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又见冰狼
    长安夜市还是和往常一样,但在和二看来,到处充满了嘲讽,尤其是夜市中那些人的眼睛,他都恨不得挖下来下酒吃!

    “很屈辱,很愤恨吧?嘿嘿。闪舞小说网www”

    和二一听到这个又尖又细的声音时就感到毛骨悚然,对余平秋的仇恨就降了三分。

    “又是你!你离我远点,你这个恶鬼!”和二声音因高度害怕都颤抖了起来,眼前这个又高又瘦的男子就是他人生中的恶梦,他一点都不想记起这个人。

    “一个连心爱的女人都保不住,硬生生地看着被别的男人牵走却不敢说一句话,你那两个蛋早该摘下来挂在你和家的大门上了!”

    “你你你,你这次休想再鼓动我干嘛,我再也不想多听你说一句,你走啊。”和二带着哭腔道。

    “空有和家的地位和势力,追这么多年的女人都碰不了身,你那鸟也早该切下来挂在你家的后院,免得让人瞧见觉得丑陋无比。”

    “你别说了,要不是当初你使坏,我也不会那样,该死啊该死!”和二开始面目扭曲,变得很是狰狞可怕。

    “随便找几个人杀了他,再不行找几个人对付他的女人,这也不会,果然是没蛋的家伙,难怪你们老三说你不行!”

    “你说谁不行!老三,你这是在找死!”

    “就知道你是和家最没用的人,就是窝里斗你也是个大弱智。这个是冰狼雇佣军的联系方式,用不用在你。你这个彻底的失败者!”

    又尖又细的声音持续地以相同的频率敲击着和二的心灵,终于让他疯狂地吼道:“死啊——”

    那又高又瘦地身影慢慢走远,但又尖又细地声音又一次传来,却是吟诵道:“小筑空空,寂处无人听。闪舞小说网www这不有我嘛,美人——”

    这句虽不是针对和二,但他听了却忍不住全身哆嗦了起来。

    “恶鬼!恶鬼!”

    和二喃喃自语好一阵子才彻底地恢复了正常,然后捡起地上的名片,挣扎了好一阵,才颤抖着拨出名片上的号码。

    ——

    余平秋眼神一冷,放开孟玉娘,用画符的手段在空中凝聚出那个又高又瘦的男人。

    无数次的斗争经验早已让余平秋不放过任何细节,那个和二眼神中的恨意怎么能逃过他的感知,如果这个和二大吵大闹,他可以不放在心上,但却相反,所谓咬人的狗不叫,所以他特意留了心,还真是有收获。

    “认识吗?”

    孟玉娘认真看了好几遍,感觉好像有印象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只好摇了摇头。

    詹语燕问道:“有不妥?”

    “是的,恐怕麻烦来得比我想象的要快的多。”余平秋冷声道。

    孟玉娘也不是吃素的,一下子想到了关键,娇脸一下子变得铁青,羞怒道:“看来和二被这个又高又瘦的人利用了,真是个蠢货!”

    “你们站着别动,他们来了,还真是敢!”

    余平秋话音一落,长安古街立即多了五个黑衣人。

    “你们没有考虑过后果吗?”余平秋的话好像从地狱里冒出来一般,冷得刺骨。

    那五个人一动没动,余平秋神念放出,发现只有眼前这五名五阶基因修士,心中不解,暗道这冰狼雇佣军是傻帽吗?被人雇佣前难道不了解目标吗?这样送死有何目的?

    余平秋眼神扫了扫,如果无声无息解决掉这些杀手恐怕要费些时间,如果不顾忌这条古街的话,这五个人应该可以秒杀。

    就在余平秋犹豫的刹那,那五个人同时动了,却并非进攻他,而是结成五方阵型,那阵型一经结成,立即人影叠叠,只留下一道淡淡的虚影。

    “五行方阵?”余平秋对阵法并无钻研,但见得多了自然识广,这五行方阵正是七星圣域五行宗的拿手绝活。

    看到余平秋一脸慎重,詹语燕道:“要不我和玉娘避下?”

