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重叠的记忆
    余平秋心中一颤,这轻轻的四个字如重锤般猛烈而又迅速地敲进他的心灵深处,荡起那无比久远的一缕记忆。www



    冰玉城,九真宫,冰玉如她也是她的,九真是他也是为他,城为她建,宫为他修,在那片耀眼千万里的玉山带中,有她无人敢犯,有他无人敢想!



    在漫长的岁月里,在无数的红颜中,只有她让他承诺了相伴相守千年,只有她能够在他浩瀚无垠的记忆里留下一片永远属于她的色调——纯洁如雪,真爱如玉!



    那一年,他没有听从她的劝告,轻信了万年兄弟,执意冲击九真之境,不料在关键时刻遭人围陷,她奋不顾身,与他始终不离不弃,最终二人皆遭毒手!这成为他永远无法去除的恨!他知道,他和她二人道消二后,她的冰玉城九真宫,还有他的星辰宗定然也是遭了毒手,可惜了那万千子弟和数不胜数的庞大财富!



    可惜恨没用,后悔更是没用!如今听到这个记忆深处中的声音,犹如她就在身旁一般,哪能不让他动容?



    “是你吗?”余平秋忍住伤悲,沙哑地问道。



    聚灵殿后面没了声音,也没了气息,久久之后,余平秋终是叹了一口气,在空中一抓,立即一道银符出现,他大手一挥,一道血线飞入符纸之中,上面印着八个鼎体字:“冰玉当雪,九真必归”,然后用指一点,符入聚生殿的后墙而没。



    “诸位,后会有期。”



    余平秋朝军师等人一抱拳,转身落寞而去,后面九人目送着余平秋离去。



    方才那一幕众人都看在了眼里,久久之后军师才道:“大道随形,随意一抓即成银符,这等悟性,唉。”



    青狼道:“军师,那余平秋既是上古异界转世,有此等手段并不稀奇,只是接下来怎么办?”



    军师朝聚生殿后墙看了看,道:“她既已觉醒,自然一切以她的意志为主,而且……”



    “而且,你们没看出来吗?余平秋跟她应该有很大的渊源,我们今后最好取消所有针对他的行动,并适当关注。”



    众人闻言,敬畏地看了一下后墙,齐声道:“一切谨从冰狼之命!”



    聚生殿后墙有一条很长的甬道,在甬道的尽头一间很大的石室,石室的中间摆着一张白气腾腾的冰床,冰床之上躺着一具晶莹剔透、犹如玉雕一般的女子躯体。



    这时,白雾更浓,包裹着那具未着片缕的绝美身躯缓缓向上,在离床九寸时停了下来,接着又旋转九周,其胸部才渐渐起伏。



    “吸——”一声长吸,冰床上的白气一下子被吸进这名绝美女子的鼻子中,却久久未见呼出声。



    又过了良久,这名女子的躯体才慢慢下降,直到冰床上时,她才睁开了眼睛。



    “走了吗?”她手一招,那道没入墙壁中的银符就飞到她手中,她只看了一眼,两行泪水便化作两根冰柱掉在了地板上,顿时碎得满地皆是,犹如她零散的记忆一样。



    ——



    京都的秋别样黄,在农民的眼光里,是代表了收获,而在文人的手中却成了失落与忧伤,为年轻人强说愁找到了凭据。www



    京都国院的主干道上,地上已经铺了一层薄薄的黄叶,随风一吹,沙沙地吹进年轻学子单纯的心腑里,默默点燃了情思和相思。



    “那年秋天,我便是在这里遇到平秋的。”



    “有时真羡慕你。相处少了便成了相思,相处多了便成了相忘,这或许就是你和我现在的思绪。”



    “的确,两个人太熟悉了就往往会遗忘一些东西,遗忘的多了就会变成空白和陌生。但是,平秋不是那种人,你应该相信自己,你从小和平秋青梅竹马,这份情感谁也比不了,不然他不会选择和你结婚。”



    “结婚其实是我母亲逼他的。”



    “若他不愿,谁能逼得了?”



