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六处查案
    “京都特情局六处”

    在京都庞大的地域中,这一块不起眼的牌子根本引起不了任何人的注意,即使注意了,估计也没人愿意去了解这个机构是干什么的,因为从字眼上看好像是个特务机关一样,令人不喜。

    牌子一般,进去一看,里面的办公条件更是一般,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里面只有四间办公室,每间办公室只放了一张桌子、一部电话、一张椅子,再无他物,连个简单修饰都欠奉。

    这时,最里间的电话响起,一名男子接完之后马上挂了电话。

    “局里转办离奇死亡案件,十一号、十六号随我去现场。”

    被叫到的十一号、十六号应声出了办公室,却是不吭一声,感觉怪异的很。

    三人赶到京都男科医院时,整个医院已经被拉起了三道警戒线,这表示属于绝密级别。

    带头那人出了证件,前面特卫立即放行,等他们略微走远,一名年轻的特卫问道:“头,他们是谁啊,看起来阴森森的,特别是那个女的,那双眼睛好可怕,我只看了她一下,好像心里所有的东西被掏空一样,浑身难受的很。”

    “禁声,记住,以后遇到特情局办事,特别是六处的,别任何疑问都不能有!记住没?”

    “啊,记住了!”

    医院里的尸体都没有被动过,但从接触到第一具尸体时,旁边那个女的就眉头略微一皱,却并不说话。

    带头那男的仔细检查了医院外围的六具尸体后,简单描述道:“死者为基因中阶修士,无任何打斗或外伤的痕迹,周围有强烈的神识残留气场,初步判断:死者被同一人所杀,杀人方式初步判定为极少见的精神类攻击术法,杀人者初步判定为高阶炼气士。”

    旁边另一个男的马上拿起本子快速地记录下来。

    进了冷框山的病房中,带头男的看了更加仔细,不放过任何细节,然后又重点对冷框山的眼球重点查看了一遍,道:“地下四名死者连同床上的死者与外面六名死者死法相同。从床上死者眼球和嘴形上看,应该猜测或认识杀人者,但最后的言语仅仅只吐了一个重复字:你。”

    带头男子看另一名男子记录好之后,转头问那个女的道:“此案中的床上男子是一起性侵案的嫌疑犯,受害者名叫詹语燕,据说是余平秋的同学兼恋人,你有何看法?”

    “现场有一丝很淡的气息,与他的很接近,但强大的神识气场却是陌生。”

    旁边那名男子把二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记录进去。

    带头男子一声不吭地离开现场,赶到另一个案发现场。

    星耀娱乐集团大楼已经全部被清空,老板的死引发了大地震,集团很多产业一夜之间易手。

    带头男子赶到冷丁甲的办公室时,也是每个角落都不放过,检查地相当仔细,然后道:“房间有两道强烈的气场,一道与京都男科医院的杀人者气息一致,另一道为中阶高级基因修士气息,从现场气息强弱判断,两道气息出现的时间极其相近,间隔时间大约半个小时,结合死者现状及最后的口型和电话记录,死者死于精神攻击,在死之前求救过那名中阶高级基因修士,最后应该是说:喂,请您马上……,后面语言无法读取。从死亡的顺序来看,这名死者先于医院那边的死者早半个小时左右。”

    “你二人可有补充?”

    “我们可否调取监控看一下?”那名记录的年轻男子建议道。

    “十六号,请你正视你现在的身份,我们是六处,就是别人的常规方法都解决不了才让我们出手。你明白吗?”

    带头男子虽然语气平淡,但还是让那名记录的男子羞红了脸,他知道自己提了一个相当烂的建议,他提起笔,正要记录两个人的对话时,带头男子道:“念你初犯,刚才你提的建议到我现在这句话不予记录。”

    那名记录男子连忙感激地点了点头。

    “我看看他体内是否有残魂。”那名女子走过去按住冷框山的脑袋,过了好一阵才道,“三魂七魄全部消散。”

    “十六号,记录整理下上报给局里。本次配合工作结束。”

    ——

    余平秋没有再回京都国院,直接回到了青塘小筑,脸上无悲无喜,看不出任何波动。

    樊枝花乖巧地没有去问任何细节,只是细心地替他烧好水,准备为他沐浴,这事以前在他受伤的时候经常做。

    余平秋并没有感到疲惫,但从这件事中,他发现,他的实力和名声还无法保住他在意的人,心里难免有些着急,他渴望实力的提升,可现在道宗一点休息没有,单靠双修速度太慢了,他要想想其他法子。

    “先吃饭吧,你肯定饿了吧?”看到樊枝花脸色难掩的淡淡疲色,余平秋知道他出去的一天对她是个精神考验,她肯定一天都没吃饭。

    樊枝花笑了笑,嗯了一声直接去准备饭菜了,这些以前根本不用她亲自动手,现在她却心甘情愿地去做这些事。

    两人并没有多少话,余平秋是在考虑别有事,樊枝花则是在考虑余平秋的事,一个很想问,一个却是没心情说,走到晚饭结束,樊枝花才说道:“今天和家老三送来一幅画,说是要给你立雕像用的,问你有没有修改意见。”

    “立什么雕像?”

    “把你的雕像立在京都国院,说院长已经同意了,由和家老三来主导。”

    “这和老三又是谁?”

    樊枝花嗔怪道:“说来这事也真是巧了,这和老三的哥哥和二喜欢的女子就是上次来我们家踢门的那个大胸女人,而她正是受和老三委托给你画像的那个人!”

    余平秋也忍不住笑了笑,道:“这京都尽是些扯不清理不断地关系,就像那个冷框山,不就是两个蛋受伤却扯出一个黑龙来。”

    樊枝花听了脸红耳赤,捏了余平秋一把,啐道:“呸,说话怎么那么粗放,也不考虑下人家是个女人。”

    “嘿嘿,粗的你又不是没见过。”

    “去你的!诺,画在那边,我去准备热水,今天的乾坤诀还没炼呢。”樊枝花说完急急忙忙地走去卧室了。

    余平秋好奇地把画摊开一看,见画上一名男子左手提剑,眼视前方,似乎是在看天上又似乎是在看对面的人,嘴角含笑,初看好像是对你友好地笑,但每看一次都有不同的感觉,这种笑有时像冷笑,有时像不屑地笑,有时好像是邪恶地笑,反正一个简单地笑,在不同人的眼睛里都不同。

    但不管怎么笑,整个人的气质如剑仙出世,高傲而绝俗,雍容而华贵。

    “这个孟玉娘,我以为只是长得好看,丹青居然这么厉害。”

    余平秋呵呵笑了两声,阴霾一扫而空,把画轻轻一放,大步朝卧室而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