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5章 大婚之日!
    “苏寒,给我过来!”

    南宫辰风喝了不少的酒,他的酒量实际上真的不行,而且没有用修为蒸发,脸庞通红,双眼朦胧,有了强烈的醉意。

    苏寒抿了抿嘴,走到了南宫辰风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笑道:“前辈有何吩咐?”

    “我有一事不明白,需要你给我开开窍。”南宫辰风没什么好脸色。

    “前辈请说。”苏寒道。

    “玉儿长的丑吗?”南宫辰风问道。

    苏寒其实早就猜到了南宫辰风要说什么,微笑摇头道:“不丑,她很美。”

    “那你为什么要拒绝她!”

    南宫辰风砰地一声,将一个酒碗摔在了地上,碎裂成数半。

    不过这里杂乱声太多,别说酒碗破碎的声音,就算是南宫辰风的大喝,都没人听到。

    这种场面,大家都会喝酒,也都不会用修为来将酒精蒸发,那样的话,会让这喜庆的气氛减少许多。

    看看四周之人,几乎都是酩酊大醉,相互间在吹嘘着,有人甚至都嗓子大开,唱起了歌。

    所以,苏寒和南宫辰风这里的事情,并没有人注意到。

    “你可知道,玉儿多么喜欢你?!”

    南宫辰风气愤道:“我们兄弟四人,只有南宫玉这么一个后辈,这小丫头,从小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长大,别说受别人的委屈了,就是我们自己,都没有打骂她一次。可是认识了你知道,你可知道她哭了多少回?”

    “别以为你现在是龙武之主了,我就不敢对你如何,南宫玉,就是我南宫辰风的亲生女儿,你敢这么对她,信不信我给你两个耳光?!”

    “辰风!”

    在其身旁,南宫断尘眉头微皱,开口喝道。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谁说我醉了?”

    南宫辰风看着南宫断尘,哼笑道:“二哥,你别说你心里一点埋怨都没有,玉儿这段时间哭成了什么样子,你不是没有看到,你敢说你不心疼?玉儿又为什么要哭?还不是因为这个混蛋?若早知今日,我当初就不救他了!”

    “闭嘴吧,喝你的酒。”南宫断尘又强行给南宫辰风灌了一大碗。

    这下好了,这一大碗的烈酒下去,南宫辰风直接扑通一声趴在了桌子上面,呼呼大睡起来。

    “辰风喝醉了,苏尊见谅。”南宫断尘看向苏寒。

    听到此话,苏寒忽然有种剧烈的难受感。

    “前辈,您与我之间,怎么会如此的陌生?”苏寒缓缓说道。

    南宫断尘沉默片刻,道:“苏尊,您如今,已经是龙武之主了,龙武大陆上最强大的人。您解开了水月神刀的第一层封印,我很感激。不过之前我也帮了您些许,这份恩情,咱们就一笔勾销了。”

    “前辈,您……”

    “苏尊!”

    南宫断尘看向苏寒,打断了他的话语,语气沉重了一些。

    “感情之事,不可勉强,此事我知道。”

    “所以,从今以后,玉儿不会再来打扰您,也不会再来打扰凤凰宗。”

    “既然不喜欢,那就是无缘,我一刀宫跟凤凰宗,依旧会如以往那般,但您跟玉儿,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吧。”

    说完之后,南宫断尘起身,拖着大醉的南宫辰风,离开了这里。

    在他走后,那一直坐在旁边的百里凤涵抿了抿嘴,朝苏寒道:“小家伙,别放在心上,断尘说的,也不过是一些气话罢了,你跟玉儿不能在一起,但至少也可以做朋友,不是吗?”

    “不,我们做不了朋友的。”苏寒摇了摇头。

    “你!”

    百里凤涵瞪了苏寒一眼:“怎么好赖话听不进去呢,难道非要恩断义绝才满意?你气死我了!”

    说完,百里凤涵也是起身,跟随南宫断尘而去。

    望着他们的背影,苏寒陷入了沉思当中。

    在他的对面不远处,云家家主云天林不时朝这边看来,有心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叹息了一声,回过头去,独自喝酒。

    ……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翌日清晨,阳光初升,昨夜喝醉的人,都已经清醒过来。

    那摆在空地上的桌席,也已经全部被凤凰宗弟子收起来了。

    那高台之上,有一人早早站立,是流云。

    下方凤凰宗众多弟子站立,在另外一边,各大势力的人,都坐在座位上面,朝着高台这里看来。

    “吉时已到——”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整个场面,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有请宗主上台!”流云面带笑容,大声喊道。

    苏寒一身红衣,胸前还挂着一个大红花,抬起脚步,缓缓的朝着高台上面走去。

    说实话,苏寒有些紧张,真的紧张。

    两世为人,他见过的大场面不知多少,跟上一世相比,此刻这种场面,真的不算什么。

    但……

    这也是他活了两世,近亿年,第一次婚礼!

    真正的感情之下,没有人在这种时刻会不激动,不紧张的,哪怕是曾经作为妖龙古帝的苏寒,一样不例外。

    他虽带着笑容,却看起来有些紧绷,令下面不少人都哄笑起来。

    “苏尊,别紧张啊!”

    “哈哈,这如神一样的男人,竟然也会紧张呢,好可爱啊!”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撑过这几个时辰,您就可以抱着新娘入洞房喽~”

    “哈哈哈哈……”

    阵阵笑声传来,苏寒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抹黑线。

    这种时刻,调侃苏寒几句,并没有人觉得不妥,就算是凤凰宗的弟子,都在不断的吹着口哨。

    苏寒越是瞪他们,他们就越起劲。

    “咳咳……”

    片刻之后,流云以修为之力灌注声音,轻咳了几句,让场面再次平静了下来。

    “今日,流某有幸,成为……”

    “流云团长,您说的是流某,还是流氓啊?”

    “对啊对啊,怎么听起来那么像流氓呢?”

    “流氓,大流氓,流云团长是个超级大流氓!”

    “哈哈哈哈……”

    “我擦,你们这群混……”

    流云面红耳赤,他本来就非常的紧张,此刻听到这种调侃,忍不住就要骂人。

    不过想到今天这种大喜的日子,不适合骂人,后面的话语,又是生生的憋了回去。

    众人都是肩膀颤抖,死死的憋着笑,等待流云的下文。

    “今日,流……今日,在下有幸,在下!”

    “我自称在下行了吧?”

    “哈哈哈哈……”

    大笑声,再一次从婚礼上传递开来。

    这笑声传遍了四面八方,在预示着,这是龙武大陆无数年来,最喜庆的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