    “你为什么要开导我?”



    “院长说了,你中了恶灵谷的种灵术,还有残留,必须让你完全消除负面的情绪,这是我愿意开导的原因之一,第二个原因就是怕你中了恶灵谷的诡计,到时让平秋身处险地,我不愿意看到他有危险。”



    “谢谢你语燕姐,我不该去妒忌你,不然也不会落入那恶灵谷的圈套中了。”



    “小樊妹妹,人都有私心,特别是感情上,但你想想,平秋是成大事的人,我们爱他,但不能用感情去羁绊和捆绑他,你说呢?”



    “是,我一定要重新乐观起来,我要做回原来的自己。”



    “那就对了,听平秋说,他最喜欢你无忧无虑的样子。”



    “真的吗?他真这么说吗?”



    “你看你,又怀疑他对你的感情了不是?”



    “哪有。对了,我们要不去庙里看看他?”



    “好啊,我也想他了。”



    “要死啊,当着我的面也敢说!”樊枝花伸手要去挠詹语燕的腰,不料她身体一弯,却抓到她的胸部去。



    “好啊,你这个有夫之妇居然敢在外面吃良家女子的豆腐,看我不去他那边告你!”詹语燕就势把樊枝花的手抓住,另一只手就挠到她的腋下去,搞得她咯咯咯笑了好一会才停下来。



    “咯咯咯,好了,语燕姐,我投降啦,我们赶紧去,不然庙里又要好多人了。”



    詹语燕这才放开樊枝花,两人手拉手去了青塘庙。



    排队的人现在不多,但每一个进去的都很激动地出来,手基本上都是捂着胸口的,生怕丢了什么东西一样。



    詹语燕和樊枝花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都大为诧异,轮到她俩时,还是有不少人认了出来,不过都没说话,只是很友好地点了点头。



    进去后,两人看了看余平秋的雕像,双手合十,在默默地许着愿,过了一会,樊枝花开口道:“秋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想吃太溪锦鱼。”



    詹语燕则道:“平秋,希望没有打扰到你,我们都很挂念你,小樊妹妹现在很好,她有好多话要等你回来说,说是要天天夫妻夜话呢,每天晚上还做梦,一直叫着秋哥哥呢……”



    “你你……你怎么能乱说,我才不会说梦话。”樊枝花赶紧把詹语燕的嘴捂起来,“你还天天说想平秋了,想得都睡不着,弄得胸部都小了……”



    “唔唔……”



    “唔唔……”



    两个人互相捂着嘴,谁也不敢让对方再说话了。



    “你们说完了?”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嗯。”樊枝花应道。



    “啊!”詹语燕则惊呼起来,然后把樊枝花的手拉开,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你刚才什么都没听到吧?”



    樊枝花这才反应过来,盯着余平秋的雕像问道:“秋哥哥,你回来了吗?”



    “是的,本君马上要回来了。”



    听到真是余平秋的声音,樊枝花直接要扑到他的雕像上去,还好詹语燕见机的快,把她抱住了:“要死啊,外面还有很多人呢,我们先出去。”



    樊枝花反过神来,娇羞道:“都是你,现在他什么都听到了,好羞人。”



    “哟,美人羞花啊,我要出去看看是不是花都闭上了。”詹语燕用两个手指托起樊枝花的下巴,打趣道。



    “走啦。”樊枝花把詹语燕的手指拉住,两人逃似的冲出青塘庙。



    “你们两个跑那么快干嘛,要不要吃太溪锦鱼啊?”余平秋的声音从她俩的背后响起。



    “啊?”两人同时一惊,不约而同地往后一看,后面站的可不就是她们每天想念的那个余平秋?



    樊枝花直接扑进了他的怀抱,而詹语燕则是走到他背后,双手环住他的腰,用手地搂着。



    “我也想你,们了。”余平秋说出“你们”二字时,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连日来的烦闷终于一扫而空。



    (本章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