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此影彼情
    特情局一处来的很快,带队的正是一处的处长,只是队员又换了一批,一行五人齐刷刷地来到余平秋的四周,周围更是密布了那些五阶的附编人员。

    “什么情况!”

    “既然处长亲来,何不先检查下再问。”

    余平秋表情冷淡,并不买帐。

    一处处长亲自查看了一遍,道:“记:经查,长安夜市东北25公里至28公里段发生京外高阶修士袭杀特情局一处成员事件,五名五阶袭击者当场被我处成员击杀,一名京都国院生受重伤,该段古街损害大部,普通民众受伤者百余人。初判:京外五名五阶袭击者使用五行合击术,被我处成员以水系和金系术法所破。目前,五名袭击者身份有待确认。”

    一处处长走到余平秋身边轻声道:“二十四,我需要你补充下。”

    余平秋淡淡道:“表面原因是和二纠缠孟玉娘,我拉走孟玉娘后,和二打电话叫了冰狼雇佣军,然后他们片刻就杀来了。”

    “我想知道主使之人。”

    “我也不认识。”

    处长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余平秋,转身道:“记:本次袭击者身份经确认为冰狼雇佣军成员。冰狼雇佣军未经允许擅自进京,且无故袭击我处人员,现在起,冰狼雇佣军狼首定为我一处任务,等级六阶。”

    余平秋暗叹一处办事效率之高,判断之准,对处长之能高看了几分。

    “她伤势很重,若需要一处救助,十个积分。”

    余平秋知道这是处长的好意,刚才他肯定还发现了其他痕迹,只是不说,也是很大的好意,但好意归好意,人情归人情,余平秋初来乍到,不想过早地享受这种好意。

    “多谢,这种伤势我能应付。另外,狼首的任务我接,我五日后再出发。”

    处长略微点了下头,道:“记:狼首任务为二十四所接,单人任务,即刻生效,保密级别:特级。”

    余平秋点头以示感谢,然后问道:“我可以走了吗?”

    “和二是表面诱因,我会带回,建议你克制,和家不是冷家。”处长又抛出了一个好意,然后对远处一名属下招了招手,吩咐道:“送二十四回去。”

    余平秋并未言语,抱着詹语燕直接钻进了车子,却把孟玉娘留在了原地。

    “你可以告诉我想知道的。”

    要是别人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话,以她狂野的个性早就一巴掌拍过去,可当余平秋把她放下的一刻,孟玉娘知道,这个男人是想通过她表达他想表达的,所以,她现在可以忍。

    “请给我纸和笔。”

    处长一挥手,旁边立即有人递给孟玉娘。

    孟玉娘作为丹青高手,几笔下来就把那个又高又瘦的一切形态描述了出来,不过,只画了背景。

    那个处长接过一看,眉头皱得很深,却是一言不发,显然他心中已经有底。

    孟玉娘把处长的表情尽收眼底,见他把画收起,她就转身而去,没一个人拦她。

    ——

    余平秋无处可去,想来想去还是京都国院安全,就让车开到詹语燕的公寓里。

    詹语燕自从上次性侵事件后,王平就单独给她安排了一套公寓,想必早早就做好了方便他们二人的准备。

    虽然余平秋没有要求,但处长还是给他配了十名五阶附编过来,此时正守卫在公寓四周,任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即使如此,余平秋还是在公寓里布了一道隔绝符阵,以免受窥探。

    詹语燕受伤极重,内脏碎了多处,衣服也被血湿透了,余平秋不敢乱搬动,把她放床上后,用剪刀把所有衣物剪开,又打入两张治疗符后,运气把她的全身经脉通了一遍,做完这些已是第二天中午。

    此时,她的五脏六腑开始以惊人的速度修复着,人体开始转入吸收符力和自身功能建设之中。

    余平秋深深地松了一口气,虽然对自己的治疗符极度自信,但过多地在意反而变得担心,经过大半天的折腾,他也累的不轻。

    他从浴室找来詹语燕的浴巾,烧了点水帮她全身擦试了一遍,帮她穿好睡衣后,才让外面的护卫送来午餐。

    余平秋自己匆匆忙忙吃了一些,留了一些稀粥给詹语燕,根据他的猜测,她应该在下午时分就能醒来。

    ——

    樊枝花一夜未睡,她在等余平秋回来,可一夜过去了,他却没有任何音讯,直到从第二天的报纸上,她才知道,他带詹语燕去逛长安夜市,然后又跟和二争孟玉娘。

    另一则消息说,长安夜市发生巨大爆炸,百人受伤等等,虽然说的含糊,但樊枝花直觉上感觉跟余平秋有关系。

    “难道他出事了?”

