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4章 该走了……
    “有云海宗作为背景,萧家在远山县的四大家族当中,那是绝对的第一,比现在的韩家还要强势。”

    苏云烈接着道:“所以,苏家就逼迫着苏寒迎娶萧雨然,因为只有这样联姻,才能让苏家傍上萧家这棵大树,有喘息的机会。”

    “可苏寒……不愿意。”

    苏云烈露出苦笑:“苏寒的性格,就跟他爹苏云明一样刚烈,他不想要做的事情,谁都逼迫不了,无论什么方法都不行。”

    “他不同意,苏家就震怒,最后卸去了苏云明的家主之位,将苏寒和苏云明,都赶出了家族。”

    听到这里,所有苏家子弟都是愣了一下。

    怪不得呢……

    怪不得从来没有听家族的长辈们说过跟苏寒之间的事情,甚至如今苏寒已经成为了龙武之主,他们都从来不曾提及过。

    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当初将人家逐出了家族,现在见人家强大了,又要去奉承人家?

    很明显,苏云烈不是那种人。

    若苏寒今天不来的话,说不定这一生,直至苏云烈命归黄泉,他都不会去找苏寒。

    不是不想找,而是……根本就没脸去找。

    “之后,苏寒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苏家都没有出手过,初期的时候,是不愿帮忙,到了后期,就算是想帮,也帮不了了,因为那时的苏寒,已经极其强大,屠神阁威势惊人,接连横扫了不知道多少个宗门。”

    “虽说后来被玉虚宫所灭,但苏寒以逆天的手段,竟将屠神阁被杀的弟子全部复活,而后又重新改名凤凰宗,有凤凰涅槃之意。”

    “苏家,跟苏寒之间的差距,越来越远,说句不好听的,在苏寒眼里,其实苏家连蝼蚁都不如,凤凰宗随随便便派出一个人,就能够将整个苏家都给灭掉。”

    “直至如今,凤凰宗成为神宗,镇压整个龙武大陆,而苏寒,也成为了龙武之主,无人能够匹敌!”

    说到这里,苏云烈停顿了一下,看向四周众人,目中有泪水涌出。

    “当初的事情,苏寒或许真的忘记了,可我们又怎么能忘记?我们真的是没脸再去见他啊!若非是他今日来了,怕是我苏云烈这一辈子,都不会提苏寒这两个字,因为从我的嘴里说出来,是玷污了这个名字。”

    苏哲等人都是沉默了下来。

    而苏云烈没有说的是,其实当初的事情,一切都是苏云琛两兄弟在作怪,他只不过是受到了怂恿。

    “家主,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苏哲轻声开口。

    “是啊,我也想通了。”

    苏云烈道:“虽说当初做下了天大的错事,但如今,我也活不了多久了,便是腆着这张老脸,也要去一趟凤凰宗,至少从血脉上来说,苏云明,是我的亲弟弟。”

    ……

    三日之后,苏家子弟卖掉了苏家的一切产业,在那龙尊境中年男子的亲自护送之下,前往了凤凰宗。

    从此,在凤凰宗定居。

    苏家这个家族,再也不存在了。

    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苏寒终于动身。

    ……

    这一日,龙武震动,无数的目光抬头望天,盯着那一道略显瘦弱的白衣身影,目光发红。

    那是龙武之主……

    这一天,是龙武之主,离开龙武大陆,前往星空的一天。

    他的身影不算高大,可站在虚空上面,却是能够让四大境域以及中域的所有人,都能够看的清清楚楚。

    离开龙武大陆,并不是什么秘密,之前在苏寒的大婚上面,流云就曾将此事说出。

    而今,轩辕家族战族血脉觉醒,实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足以保住凤凰宗,彻底的安全了。

    便是苏寒离去,也再也没有人,能够对凤凰宗造成丝毫的威胁。

    所以……该走了。

    “父亲……”

    苏青和苏瑶站在地面上,泪水止不住的涌出。

    他们的脸庞上面,充满了不舍。

    南宫玉、云芊芊,萧雨慧、萧雨然……

    她们一样是站在这里,不过跟其他人不同的是,她们没有开口,仅仅是静静的站在这里。

    目中的泪水,每当要涌出的时候,就会被她们以修为之力蒸发,难过的情绪,被她们竭力压制,尽量的不表现出来。

    因为她们担心,担心苏寒会看到那不舍,会看到那泪水。

    她们不想让苏寒在离去之前,有丝毫的牵挂,那只会对以后造成影响。

    “恭送宗主!”

    “恭送宗主!!”

    “恭送宗主!!!”

    北荒境域本部,西凉境域分部、东天境域分部、南海境域分部,以及……中域分部!

    数亿凤凰宗弟子,在此刻同时双膝跪地,双眸发红,声嘶力竭的嘶吼出声。

    对于凤凰宗的弟子来说,苏寒是神。

    因为他强大,处于龙武大陆绝巅,带着凤凰宗,走到了如今。

    而除此之外,他们又觉得,苏寒像是朋友。

    虽有很多人未曾接触过苏寒,甚至都没有见到过苏寒的真正面容,但那种亲切感,却是发自内心的升起。

    苏寒曾不下一次的说过,修士一生,应不拜天地,不跪任何人,只拜父母,只跪父母!

    便是苏寒亲自现身,都不容许他们任何的弟子下跪。

    可今日,他们全部都跪在了地上,而且还是双膝跪地。

    这不关乎尊严,不关乎任何的一切,只因为他们想,想对苏寒,进行一拜!

    而这一次,苏寒没有再阻拦他们,仅仅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

    低头之时,除了下方那无尽的身影之外,仿若还有那曾经死去的凤凰宗弟子魂魄,正在抬头,带着笑容,朝自己跪拜下来。

    分别,总是那般的令人不舍。

    苏寒环顾八方,看到了南宫神卿,看到了南宫断尘,看到了太平宗的徐火,看到了化神阁的袁天风。

    还有流云,还有连玉泽,还有上官明芯,还有洪辰,还有洪雨,还有紫妖王沈离,还有斩神王凌笑,还有……还有……

    一张张面孔映入眼帘当中,在这一刻的苏寒看来,竟那般的熟悉,那般的亲切。

    熟悉到让他的心神震动,亲切到让他的身体颤抖,双眸发红!

    为何以往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呢?

    曾经的一幕幕,在苏寒的脑海当中不断浮现。

    苏寒忽然觉得,这区区数十年的时间,却仿若比上一世的时候,那亿万年,还要漫长……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