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其实我很喜欢你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要是小小也有这样一个别墅就好了。”宫漠雪心里不由感叹着,看来她要多多挣钱才行。

    以后的日子,宫小小每天跟着南宫洛熙学习,很努力,很认真,看得南宫洛熙都有些佩服这个小家伙的毅力了。

    这天半夜里。

    南宫洛熙刚要睡就听到隔壁房间有开门的声音,南宫洛熙不由好奇,起身去打开房门一看,没有人啊?

    南宫洛熙看向对面的房间,那里是宫漠雪的房间,如今这会大半夜她怎么可能起来,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第二天。

    早餐桌上,宫小小大口的吃着,似乎饿得不行。

    好一会都没见宫漠雪下楼,南宫洛熙好奇,怎么这么久了她还没有起来吗,还是生病了?

    南宫洛熙犹豫了下,还是问出口:“小小,你妈咪呢,怎么没见她下来?”

    “妈咪出去办事了,说过几天回来。”

    听到这声音,南宫洛熙一愣:“什么,你妈咪不在,她什么时候走的?”

    “昨晚。”

    南宫洛熙突然想起昨晚半夜的开门声,难道就是那个时候。为什么她离开都不跟自己说一声,南宫洛熙明亮的眸子划过一丝失落。

    “叔叔,你喜欢我妈咪。”宫小小认真看过来。

    “噗。”南宫洛熙刚喝进嘴巴的牛奶猛地喷出来,刚好呛到。

    真是败给这个小家伙了,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啊。

    “叔叔,你小心点。”宫小小起身过来,拍了拍南宫洛熙的后背,一脸的关心。

    南宫洛熙咳嗽了好一会,才缓过来,眼睛无奈的瞪了一眼小小:“小东西,你懂什么啊?”

    “叔叔害羞了,被我猜到了吧,哈哈。”宫小小一脸肯定,完全无视南宫洛熙的尴尬。

    宫小小嘴角扬起,故意凑近南宫洛熙,神秘打量着他:“叔叔,其实我很喜欢你,如果你能做我爹地就更好了。”

    “真的吗?”南宫洛熙想都没想,直接出口。刚说完,南宫洛熙就意识到自己太过着急了,脸上多了几分不好意思。

    没有想到南宫叔叔这么心急,看来我真的猜对了,宫小小一抹坏笑:“叔叔,其实我妈咪一个人很辛苦的,还要照顾我,如果能有一个人爱她,照顾她,那她就不用这么累了。”

    听的南宫洛熙心里一酸,是啊,一个女人带着儿子,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肯定吃了不少的苦。

    宫漠雪故意将自己伪装的很强势,坚强,可在强悍也终究是个女人,南宫洛熙不免有些心疼。

    “叔叔,如果你能和妈咪在一起,那她以后就不会总是欺负我了,到时候由你顶着,我就不用在怕了。”宫小小明亮的大眼睛里一抹皎洁划过。

    “好啊,你小子,原来是有私心的啊。”南宫洛熙打趣道,心里却划过一丝甜蜜。

    “哈哈,双赢,大家都好。”

    南宫洛熙心情一片大好,如果真的可以,未尝不可。

    只是,自己这样的家庭,爸妈那肯定是不会同意的,南宫洛熙心里一抹失落划过。

    不过,他想试试。

    三天后---------

    看着睡下的宫小小,南宫洛熙轻轻的帮他盖好被子,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南宫洛熙这才松了口气。

    他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孩子,真的很懂事,很讨喜。

    门外传来开门的声音,南宫洛熙身体不由微微一愣,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欣喜,期待,起身走出去。

    隔壁房间,宫漠雪酿呛的进屋,听到身后的声音,猛地转过身,当看到进来的人时,宫漠雪紧绷的心终于放下。

    “你回来了?”南宫洛熙开口。

    宫漠雪还没来得及回答,眼前一黑,顿时没有知觉。

    南宫洛熙手疾,一把接住了宫漠雪。

    “喂,你怎么了?”南宫洛熙担心道。

    那张精致的五官此刻有些惨白,看起来好疲惫,好累。

    南宫洛熙修长的手指似乎摸到了黏糊糊的东西,抽回手一看:“血,怎么会有血,你受伤了?”

    南宫洛熙赶紧把她放到床上,替她检查伤口。

    他不但是文学家,医术也是一流,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

    宫漠雪的胳膊和后背血痕累累,看得南宫洛熙眉头皱的紧紧的。

    她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啊,眼睛里满是心疼。

    南宫洛熙一把要去扯她的衣服,手刚刚碰触那漂亮的脖颈,一股电流瞬间窜变了全身。

    南宫洛熙嗖的一下缩回了手,他不是故意要看她的身体的,只是伤口的位置跳过特殊。

    “对不起,我不是无意冒犯的。”南宫洛熙说着伸手过去。

    约莫半个小时,南宫洛熙终于替宫漠雪包扎好,额头上细细的汗珠。

    南宫洛熙终于松了口气,静静的看着床上的她,如此近距离。

    那安静,熟睡的小脸,诱人的水晶唇,让人有种莫名的冲动。南宫洛熙慢慢慢凑了过去,鼓起好大的勇气,刚要吻下去。

    “小小,小小-----”宫漠雪细碎的声音,让他噌的一下缩了回来。

    听到她的声音,南宫洛熙很是心疼。虽然她对儿子很是严厉,甚至有些过分,可他看得出来宫漠雪很爱小小。

    她就像一个谜,神秘却又危险,如同冬日的罂粟,吸引人不由的沉沦,无法自拔。

    南宫洛熙在心底暗自发誓,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母子,再也不要让宫漠雪受伤。

    第二天中午,宫漠雪才醒过来,浑身痛的不行,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回想着昨晚的一切,难道是他?

    “哈哈------”

    “你输了,该你了-----”楼下传来欢笑声。

    宫漠雪随便套了件衣服,走了下去,三天没见小小了,确实很想他。

    沙发上的两个人,脑门上贴着纸条,小小正往南宫洛熙的脸上画着王八,两个人很是开心的玩着。

    “妈咪,你醒了。”小小跑过去,一把抱着宫漠雪:“妈咪,我可想你了,你终于回来了。”

    宫漠雪一把搂住儿子:“恩,妈咪也很想你。”

    南宫洛熙赶紧接下纸条,擦着脸,被她看到自己的窘相,真是不该。

    “谢谢。”这一句,宫漠雪发自肺腑

    听到这声道谢,南宫洛熙很是欣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