    “这里处处露着诡异,你们还是不要离开我的视线好。”

    余平秋仔细观察了下,这五行阵阵影并未完全消失,威力没前世那么厉害,但也不能小视,一旦不小心被阵套住,极难逃离。

    “冰狼!”余平秋心中暗恨,显然这五行阵是专门用来对付六阶的产物,要是他一个人还好,后面还有两个女人,一旦被擒,局面将非常被动。

    “剑来!”余平秋一喝如山崩地裂,立即在他面前凝聚一把金色大剑,同时,他心念一动,在五行阵上方出现一座巨大的冰锥直接砸下,他这是要先破坏五行阵的五行平衡。

    果然,五行阵一顿,阵影清晰了一些,余平秋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五行金剑朝五行阵披斩而下,正是天门的一式剑意!

    “嘭!”一阵犹如钢球受到外部强烈碰撞而产生的剧烈爆裂声击入周边百丈每个人的耳朵中,立即传来无数人嗷嗷大哭的痛苦声!

    詹语燕被孟玉娘死命地护住耳朵,尽管如此,近距离的声波撞击依然让她受了内伤,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余平秋神念早寄在她二人身上,见詹语燕受重伤,再也不管什么惊世骇俗,庞大的神识全力催动,那七星刃凝如实形,一把巨大的铰刀向处在破裂边沿的五行阵剪去,百丈之内原本此起彼伏的嚎叫声立即消失匿迹,他知道,巨大的七星刃威力之下,这些普通人的三魂七魄接受不了强烈的恐惧感,要么昏迷,要么魂魄离体,生死不知!

    而作为七星刃直接的载体者,五行阵终是经受不住,直接露出原形,地面躺着四个一动不动的黑衣人。

    “不好!”

    余平秋刚反应过来,转头望去,孟玉娘躺在地上生死不知,而詹语燕则软绵绵地依在黑衣人的怀抱里,在她的头上正有一把大手颤抖地框住,似乎一不小心就要捏破脑袋的感觉。

    余平秋不敢动,那人也不吭声。

    他不清楚对方是如何摆脱他七星刃的魂杀,也不能确定对方的意图,所以不敢动,而对方不吭声绝对是受了恐吓或者三魂七魄个别受了伤害,不管什么情况,他只能先等!

    过了好一会儿,那人开口道:“交……七……阶……死……”

    余平秋听了松一口气,对方肯定是魂魄不全,但他不敢大意,左手在空中一抓,一张银符如纸张盘丢了过去。

    “给你,放了她!”

    黑衣人拿开扣住詹语燕的大手,快速地交过飞来的纸团,正在此时,余平秋意念一动,一把金剑直接出现在那人背后,毫不犹豫地刺了进去,黑衣人应剑而倒,即使如此,他还是不敢放松,金剑拨出,往黑衣人的脖子切去。

    令余平秋万万想不到的是,贴在詹语燕背后的那只手动了,就在金剑要切开脖子的一刻,那只手狠狠地拍在她的背部,詹语燕胸部一挺,一口血剑喷了出去!

    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现这种情况,余平秋如何也受不了,一步跨去,先是一道银符打进詹语燕的身体里,护住她的心脉和神识,再查看了下孟玉娘,确定她俩性命无忧后,右手直接按住那人的脑袋,他要抽取魂魄,让此人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不料搜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半点魂魄,倒是搜到刚刚消散的爽灵和一丝神念,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居然有人把一丝神念种入此人的神识里,护住此人的爽灵,然后下达刚才那道命令!

    种入神念起码要有元婴以上的炼气士才能办到,不是说这个世界没有元婴修士吗?余平秋大骂自己糊涂,到这个世界后连基本上的防备心都降低了,到底是他太弱了经不起这个世界的同化,还是这个世界太强了?

    余平秋不想在此地久呆,唤醒孟玉娘之后,抱起詹语燕就要离开,却在此时,他感应到特情局一处有熟人来临,又放下了脚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