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妈咪,你在想什么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听到这声音,冷泽野不由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她的失与我有关?”

    “不然呢。”蓝凌泽反问。

    知道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冷泽野干脆说实话:“我昨天是来给她诊治过,她得了绝症。”

    “什么?”蓝凌泽猛然一惊:“你说什么,在说一遍。”

    蓝凌泽不敢相信的看着对面的冷泽野,俊眉紧促,垂在身侧的手不由握紧。

    冷泽野从未见蓝凌泽如此的激动过,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人,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的惊慌,冷泽野心里划过一丝凉意,真是冤孽啊。

    “她得了胃癌,只剩下半年的时间了。”冷泽野幽幽开口,心里却暗自叹道,对不起了泽,我只是欺骗你了。

    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般狠狠砸在蓝凌泽的头顶。

    蓝凌泽整个人都愣住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脸色满是痛苦的看向冷泽野:“怎么会只有半年的时间,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个女人居然要死了,只剩下半年就要死了。

    蓝凌泽本以为将她留在身边,只要每天看到她,他会安心,会踏实。

    他从未想过宫漠雪会离开自己,从未想过她会这么快离开,不是失踪,而是生命结束。

    看着如此失神,惊慌,不知所措的人,冷泽野在心里一丝内疚划过。但他别无选择,为了那个小生命,他只能隐瞒蓝凌泽。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你告诉这不是?”蓝凌泽几个箭步奔过去,再次抓住冷泽野的胳膊问。

    想起了宫漠雪乞求的声音,倔强的坚强,冷泽野的心莫名的抖了下。

    “是真的,泽,我的医术绝对不会错,再说了我也没有必要帮着一个陌生人来骗你。”

    蓝凌泽听到这声音,抓紧的手剧烈的抖着。

    是啊,冷泽野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怎么可能骗自己。那她得了绝症的事就是真的了,她,她真的要死了吗。

    蓝凌泽松开冷泽野,失魂落魄的倒在沙发上。

    看的所有人震惊,从未见过少爷这般失神。

    许久,蓝凌泽回过神来:“安南,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找到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声音如此冷冽,冰冻万年。

    晚上,蓝凌泽习惯的走进那个房间。

    蓝凌泽看着屋里一切的熟悉摆设,白色的床上,想起宫漠雪熟悉的身影,如猫一般的睡姿,蓝凌泽的眼睛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

    看到那空空的大床,蓝凌泽心底莫名的失落。

    蓝凌泽走过去躺下,似乎床单上海残留着属于她的味道,莫名的熟悉。

    安南发动了黑白两道所有的力量寻找着宫漠雪,可始终没有消息。

    三天,一个星期,半个月,三个月-----

    始终没有宫漠雪的消息,好像凭空消失一般。

    蓝凌泽每天埋头工作,让自己忙个不停,他害怕停下来。

    因为只要稍稍空闲,蓝凌泽就会想起那个女人的身影,那碗面,那张脸,还有熟悉的气味和抱着她的温暖。

    蓝凌泽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心痛,伸手去摸心脏的位置。似乎从她离开后,那里已经不再跳动,变得麻木

    蓝凌泽从未想过她对自己竟是如此重要,如今没了她的日子,蓝凌泽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没有感情,没有感觉,只剩下机械的麻木和冰冷。

    有些感情,当你拥有时没有发现,失去了才明白原来已经爱上了,离不开,忘不掉,却永远失去了。

    蓝凌泽一开始,还抱着希望,可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蓝凌泽已经不敢在去想。

    “她只剩下半年的时间。”蓝凌泽想起这句话,揪心的疼痛。

    ------------五年后----------

    某片偌大的海域。

    海洋独立号巨型油轮,在辽阔的蓝色海洋上翱翔着,人们兴奋的笑着,说着,欣赏着海上的风景。

    奢华的公务舱内,红酒美食,波光流转,声乐齐名,所有人尽情的放纵着,享受着闲暇的时光。

    偌大的船舱内,最惹眼的莫过于赌桌前的那个惊艳绝美的黑衣女人,此刻正悠闲的下着赌注。

    旁边一个小男孩,帅气逼人,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尤其是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灵动皎洁,如同夜空中的明星。此刻那个小男孩墨色的眼睛里透着睿智,小脸上是与年龄不符的沉稳,冷静,眼睛死死的盯着桌子上的赌注。

    “妈咪,这个。”宫小小白皙的小手指向旁边的一个压注,稚嫩的声音淹没在人群的沸腾中。

    女人嘴角扬起,湛蓝的眸子满是冰冷,将十万的赌注放在了儿子指向的位置。

    “开,开,快开-----”人们期待的哄嚷着。

    所有人焦急的等着,抑制不住的激动,黑衣女人却安静的坐在那里,没有一丝的情绪。

    骨盅打开,又赢了。

    宫漠雪一脸得意,将所有的筹码拿到自己的面前,冲儿子使了个眼色,母子二人离开。

    “妈咪,为什么要离开啊,我还没赢够呢?”宫小小明显兴致未尽。

    宫漠雪摸摸儿子的头:“做人不能太贪心,我们吃肉,也要留口汤给别人。”

    “我懂了。”宫小小乖乖点头。

    宫漠雪将所有的筹码,在邮轮上的银行换了现金,直接存进自己的账户。

    “妈咪,我想去甲板上看大海。”宫小小兴奋说道。

    “好。”

    浩淼的大海,湛蓝的天空,宫小小开心的望着远方,兴奋的不行。

    宫漠雪看着开心的儿子,心里暖暖的:“儿子,老妈帮照相吧。”

    “好啊。”

    宫小小一脸兴奋的从兜里掏出微型照相机,递给老妈。

    “咔咔咔咔----”左一张,右一张,宫漠雪怎么看儿子怎么帅。

    小家伙不停的换着动作,位置,开心的不行。

    宫漠雪也跟着高兴,看到儿子如此高兴,她很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

    这几年有这个小东西陪着自己,日子多了欢笑,多了温暖,也多了目标。

    宫漠雪心里暗自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让儿子开开心心的,自己要尽全力的保护他,爱护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