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孟玉娘
    京都国院的校门依然热度不减,以前很多高校学子自感低京都国院生一等,如今有了余平秋那幅字为由头,很多高校学生都交上了京都国院生作朋友。

    “这幅字大大的不妥啊。”

    这句话犹如重磅炸弹般在密集的围观学生中炸开了。

    “喂,这位大叔,你这话说得可不对啊,今天要说不出个所以然,不要说我们不同意,名士社那些社员绝对不会放你走的。”

    那中年人站在众多年轻人显得极为突出,闻言笑道:“我并不是说这幅字不行。大家想想看,这字空荡荡地挂在这里是不是太孤单了?”

    众学生仔细一看还真有点太孤立。

    “这不正是要体现青塘名士的孤立不凡吗?”有学生道。

    “你们再看,要是弄个余平秋雕像放旁边是不是效果更好啊?”

    众人一看还真如此。

    “老先生,你见识真是卓越,那如何才能让京都国院同意呢?青塘名士的雕像我家负责了,谁也不许跟我抢!”

    “和老三,你别得瑟,谁不知道你打什么小九九,你是准备在雕像是刻上你的名字吧?”

    众人一听纷纷骂道:“臭不要脸的”、“居心叵测啊”、“用心邪恶啊”等等。

    那和老三有些不好意思,争辩道:“我哪有那个心思,我只是想要青塘名士亲手赠我一幅字罢了。”

    “好啊,这个就更不要脸了,你那雕像才几个钱,也敢用来换青塘名士的一幅字,你太过分了……”

    和老三抵不住众人骂,转头问那中年人道:“这位先生,你可有办法?”

    那中年人点头道:“这简单,到时在旁边再竖个信众榜,捐助的人都写上面就好。”

    和老三击掌笑道:“好主意,我相信这位先生,只要你主持,诺,这是我和家的信物,你随便到一家和记珠宝行就可以提任何要求,只要把我的名字刻在和首位就成。”

    众学生一看和老三出手不凡,而且名字没刻到雕像上倒也能接受,那中年人觉得有趣,接过和老三的一块玉佩,看了看,对众学生道:“你们找和老三先登记,我要去找院长商量下。”

    “先生,我们怎么找你?”有学生大声问道。

    和老三大手一挥,喝道:“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个鸟!这位先生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罗索什么!”

    众人一阵绝倒……

    那中年人走到东区自己的别墅时,门口有两个学生模样的在那边等了。

    “院长,您这样做好像不地道呢。”一个男生说道。

    “院长做事岂容你也插嘴,你现在还只是院长的半个记名弟子,就想管院长了?”旁边一个女生冷冷道。

    “哼,詹语燕!你也不过是院长的记名弟子而已,别自己喜欢余平秋就处处维护他,我这是为我们学校考虑!”

    “冷框山!你算什么东西!你能考虑到的院长考虑不到?需要你来考虑?!”詹语燕大声喝斥道。

    “谁都知道你心情不好,我不跟你争!院长,您说呢?”

    那中年人居然是王平!他居然亲自去鼓动那些外校生?难怪这个男生意见这么大,估计心里忌妒的都要爆炸了。

    王平笑呵呵地看着两个学生吵架,一点也不在意,看他们吵完了,突然问道:“你们在旁边偷看院长做事,这行为真的好吗?”

    “我是……”

    王平打断冷框山的话道:“如果没什么事都回去吧,我要好好考虑下雕像怎么做。”

    “院长,此事万万不可啊!他余平秋何德何能,他怎么有资格成为京都国院的象征……”

    王平两次打断道:“对,你提象征这两个字很好,没错!好!”

    王平说完转身就走,显然不想再听冷框山废话。

    詹语燕冷冷地看了一眼傻愣在一旁的冷框山,心中有点怜悯,她太了解这个老师了,恐怕冷框山半个记名弟子资格也要废掉了。

    “老师,请等下,我还有问题请教。”詹语燕赶紧追了上去。

    “裱子!”冷框山看着远去的王平和詹语燕,低声骂道。

    远处的王平却是突然厌恶的眉头一皱,詹语燕极其敏感,问道:“老师可是嫌我烦?”

    王平笑道:“你应该心思多放在余平秋那小子身上,而不是关心我这个小老头。”

    詹语燕幽怨道:“老师,我心思难道放得还不够吗?”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嘛,我看好你哦。”

    “不过老师,把他的雕像放校门真得合适吗?”

    王平哈哈大笑,极为畅快道:“相信我,京都国院的千年气运就在此举!”

