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放生
    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这个庄志辉人缘好是公认的,即使历次放生日有怎么样的冲突也不会指名道姓提一个人,而现在居然半途提出换余平秋当庄,显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余平秋好像并不知道庄志辉的意思和大家静下来的原因,应声道:“既然庄队长想休息下,我就代劳二十局吧。”

    既然已经被看出来了,余平秋可不会借做庄再动手脚,这样也太过目中无人,而且,他看出来了,这个庄志辉表面温和,内心可不简单,智慧可不是罗辉、姚良这类人能够比拟的。

    庄志辉眼光一闪,心里很是诧异,在他的理解中,这个张忠是个性格暴躁不善言语的人,怎么今晚表现如此不凡,这几句话也对付地相当漂亮。

    “如此,就麻烦张队长了。”

    余平秋接过色子,手法相当熟练地摇了起来,边摇边道:“我专门研究过军部的色子,不能作假没错,但单对单的我可是很有把握,等下若有人感兴趣,不妨玩玩。”

    这是先挖个坑,等下若有人输了也不能怪他耍奸,而且也为这二十局的庄打下埋笔。

    庄志辉笑容慢慢敛去,心里对余平秋重新做了评估,他发现,或许以前张忠的性格都是在做戏,这几日传言说要让他当副堂主的事搞不好就是真的。

    接下来,余平秋惜字如金,基本上不吭一声,二十局下来,他也确实没去作假,只是根据大部分人的心思,适当摇出不一样的色子罢了,如此一来,二十局下来,他硬是再赢了两万多。

    庄志辉一直注意着余平秋,发现他除了色子相当熟练外,倒也没有任何作弊的地方,倒消了不少疑点。

    “各位,张某已经完成庄队长的请托,接下来看谁有兴趣,这庄太累人,我是无法再坚持了。”

    余平秋说完把色子一推,人就站了起来,道:“刚才做庄略有小赢,我想换个地方玩,诸位请便。”

    这么一说,别人总不能小气到说,你赢了不许走吧?只能在心理骂上几百遍消消气罢了。

    庄志辉客气道:“张队长请便,这赌桌本来就是来去自由的。”

    余平秋一走,那方艳又跟了上来,刚才赌桌上可没见过她。

    “你赢了不少吧?”方艳兴奋道。

    “你怎么知道?”

    “你说赢多少我就告诉你。”方艳撒娇道。

    余平秋认真地看了她几眼,平静道:“你认真的?”

    方艳还是像少女一样,一脸的纯洁,眼带崇拜之色,道:“我猜你肯定赢了一万以上吧?否则,以庄志辉那种大智近妖的角色,是不会去怀疑你作弊的。”

    余平秋心中一惊,这冰狼雇佣军能人还真是多,居然也有如此多惊才绝艳的人物。

    “你很聪明。”

    “嘻嘻,女人靠聪明可不一定能活得长久呢,只有傻一点才好。”

    余平秋问道:“你一开始就跟着我,是什么缘故?”

    “你问这个问题就说明你决定信任我了,这是。好的开头哦。”

    “你这么自信?”余平秋不悦道。

    “这是心理学的范畴,我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呢。”

    余平秋不想多听,转身就走,方艳又追过来,死皮赖脸地拉着他的胳膊不放。

    “别那么小气嘛,我听说你要当副堂主了,所以打算献身以谋个好位置,这样你相信吧?”

    余平秋无语,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吗?如果真那么不要脸,白送他都不要的。

    “其实这次执行堂是要大调整的,听说还跟一个叫余平秋的人有关。”方艳趴在余平秋的耳边轻声道。

    “你如果不说点有价值的东西,单凭你的身体,我可没兴趣的。”余平秋不客气道,他已经不耐烦了,如果没有方艳死缠着,他哪里会受那么人的关注,这样对他的行动很不利。

    “上次十二分队执行任务你知道吧?派了五个五阶好手过去……”

    余平秋毫不客气地打断道:“这我都知道,细节也知道,你不用再解释了,还有什么?”

