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如今我都做到了,你可喜欢
    “哎,看来是老天还在惩罚我当年的过错,居然让我连女儿一面都见不到。”东方昊天叹息道,转身离开。

    东方思雨看一眼那座别墅,也是一脸的失落,陪着父亲离开。

    她从一开始对宫漠雪的抵触,反感,到后来的愧疚,歉意,在经历了这么多后,东方思雨由衷的佩服宫漠雪。

    有这样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妹在,东方思雨觉得很荣幸。

    毕竟能做修的大嫂的人,自然不简单。

    这边,蓝凌泽从机场回来的路上就接到派去调查变异兽的手下的电话。

    根据调查,那些变异兽是人为培养的,而且是经过多次惊心培育,才养成了现在的程度。

    而养殖这些变异兽的人是s国的某个政界的大佬,至于是谁还没调查清楚。

    听到这话,蓝凌泽一脸的凝重。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政界的人无非是用来对付自己的政敌,如果只是对付政敌还好,可如果发动全国性的攻击那将是灾难性的攻击,后果不堪设想。

    蓝凌泽握着手机的手不由用力,虽然是s国,可s国跟他所在的国家相邻。

    若是那些变异兽真的被放出来,到时候跑到这边一两只,那后果可想而知。

    而且,那些变异兽随身都携带着病毒,这是他们处理的快,将之前被变异兽攻击致死的兄弟火葬了,否则一旦病毒扩散,那所有人都要跟着遭殃。

    蓝凌泽将情况跟其他几名兄弟大概说了下,大家当即全都沉默了。

    “优,这件事你怎么看?”蓝凌泽问。

    皇普优抬头看过来:“虽然养变异兽的人不是针对我们,可如果那东西跑到我们国来,到时候袭击了人病毒在传染,那整个国家都会遭殃,我们也不会幸免。

    所以我建议,先下手为强,永绝后患。虽然我们还不知道那位高官,不过他既然养这种东西可见是狠辣卑鄙的人。”

    “没错,与其等着被那些东西袭击或者感染病毒,倒不如先出手。只是这样一来,我们就得罪了那位高官。”轩辕辄跟着说道。

    “那又怎样,以我们鬼门的实力还怕他不成,再说了他既然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自然是要背着人的,就算是知道被人毁了变异兽,也不会承认的。”伊丞修回答。

    蓝凌泽脸色绷紧,他自然知道这个后果。

    不过,与其等着危险到来,倒不如先出手,不管对方是谁,蓝凌泽都不会畏惧。

    “那我们回去商议,怎么一次性灭掉那些变异兽永绝后患。”

    “好。”

    众人直奔回去,商量对策。

    **************

    这边,舞美心不知道在海上过了多久,天黑了又亮,直到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邮轮在靠岸。

    看着那座海盗,舞美心蹙眉:“这是你的新据点?”

    “没错,前不久我发现这座岛还不错,所以就占了,上面都是按照你喜欢的风格修的。”云邪回答。

    舞美心顿时无语,只觉得这样的云邪让他更是反感。

    可是如今,她一个人

    也离不开,只能跟着云邪上了岛。

    不是那种奢华的如同城堡般的别墅,而是建造了几座别有风情的小屋子,像是农家乐那种,很接地气。

    里面的摆设看似简单,可舞美心看得出每一件都是精挑细选的,素雅大气,却不失风格。

    这正是舞美心喜欢的风格,见惯了闹市的高楼林立,她以前就梦想着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小房子。

    她看似喜欢热闹,有些时候却安静的过分,喜欢一个人呆着。

    “玲玲!”一串清脆的铜铃声响起,舞美心扭头看向床边。

    当看到那串风铃时,舞美心整个人都愣住了。

    “怎么会?”

    那串风铃,她一眼就认出了。

    那是很久以前,她还没有接手父亲的娱乐帝国,还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女生时,有一次云邪过生日时,她亲手做了送给他的。

    当时云邪还嫌弃说做的很难看,很丑,然后就丢在了抽屉里。

    为此,那个时候舞美心很伤心,哭了一晚上。

    从那以后,舞美心再也没有问过,而云邪也没有提起过。

    舞美心以为,他会丢掉或者遗弃了。

    可是没想到,他居然还留着,而且还挂在了这里。

    “这是你以前亲手做的,送我的生日礼物。”云邪解释道。

    “我知道,可你不是嫌弃太丑,丢掉了吗?”舞美心不解的看过来。

    “我从未丢过,只是将它放在看不到的地方了,如今这里才是它的归宿。”云邪邪肆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惆帐。

    “云邪,我不管你现在想干什么,我只想离开这里,你这样让我很别扭。”舞美心脸色一冷。

    云邪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心,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想要在海边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房子外我已经让人种了你最喜欢的向日葵,等到夏天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了。

    向阳而生,这是你最憧憬的,如今我都做到了,你可喜欢?”

    不知为何,见到这样的云邪,听着他的每一句,每一个字,舞美心没有丝毫的开心,反而心痛无比。

    如果,如果当年他会这样对自己说,即便不这样做,只要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复,舞美心也会毫不犹豫的守护在他身边。

    可是如今,时过境迁,他们早已不是当初的彼此了。

    “云邪,你这样做又是何必,你知道我们不可能回到从前了。”舞美心叹息道。

    只是觉得这家伙太过反常,让她捉摸不透,看不清。

    云邪对上舞美心那双不解,甚至有些不耐烦的凤眸,微微勾起嘴角:“既然回不到从前,那我们就重新开始。”

    “你怎么就听不明白,我已经不喜欢你了。”舞美心早就没了耐性,气愤的怒吼道。

    “走了这么久,你一定累了,先休息吧。”云邪说完走出去。

    舞美心看着他的背影,都要气炸了。  该死的混蛋,到底还要自己说多少遍,居然油盐不进,他怎么就突然这么钻牛角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