    樊枝花心里一纠,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把她吓了一大跳,她缓了缓神才去开了门。

    “快件?”

    “是的,请接收。”

    樊枝花没有买什么东西,但送快件的小伙子一再坚持是她的,她只好拿回去。

    快件不大,她打开后发现是一组照片,先是余平秋拉着詹语燕在长安夜市有说有笑,然后是拉着孟玉娘,最后是抱着受伤的詹语燕,一脸的焦急。

    快件里没有任何文字,但樊枝花却突然感觉有些刺痛,心里刺痛,一夜的苦等换来的是他对别的女人的呵护和关爱,甚至到现在为止,他也不跟自己说一声,这到底是怎么了?即使那个詹语燕又受伤了,他也应该跟自己说一下啊,为什么?以前对自己那么好的秋哥哥哪里去了?

    樊枝花捏住照片,忍不住两行清泪掉了下来。

    ——

    詹语燕睁开第一眼时,发现余平秋正坐在床前关切地看着自己,脸上立即露出迷人的笑容。

    “饿了吧?”

    詹语燕点了点头。

    余平秋端起稀粥要喂她时,她艰难地开口道:“渴。”

    看詹语燕如此虚弱,估计喝水都很困难,余平秋犹豫了下,指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又指了下她的嘴巴,然后问道:“我喂你?”

    詹语燕脸立即红到脖子上,头扭到一边轻轻地点了点头。

    余平秋有些尴尬,含了一口水后,想想还是把她的头轻轻转过来,对着她的红唇缓缓地递过去。

    饶是詹语燕博学多才,遇到这种事也是第一回,只感觉嘴唇发麻,不知道要怎么动,这时,余平秋的舌头探了过来,她的嘴巴才被打开,一股温水顺势滑入她的喉咙,她本能地咽了下去。

    如此反复多次,直到詹语燕摇摇头后才停止。

    喝完水之后,詹语燕略有些气力,余平秋耐心喂了一下午终于把一碗稀粥全部喂完。

    “感觉好些了吗?”

    詹语燕点了点头,余平秋又说到:“那你好好休息下,我就在旁边。”

    “不嘛,陪我聊聊,人家不困。”詹语燕娇羞道。

    “嗯。”余平秋顿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之前你说可以提前两天预测危险,为什么不说?”

    詹语燕小声道:“这不是有你嘛,而且我一个小女子,即使知道有人要害我,我能怎么办。”

    余平秋想想也是,没有实力,就算预测到末日来临,你又能去何处!

    “所以,我打算教你修炼。”

    “是不是修炼后可以一直跟着你?”

    看着詹语燕热切的眼神,余平秋不敢直视,他怕保护不了她,就像今天这样。

    “我要走的路很危险。”

    “知道啊,无非生生死死,打打杀杀的,好听的说是为了长生,难听的说是为了生存,是不是啊?”

    “你都知道?”

    “以我这么聪明的脑袋,随便猜都不离十。你看,现在这个世界很太平,很安逸吧,你不缺钱,不缺名声,不缺女人,也不会缺权力,可你还在拼杀,很急迫地奋斗着,为了什么?一是某个对你相当重要的时机就要来临,所以你急迫,二是你命不久矣。”

    余平秋一听,冷汗都出来了,问道:“你这么想,那会不会很多人都这么想?”

    詹语燕平静道:“很多人应该想第一种,我想的是第二种。”

    “是。所以你不能跟着我。”余平秋语气转冷,他不想再牵扯到情感之中了。

    “你把我都看光摸透了,想不负责任了?”詹语燕拉起被子,指了指自己的睡衣,笑道:“还是说,我身材不如你家夫人?”

    余平秋一下子又泄气了下来,和声道:“你先休养几天,应该最多五天,我会交待老师下。”

    “我现在只能预测自己的危险,所以,我希望你能平安归来。”

    余平秋忍不住捏住詹语燕的鼻子道:“太聪明容易生白头发呢。”

    “要你管。我渴了,喂我下。”詹语燕努了努嘴,意图十分明显。

    余平秋无奈,再次吸了口水,用嘴递了过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