    “听军师说,余平秋会断人三魂七魄,还可能抽取记忆……”

    余平秋听了很烦躁,骂道:“你们女人是不是都他娘的这么罗索,我都说了,我知道,你还解释个屁,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我要去找美女。”

    方艳却是一点不生气,娇声道:“男人要多点耐性才能持久嘛。这次调整就是要重新建立一个新分队,专门用来应对余平秋的,听说要让你组建并亲自兼任第一届队长,我想进去当副队长,你看可以吗?”

    余平秋却是很没风度地拍了一下方艳的屁股,道:“好说,看你表现了,现在你可以自己去玩了。”

    方艳白了他一眼,娇羞道:“那你保留些体力,晚些我去找你哦。”

    余平秋恨不得拍死这个女人,他差点被成功地激起怒火来。

    看方艳走后,余平秋随意逛了一圈,这娱乐厅空间很大,基本上含盖了大部分消遣项目,只是单单这些消遣,他一个晚上哪里能花这么多,这里又不能买物质,买修炼材料什么的。

    余平秋脑袋一转,这钱不会用,自然有想用的人,拿这些钱可以贷给别人,等需要的时候再讨回来不就得了。想想看,以后有这么一大帮杀手欠自己钱,想想就很过瘾。

    “张队长,你好,认得我吗?我是七分队的熊军啊。”

    余平秋眼前一亮,眼前这人满身的落迫,不管是不是七分队的,现在找自己,十有是借钱来的。

    “嗯,有事?”

    “张队长啊——”熊军一下子跪了下来,“你可要救求我啊——”

    “你起来说话,是不是想借钱啊。”

    熊军一听这话更是激动的鼻涕一把一把的甩在地上,哭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张队长啊,这一次,我要是没筹到三千货币,我就得死,请张队长救我!”

    一个五阶高手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这不让人笑话嘛,余平秋向四周看了一下,发现这种情景还不只是这一边,人家也习以为常。

    “起来好好说,不然我走了!”尽管没什么人关注这里,余平秋也不想让过多人知道。

    熊军听到余平秋真生气了赶紧起来。

    “说说什么回事。”

    “张队长有上面罩着,估计很难了解我们冰狼放生日的真正作用吧?”熊军抬头看到余平秋一脸的淡漠,心情又是一阵低落。

    “放生日其实是冰狼最肮脏的集中体现……”

    余平秋不耐,打断道:“我时间有限,不是来听你发牢骚的!”

    “是是,我错了。大厅最东边的角落是放生厅,那些以前有过重大问题要被军部处以极刑的人,可以通过放生日博一次运气,用钱买自己的命。而我这次的钱远远不够,只发到了五百,我不甘心,就去赌,不光全输了,还倒欠一千多……”

    余平秋暗骂此人幼稚,上面要你死,怎么可能多发货币给你,你凭的是哪门子的运气!他听了有点烦,不由地又一次打断道:“我知道了,我借你四千,你要什么来还?”

    熊军满脸不可思议,道:“你肯借我?我找了七个队长,二十多个朋友,没一个愿意借的,你居肯借?你没骗我吧?”

    余平秋转身就走。

    熊军上前一步紧紧拉住他,恳求道:“只要你肯借,这条命便给你!”

    “方才你哭哭啼啼的,我怎么能相信你不怕死。”余平秋冷笑道。

    “唉,比起恶劣的生存环境,这点面子上的事算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雇佣军只要能完成任务,只要不背叛,其他的才不管……”

    “你是个话痨啊,拿点实际的!”

    熊军咬牙道:“我签个血约给你!”

    血约是雇佣军中最残忍的协议,一经签完,就要无条件无限期服从,如果不履行,只要血约一出,不履行者将遭受所有雇佣军的打击,包括家人也不幸免!

    “你血约给我,我去那边转钱给你!”余平秋转头看着还愣在一边的熊军,淡淡道,“你也可以介绍其他人来签血约,成功一个给你二十个货币,你要知道,你的命也才值三百,记住,三百不是三千!”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