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叔叔,你可以当我爹地吗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看着这一幕的人,一双明亮的眸子有趣的看着,嘴角微微扬起,真是一对有意思的母子。

    船舱里一个海盗正慢慢的抬起手,朝着宫漠雪的身后就要开枪。

    “小心。”一声大喊传来,南宫洛熙瞬间闪到宫漠雪的身后,一把推开正在开心的母子。

    那颗子弹,毫不留情的射了过来。

    “啊!”南宫洛熙一声闷哼,脸色瞬间惨白。

    反应过来的宫漠雪,眼睛瞬间冰冷一片,转身给那人致命一枪,那人当场断气。

    “叔叔,叔叔,你怎么了?”宫小小担心询问。

    南宫洛熙强忍着痛苦,眉头皱紧:“没没事。”

    只是他刚说完,就晕了过去

    宫漠雪连忙伸手一把扶住了他,然后查看南宫洛熙的伤势。

    “没事,死不了,没有打中要害。”

    -----------两天后------------

    南宫洛熙觉得自己睡了好久,终于有了知觉,慢慢睁开眼睛。

    南宫洛熙眼睛扫视了一眼四周,不由瞥到了趴在床边的女人。

    安静熟睡的小脸,被头发挡住了一半,即使如此还是无法阻挡那惊艳的五官,绝美的容貌。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南宫洛熙不由在心里问道。

    想起游轮上,她不凡的身手,狠辣的表情,绝对不是普通的女人。可面对如此凶狠的歹徒,她眉头都不皱一下,如此的正义,勇敢,一般人根本无法做到。

    此刻睡熟的她,如初生的婴儿般,如此的安静,看的南宫洛熙很是安心,嘴角不由微微扬起。

    “叔叔,你醒了。”一个稚嫩的童音传来,打断了南宫洛熙的思绪。

    看到门口进来的超级小帅哥,帅气,机灵,明亮的大眼睛里透着灵动,皎洁,看的南宫洛熙很是欣喜。

    “嗯。”南宫洛熙轻轻的点了下头。

    “叔叔,你好帅啊。”宫小小走到床边,瞪大眼睛看向南宫洛熙。

    “小家伙真是会说话。”南宫洛熙的手轻轻摸向宫小小的头,很是喜欢。

    听到这声音,趴在床边的宫漠雪醒了过来,揉了下酸酸的脖颈,宫漠雪这才看清冰床上的人。

    他长得很好看,清秀俊朗,温文尔雅。五官如同刀削一般,更似艺术家笔下的雕刻品,尤其是嘴角的那一抹浅笑,让人觉得很舒服,亲近。

    四目相对,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对视着,一股莫名划过两个人的心尖。

    “妈咪,你为什么这么看着叔叔啊?”宫小小问。

    宫漠雪这才回过神来,立刻收回了目光,刚刚她居然看这家伙失神了,真是丢人。

    宫漠雪瞪了儿子一眼:“臭小子,怎么这么多嘴啊,妈咪不过是为了记住救命恩人而已。”

    宫漠雪故意将“救命恩人”四个字拉长声音。

    “真是这样吗?”宫小小严重怀疑。

    “当然是真的,我去给你们弄吃的。”宫漠雪找了个借口,赶紧出去了。

    等宫漠雪在回来时,看着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宫小小坐在病床上,一大一小又说有笑,聊得开心的不行。她从没想过儿子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如此聊得来。

    “吃东西了。”宫漠雪把吃的拿了过来。

    南宫洛熙刚要动手,“叔叔,不要动,我帮你。”宫小小帮他拿起食物。

    “哎呀,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了,也没见你这么孝顺你老妈。”宫漠雪故作吃味道。

    “妈咪,叔叔不是受伤了吗,我这是在替你报恩啊。”小家伙白了宫漠雪一眼。

    “你小子,真是孝顺啊,以后你跟着他的了。”

    “好啊,叔叔可幽默了。”宫小着顿了下:“叔叔,你可以当我爹地吗?”

    声音一出,本来微笑的南宫洛熙猛然一僵,都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宫漠雪脸色一暗:“你小子想爹地想疯了,你又不知道他的底细,万一是个穷光蛋你还要给他养老啊。”

    听到这话,换成是南宫洛熙的脸黑的不行。

    这个女人也太直接了吧,要说也要背着自己啊,居然就这么当着自己的面说出,南宫洛熙额头那是一片乌鸦飞过。

    这对母子,也太犀利了吧,这么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妈咪,叔叔有钱。”宫小小赶紧解释道:“我看到叔叔带的是南非的血钻石项链,欧米伽限量版的名表,稀有黑钻的戒指-----”

    听到小家伙的声音,南宫洛熙不由一愣,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一套医院的病服将自己裹得严实,项链,手表根本没有露在外面,这个小家伙怎么会?

    南宫洛熙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小不点,很是吃惊,没想到他居然认识这么多品牌。

    听到儿子的话,宫漠雪长且翘的眉毛微微抖了下。儿子的火眼金睛自然不会看错,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

    “叔叔你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吧?”宫小小得意道。

    “因为我儿子聪明啊。”宫漠雪一句挡回了儿子的话:“臭小子,你忘了老妈跟你说过,不能和陌生人说话吗?”

    毕竟小小的特殊本事,宫漠雪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对儿子来说也是一种保护

    宫小小顿时会意:“妈咪,我错了。”

    看着母子二人,正用眼睛交谈着,南宫洛熙微微一笑,还真是一对有趣的母子。

    “叔叔,赶快吃吧,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宫小小又递了一个荷包蛋过来。

    “恩,好。”

    宫漠雪吃了东西,就躺在旁边的病床上休息了,她要的是单间,里面两张床,沙发椅子一应俱全。照顾了南宫洛熙两天,这会宫漠雪自然困得不行。

    看着宫漠雪的背影,南宫洛熙心里更加好奇。如此一个强势,霸道,腹黑却又透着正义的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叔叔,你在看我妈咪?”宫小小压低声音问道。

    南宫洛熙这才回过神来:“小声点,不要吵你妈咪了,你妈咪一个人带你一定很辛苦吧。”

    是啊,妈咪带着我很辛苦的,所以小小要变强大,保护妈咪。”宫小小认真说道。

    “那你爹地呢,他去了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