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9章 谁死了?
    “给你们三个选择。”

    望着两人的神色,苏寒淡淡一笑:“第一个选择,从这里逃出去,以你们的实力,能做到的。”

    闻听此言,两人脸色再次狠狠的变化了一下。

    此话,说跟没说有什么两样?

    从这里逃出去?

    外面那滔天的血红之色,如同一道道血海巨浪,哪怕自己两人的实力较高一些,却也抵抗不了那么多域外天魔的围攻。

    出去,就肯定是死!

    “第二个选择,就是死在本宗的手里。”

    苏寒的声音再一次传来:“第三个选择……本宗可以不杀你们,但你们要将你们的本命金血交出来。”

    “什么?!”

    “这不行!”

    两人骤然抬头,瞪大眼睛看着苏寒,一脸的不情愿。

    交出本命金血,那就相当于把自己的命就交到苏寒手上了,万一哪天苏寒心情不好,将自己两人给杀了怎么办?

    “既然不愿意,那第三个选择,就当本宗没说。”

    苏寒神色一沉,冷声道:“第一个和第二个,你们两个选一个吧!”

    两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这还选什么?哪一个都是死,还需要选么?

    而苏寒这般的逼迫,也是让他们瞬间就明白,貌似唯有自己两人非常不愿意的那第三个选择,才能暂时性的活下来……

    交出本命金血,可以活,但以后很有可能会被苏寒给击杀。

    可若是不交出的话,那此刻,就会死!

    “千万别怀疑本宗有没有将你们击杀的实力,那不是聪明之人应该想的事情。”

    苏寒淡淡道:“我能将你们一拳轰伤,就能将你们一拳轰杀!此刻,我在给你们机会,别不知道珍惜,若是再做出错误性的决定,那……本宗就真的不会再留情了。”

    留着这两人,苏寒是打算日后进攻五大超级宗门的时候来用,毕竟他们的修为堪比龙尊境,不过是战斗经验少了一些而已,外面的域外天魔那么多,在与其对战当中,早晚会练就出来的。

    “快点决定。”

    苏寒抬头看了看天色,眉头轻皱,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再给你们十息,本宗的时间,不是跟你们在这浪费的。”

    两人依旧是犹豫不决,毕竟这种事情,换了谁,都肯定不会心甘情愿。

    至于其他人,此刻都是紧闭着嘴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遭受到牵连,苏寒的怒火,也降临到自己等人的身上。

    他们本身就不是一个宗门的人,向心力没有那么强,甚至在下等星域的时候,都相互之间,有着剧烈的争夺跟摩擦。

    只不过是刚刚降临龙武大陆,暂时性的串通一气而已,在这种情况下,大难临头各自飞,自己能好好的活着就不错了,谁还会去管别人?

    十息的时间,逐渐过去。

    当感受到苏寒身上那越来越浓郁的冰冷之意的时候,两人终于无力的开口:“好……”

    说话之时,两人都是一拍眉心,有一滴本命金血飞出,落在了苏寒手里。

    他们死死的盯着苏寒,心惊胆战,生怕苏寒拿到了本命金血之后,立刻就将他们两人给击杀。

    这十息的时间里面,

    他们心中闪烁了无数的念头,不是没有想过挣扎,可挣扎……真的有用么?

    如苏寒所说,千万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一旦挣扎无用,那就是死!

    他们两人拼不起,也根本就没有那个胆量,不敢去拼!

    而苏寒的动作,让他们两个都是松了口气。

    但见苏寒接住本命金血之后,看都不看,直接扔进了储物戒指当中,旋即扫了两人一眼,淡淡道:“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凤凰宗的人,要遵守我凤凰宗的规矩,不可逾越,否则的话,别怪本宗无情。”

    “好。”两人同时点头。

    虽心中对凤凰宗依旧是瞧不上,可他们不得不妥协。

    “还有你们!”

    苏寒又是看向其他人,冰冷道:“本宗再警告你们一次,这里已经不是下等星域,这是龙武大陆,而你们所站立的地方,是属于我凤凰宗的地盘!”

    “这已经是你们第三次在挑衅本宗,也是最后一次,若再有下一次的话,可就不仅仅是杀一个人那么简单了。

    话音落下,苏寒冷哼一声,身影消失,又是回到了他所在的宫殿里面。

    人群散去,只有那一众来自星空当中的天才,依旧是站在那破碎的瓦砾当中,脸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方才本宗轰碎了六座宫殿,限你们十日之内,给本宗建立六百座!少一座,杀一人!”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这诸多的天才脸上又是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他们忽然觉得,进入这空地……还没有不进入的强!

    外面那是狼窝,这里,却是完完全全的虎穴啊!

    ……

    星空,下等星域。

    之前洛阳和菩提老祖等人所在的地方,依旧是有着不少人呆在这里。

    其中,就有一名身着彩衣,面容却是极为苍老的老妪盘膝坐在那里,其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手中正握着一枚玉牌。

    而此刻,这玉牌已经破碎。

    “该死!”

    老妪那枯瘦的手掌紧紧攥起,将那枚令牌捏的粉碎。

    四周有不少的目光朝着这里看来,有的是嘲笑,有的是幸灾乐祸,有的则是摇头叹息。

    “咻!”

    有人影闪烁而来,正是洛阳。

    “副宗主。”

    洛阳来临,老妪连忙起身。

    “谁死了?”洛阳皱着眉头。

    “东华棱。”老妪道。

    “东华棱?

    洛阳不禁道:“死在了域外天魔的手里?”

    “不是。”

    老妪摇头:“是死在了下面那些土著的手中,之前东华棱捏碎老身给他的令牌之时,老身能够非常清楚的感受到,那是不属于下等星域的一种力量,这种力量,跟域外天魔不同,肯定是下面那些土著所修炼的力量,东华棱,必然是死在了那些土著的手里。”

    洛阳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道:“罢了,他们本来就是下去历练的,虽一直都觉得,下面的人,跟他们的身份比不了,但不能否认的是,龙武大陆的人,恐怕也并非那么简单,这些人要面对的,可不仅仅只是域外天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