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你在心疼她
    ..,萌宝来袭:爹地请节制

    景轩绝眼睛里的墨色加深,仿佛地狱里的魔鬼一般,看着床上的人,一把扯去那透明的黑色蕾丝睡衣。

    玥姬的哀嚎,求饶声传遍整个屋子,可身后的人完全没有听到。

    景轩绝是喜欢宫漠雪的,一个杀手,一个主人,只是这种喜欢是深藏在心底的。

    从小宫漠雪的领悟就比别人强,训练出色。可性格却是冰冷至极,拒人千里之外。

    他是她的主人,何其骄傲的一个人。

    她是他的奴隶,是他的手下,是他的人。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可以命令她,可以决定她的生死大权,任何人都不能逾越。

    景轩绝将所有的气愤,杀意统统发泄到玥姬身上。

    窗外暴雨如帘,室内春光一片,痛苦哀嚎,声声求饶。

    第二天,清空万里,雨后的天空格外的清新,湛蓝无尘,朵朵白云惬意的飘在空中,仿若画卷一般清新。

    伊修丞第一个跑出来,直奔院子。

    伊修丞一把抱起地上的人,此刻的宫漠雪浑身湿漉漉的,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惨白的脸色看着就让人心疼。

    伊修丞好看的桃花眸里划过一丝怜惜,即使此刻这个女人如此狼狈,可那张绝美的容貌还是让人看了心动,只是太可惜了。

    伊修丞抱着那具身体,烫手的炙热自手心传来,赶紧扭头看向大厅的方向:“泽,她发高烧了,赶紧叫医生吧。”

    听到这声音,蓝凌泽薄唇轻轻抿着,锐利的眼睛没有一丝的温度。

    看的一旁的冷泽野拳头微微握起,自己不就是医生吗,只是此刻这个冷漠的家伙没有开口,他也不好去出手,冷泽野犹豫的站在那里。

    “喂,你们两个还是人吗,她昨晚淋了一晚上雨,到现在又高烧昏迷,这样会出人命的。”伊修丞愤怒的说着,一把抱起地上的人就要往屋子里走。

    “出人命,那我父亲的命怎么算。”蓝凌泽冰冷的一句,生生震住了所有的人。

    刚走了没两步的伊修丞,愣在了那里,进退不是。

    虽然他觉得怀里的女人可怜,可蓝凌泽是自己亲如手足的兄弟,他的父亲也是因为这个女人丧命。

    “你的事,我懒得管。”伊修丞俊眉微微皱起,直接将昏迷的宫漠雪放在了地上,转身朝门口走去。

    本来就呆的无趣,一见伊修丞走了,冷泽野拔腿就跟上了。

    与其在这里看这个冰冷的家伙如何惩罚一个女人,还不如赶紧离开来的实在。

    蓝凌泽阴冷的眸子望向不远处地上的宫漠雪,眼底一抹狠厉划过:“安南,将她丢到泳池里。”

    声音阴冷如魅,不容置疑。

    身后的安南微微迟疑了一下,眼睛不由瞥向地上的人。

    虽然这个女人确实可怜,虽然他知道少爷折磨人的手段无比残酷,可是此刻将如此高烧昏迷的人被丢到泳池,安南还是有些不忍。

    “你在心疼?”蓝凌泽如同黑曜石头般的眸子慢慢眯起。

    “是,少爷。”安南不敢在犹豫,他最是了解少爷的秉性,若是自己在不行动,恐怕遭殃的就是他了。

    “碰!”的一声响亮传来,宫漠雪如同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入泳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