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冰山城
    青塘小筑一如既往地清静和典雅,可是,少了男主人的世界,即使美如仙境又如何!

    第三天了,他居然也不往家里说一声,他到底有没有我的存在?樊枝花愣愣地看着两人的结婚照,感觉是那么的陌生,到底是他变了还是自己变了?结婚前的梦想和执著哪里去了?自己的宽容呢?自己的柔情呢?都到哪里去了?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不是我自己,我不要做这样的人!

    樊枝花狠狠地把水杯用力地摔在地上,破裂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她突然发现,她居然把余平秋平时用的杯子摔碎了!怎么办?怎么会这样?

    “铃”突然响起的门铃声又吓了她一跳,她骂道:“天杀的,哪个死王八蛋!”

    樊枝花骂完赶紧用手把嘴捂住,喃喃道:“我居然骂人了?”

    人?对了,谁在按门铃?樊枝花连日来没有休息好,感觉记忆力有些不济,好像才刚想起来一样,她打开门,外面没人,在门的不远处有一封信,红红的信封,非常扎眼。

    “又是照片吗?咯咯咯。”

    樊枝花笑得很碜人,她捡起信封当场打开,里面写着:“我是青塘先生的护卫,奉命前来报讯,夫人不在,我就简单汇报下:一,詹语燕受重伤,青塘先生离不开,特跟夫人请假几天。二,青塘先生请夫人别乱想,好生修炼。”

    “跟我请假?叫人代通讯?咯咯咯”樊枝花一阵惨笑,跌跌撞撞地回了屋子,直接趴在桌子上哇哇大哭

    詹语燕一阵“咯咯咯”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娇喘道:“都说了,别擦我的腰,我那边最怕痒痒了,你还一直搓,讨厌啊你。”

    余平秋无奈道:“我说詹大小姐,我都说了,我不懂得搓澡,你偏要让我来!女人洗个澡都那么麻烦。”

    “讨厌,人家受伤了好不好,有没有公德心啊。”詹语燕扔了一块毛巾给他,道:“用这块擦比较软,不会那么痒,反正今天第五天了,你也该走了,不然家里要挂念死了。”

    余平秋心中叹了口气,这几天他一直打电话回去都是占线,他用特情局一处专用的通讯工具,搜索到她整天都在家里,可为什么不接电话也不打电话,难道真生气了?

    感觉到身后余平秋有异,詹语燕关心道:“其实,我受伤的第二天你就应该回去一趟的。”

    “误会也是一种魔障,她是修士,希望她能明白。”

    “如果不明白呢?”

    余平秋只是叹了一口气,拿起软布帮詹语燕搓起背来。

    詹语燕突然一转身,余平秋措手不及,双手直接按住了她极富弹性的胸部上,紧接着她又直接站了起来,居高临下道:“她既爱你,你又接受了她,你就有义务在她迷茫的时候帮帮她,而不要去计较她是否对错,是否知你懂你!”

    余平秋无心去欣赏詹语燕洁白无瑕的身体,她的话如重锤般敲击在他的心灵上,震得他无地自容,震得他重新去认识什么是情感!

    “谢谢。”余平秋站起来把詹语燕紧紧地抱在怀里,由衷地感谢道。

    “讨厌,又吃人家豆腐。”詹语燕推了余平秋一把,柔声道,“爱情都是自私的,这几天我很开心,但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我可不希望我这里成了英雄冢。”

    余平秋心中很宽慰,主动亲了詹语燕一口,道:“我去找下老师,再回家一趟,接着我要去一个地方。”

    “嗯,小心照顾自己,我永远等你回来。”

    余平秋刚离开詹语燕的公寓,就看到王平笑眯眯地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要走了?”王平主动问道。

    “语燕她”

    “我知道,她是个好女孩,这几天你照顾的也挺好。”

    余平秋脸有些烫,岔开话题道:“我正有一事请教老师。”

    “哦,稀罕事呢,说说看。”

    “老师请看。”余平秋在空中随意抓了几下,那个又高又瘦的人凭空出现在王平面前。

    王平一改之前笑嘻嘻的面孔,脸色一变,沉声道:“你如何会遇到这种鬼东西?”

    “老师认识?”

    “你过程说下,一字不漏的告诉我。”

    看王平如此严肃,余平秋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全盘托出。

    “你说,最后那人念道:小筑空空,寂处无人听?”

    余平秋原先也有怀疑,见王平强调,心里一突,问道:“可有不妥?”

    王平沉声道:“这个又高又瘦的男子应该就是恶灵谷的人,这个门派极其邪恶,专收人间负面情绪作为修炼的介质,他们修炼之后往往人不人鬼不鬼的,能够自由进入三界之地。”

    看到余平秋脸色铁青,王平叹了一口气,道:“他们往往会选择一些特定对象,比如空闺少妇,去诱发并培养成他们专用的灵池。”

    余平秋咬牙切齿道:“该死啊,此界居然也有这个鬼东西,我早该想到的,该死啊!”

    “当时情形也不能怪你,只能说敌人太过狡猾,况且,现在也只是我们的猜测。”

    “老师,我要尽快回去了!”

    “还是我去一趟吧,若没事,有老师亲自去解释会好一些,若情况真如我们预料的,你回去反而会成为诱因,而且,你忘了,儒道专克邪魔歪道。”

    余平秋想想也没有更好地办法,只好道:“有劳老师了,我另外派五个人过去保护,五个人留在这里。我正好有事需要外出执行任务下。”

    “放心吧,等你回来,她们都会毫发无损的。”王平笑道。

    自古以来,雇佣军往往最喜欢的地区有两个,一是三不管地区,二是险要之地。

    冰狼雇佣军却是两者都占了,它那片土地是四国共有,但长年冰雪覆盖,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四国也乐见有这么一家雇佣军在那边作为缓冲带和免费的军事管理区。

    多年的经营,冰狼雇佣军的业务延伸到全世界,成为数一数二的雇佣军巨头。有了丰厚的资源,招人自然不难。五阶六阶在各国都是重要的战略资源,一般都是各自培养,周期相对长些,但对冰狼来说,根本没有这个问题,世界还有很多散落的高阶修士,只要有需要,随时都有办法雇佣而来。

    冰狼雇佣军的基地建立在一座雪山内,雪山外围到处各种各样的冰雕和冰塔,更夸张的是他们居然垒起一个百丈高的冰墙,冷冷地屹立在那边,让人不寒而栗。

    在外墙的巨大铁门上方,用纯金贴着三个金黄色大字:冰山城。

    冰墙的反光加上金字的刺眼,人在千里之外就能感受到这里的冰冷与富有。

    余平秋到达冰山城时,精神出现了短暂的恍惚,这座城犹如前世冰玉城的缩影,那里曾经是他千年的情和千年的家,到处是冰清玉洁,随处充满了温暖,不像现在的这座城,空有相似,却是怎么看怎么刺眼。

    “单是仿冒,就不该存在!”余平秋眼光转冷,大步地朝大门走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