴风雨前的平静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南宫洛熙的手下意识的整理了下衣服,深呼吸了口气,走了进去。

    南宫洛熙刚进门,就看到沙发上正坐着的一脸颜色的人。

    头发半参着白发,那样冷峻,严肃的脸,仿佛要将整个房间冰冻一般,深邃的眸子洞穿一切,直击人心。

    南宫洛熙感觉到从头到脚彻骨的寒意,就知道老爸肯定生气了。

    “爸。”南宫洛熙走过来。

    “不许做我的沙发。”一道苍老,固执的声音传来。

    南宫洛熙费解,虽然父亲的脾气有些古怪,可这也太莫民奇妙了吧。是他叫自己回来的,回来了又给自己脸色看,这是几个意思。

    南宫洛熙转身要走,“站住。”

    “爸,你到底想怎么样,坐不让坐,走又不让走?”南宫洛熙不悦道。

    “那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南宫老爷郑重有声,怒意十足。

    听到这声音,南宫洛熙心里咯噔一下。

    怪不得让直接回来了,原来是因为她们母子,肯定是西德打小报告,回去他一定要狠狠的收拾西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