    詹语燕吃惊地嘴巴张得老大,但她知趣地没去问。

    “你应该找个时间让余平秋请吃饭。”王平打趣道。

    “要请也要请你,你都把他造成名士了,举国出名呢。”

    “你其实很懂他的,只是现在隔了一个人,但你不是说那只是接受的一种方式吗?你不想让他接受你吗?”王平认真道。

    “是,我知道这个世界其实没有他在意的东西,我冥冥之中也能感受到他需要什么,可是,老师,我还没准备好。”詹语燕低着头,左脚踩着右脚,感觉有些徬彷又有些无助。

    “老师能够做的就这些了,接下来要靠他自己,你也要靠自己去争取。”

    “老师做这么多他能理解吗?”

    “理解?呵呵,丫头,对他这个人,你多高估都没关系,但千万别去低估。”

    “可他怎么不懂得过来感谢你一下。”

    “是啊,好久没喝他泡得藏云道茶了,这应该也算是我的一种荣幸呢,不久的将来,估计要喝都难了。”王平仰天一叹,径直往家里走去。

    ……

    樊枝花剥开一颗葡萄往余平秋嘴里塞了塞,酸酸道:“我这几天出去了解了下,你那位同学好是厉害,听说已经在读博士了,这才几年啊。而且外面都在说她对你感情很深,怎么不来找你呢?”

    余平秋眉头一皱,女人身体一没动,脑袋必然就会乱想,但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起詹语燕,倒不会让他烦,但会让他心里产生一种樊枝花小肚鸡肠的感觉,他不希望自己的女人是这么一个人,尽管他也知道感情是自私的。

    看到余平秋没吭声,樊枝花也不好再提,又剥了一颗葡萄放进余平秋嘴里,说道:“这段时间我折磨了一下,按你说的,你成为名士这件事是你老师一手促成的,但我知道你不是那种需要虚名的人,你老师显然也不是为了让你出名,你说,他的目的是什么?”

    余平秋把手伸进樊枝花的袍子里抓了抓,细细感受了一下那细嫩皮肤下的高度弹性感,然后道:“老师的用意我有猜到几分,只是还有一个关键环节我没猜透,所以不便下结论。”

    “那干嘛不去找你老师下,怎么说他在这件事上帮你很大忙。”

    “也许吧,我已经托人去藏云省拿些道茶了,等茶到了再去。”

    “听说司空明在那当高官,会不会……”

    “呵呵,藏云道茶岂是一个高官能控制的……”

    余平秋话未说完,外面就传来诸葛神棍不满的声音:“喂喂喂,都说了,你不能乱闯……”

    “哼,我是詹语燕,你没听懂吗?余平秋的同学,初恋,你知道什么是初恋吗?”

    余平秋听了下,这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很野又很有穿透性。

    樊枝花相当惊讶地看着余平秋道:“不是说她性格冷吗?怎么这么狂野?”

    余平秋摇头苦笑道:“不是她。”

    “余平秋!”随着一声娇喝,客厅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染着淡金色头发,穿着黑色皮衣,身体高挑且极其丰富,一脚踏进门内,一脚留在门外,整个身材呈s型,相当的有身段,加上性感的朱唇、挑衅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整个人上下左右都弥漫着一股野性,就像一只待训化的野马。

    樊枝花对自己的容貌是相当自信,但与眼前这个女人一比,感觉自己好像少了一点什么,正要作下比较时,眼前这个女人发话了:“这个想必就是余夫人,只是……”

    樊枝花正想听她说只是什么,那女人把门外的那只脚收了进来,朝她挺了挺胸,樊枝花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还穿着睡袍,不禁脸色微红,心中骂道:“哪来的女人,嚣张什么,要不是你里面多穿了一件,你挺的起来吗?得瑟!”

    余平秋颇为感兴趣地朝眼前这个女人上下看了看,笑道:“如果你是原包装的话,那我不得不承认,你身材真好。”

    樊枝花闻言狠狠地刮了余平秋一眼,并不言语。

    “切,身材不用你夸,我听得多了。”那女人往前又走了几步,直勾勾地盯着余平秋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樊枝花眼中冒火光之后才悠悠道:“外界传言你是真名士自风流,我看也不过如此,只会躺在娇妻怀里,连看女人都不敢流露出一点色意,算什么风流!”

    余平秋哭笑不得,暗想这世道什么了,被一个绝品的女人破门骂不风流,真是好奇怪。

    “你要么坐下来我请你喝一杯茶,要么你可以走了。”余平秋什么的美人没见过,眼前这个女人虽说是绝品,但他也没那个兴趣见一个美人就想着法子收一个,语气变得有些冷淡起来。

    “哼,男人都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哪天余夫人没在家的时候我再来,记住,我叫孟玉娘,全身上下都原装出厂!”

    (本章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